第65章 小孩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57字
  • 2021-07-22 19:39:19

陆御指向发光区域:“七楼曝光的位置,是有诡异存在?”

在陆御的记忆里,崔元喂养“怪物”的地方也是实验楼七层,就此来看,这个老刘真有两把刷子。

“很聪明嘛。”老刘收好照片和地上的蜡烛:“你要是不跟踪我,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人不傻,胆子也大,说话也礼貌。”

他将最后一口啤酒灌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吐出一句话:“就是不像好人。”

陆御欲言又止,干脆保持沉默。

“我可要进实验楼里了,你还要跟过来?”老刘问。

“我既然来了便没理由走。”陆御手上还有任务要做,他自然不可能半途而废。

老刘点头,他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进入灵磁场后,里面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会有些模糊,比如前一秒面前还是路,下一秒路就可能变成门,类似于口头上说的鬼打墙。”

“当然,灵磁场里的时间也会出问题,最有可能见到的就是死去的人做着生前的事情,这种概率较小,但也是最明显的警告,遇到某人生前的事情,那基本上他死后的灵体就在附近……”

“总之,磁场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真真假假很难分辨,自己杀死自己都有可能,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还去?”

“去。”陆御脸色平静:“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昨晚没有遇到灵磁场?”

老刘摆摆手,他的语气依然很轻松:“其实灵磁场一直存在,只是不稳定而已,让它稳定出现有条件,不然我刚刚摆的蜡烛和仪器是为了好看吗?”

“多谢解答,那这灵磁场为什么会形成,还有……”

“嘿!”老刘撇撇嘴,打断了陆御的问话:“你小子问题可有点多啊!”

“要是我们活着出来我再告诉你,记住进入实验楼后,别乱跑,别乱碰东西,也别瞎叫,我也不确定你是不是第一次进灵磁场,总之,诡异界里越是恐惧越是容易被盯上。”

老刘拍了拍腰间的刀和棒球棍:“带家伙了没?”

“带了。”

两人很快走到了实验楼门前,乌云下压,凉风过境,周围空气越发闷热潮湿,似乎是要下雨。

陆御看了眼墙皮脱落的实验楼,踩着落叶朝里走去。

没有在周围停留,时间紧迫,方向也很明确,两人沿着楼梯直接朝七楼走去,回旋的楼梯在黑暗里仿佛变多了一样,每走一层都要花费比以往更长的时间。

老人拿着特殊材质的手电,手电光呈现蓝冷色,照射范围有限,光照之外反而显得更加漆黑。

陆御借助夜眼能勉强看清四周的布局,但黑暗带给他的压抑感依旧挥之不去。

走到三楼时,陆御眼中余光扫过走廊,他突然发现走廊尽头处好像站着一个小孩,小孩个子不高,看起来十来岁的样子,他记得崔元的孩子也就十岁出头。

只是黑暗里的小孩站姿古怪,似乎是有些畸形。

陆御扯住老刘的衣袖,指了指走廊。

老刘将手电向走廊内照去,发冷的光束照出几米远,最终停在了一堆砌成小山的杂物上。

桌椅、纸箱、书籍……乱七八糟的东西堆了一地。

“废弃品而已,估计是懒得扔了。”

“不对……”陆御压低了声音:“我刚刚看到一个身体歪歪扭扭的小孩站在走廊里,是幻觉还是诡异出现的前兆?”

“小男孩?”老刘笑了笑:“正常,灵磁场里的诡异出现频率很高,走吧,先解决boss再说,七楼的东西可比这些小玩意凶狠多了。”

“你有把握对付七楼的诡吗?”

“呵呵,完全没把握。”老刘理直气壮道。

陆御干笑一声,也没继续说话。

他能感受到四周的气息正发生着微弱的变化,人在走廊里总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但是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走廊向下旋转延伸,扭曲的空间也给人一种怪异的眩晕感。

今晚的感受和之前大有不同,硬要说的话,在传世民宿里也有类似的感受。

想要找到尸体必然绕不开七楼,毕竟在崔元的日记本里,他儿子崔永杰一直提到的地方就是七楼。

陆御没想靠老刘帮忙,何况他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细。

说不定现在是伙伴,转眼间就成了敌人,甚至成为比诡异更危险的存在。

一边思索一边朝上层走去,踏上楼层的最后一节台阶时,陆御四肢发僵,视线不由自主定格在走廊深处。

就在漆黑幽长的走廊里,仍旧站着一个姿势古怪的小孩。

他应该是往前走了几步,原本靠着最里面的房门,现在已经走到了倒数第二间房门的位置。

灯光照去,走廊里的孩子再次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堆砌成山的杂物。

“这么快就遇到诡打墙了?”老人将周围仔仔细细照了一遍:“再走一层看看。”

脚踩在台阶上发出“哒哒哒”的轻响,屋外白光乍现,雷鸣阵阵。

台阶也被拐角处的窗户照得通亮,黑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藏进了闪电之外的阴影里。

最后一阶,陆御将美工刀攥紧,神经高度紧绷。

看向幽暗的走廊,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就连尽头处堆砌的杂物也消失不见,手电光照去,最里面的墙面看着有些熟悉,原本的房门变成了一节楼梯拐角。

“到四层了?”

还没来得及细想,手里的美工刀便轻颤了一下,周围温度骤降,一只惨白瘦小的手一把抓住了陆御的手腕。

凉意入骨,陆御立即转身,手中美工刀也顺势刺出。

白烟四散,身后的小孩消失不见,只留下两米远的一堆杂物,杂物里散发出一股腐朽的臭味。

两人左侧的台阶变成了墙面,空间似乎发生了错位,明明是从有楼梯的方向走来的,但一个眨眼间就移动到了走道的另一侧。

“走不了了,找找这只诡要干嘛……”老刘摊手:“你刚刚反应挺快啊,手里拿的什么?我瞅瞅?”

“普通刀具而已……”陆御微笑,默默将美工刀藏进了衣兜。

“那行,我找找线索,这诡停留在一个地方往往是有原因的,除去少部分不讲理的之外,大部分诡都有方向性,有的是为了报仇、有的是为了亲人朋友。”

“这走廊里的小孩,他想干嘛呢?”老刘自言自语。

陆御闻言接了一句:“这个小孩,会不会只是想玩弄我们?”

“嗯?”老刘看了眼陆御。

“小伙子,你这思想怎么这么黑暗,不过也有可能,先找找看线索吧,大不了见面硬刚,我们是活的,活人其实不用害怕诡,你明白吗?我们活人才是最完整的。”

“这个说法很有趣。”陆御感叹一声,也跟着四处翻找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