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察觉”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95字
  • 2021-04-29 17:25:31

看着页面底端的两部视频,陆御面色渐渐凝重:“有联系专业人士删除吗?”

“有,能想到的方法我们都试过。”张子娜观察着陆御脸上的表情:“而且这两个视频的内容都有些奇怪。”

“好,方便给我看看视频内容吗?”陆御抬头,他与张子娜的眼神对视,张子娜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她是个很自信的女人,即使面无粉黛,嘴唇发白血色全无。

“当然。”张子娜点开视频。

她最先打开的是“察觉”,“察觉”的封面是一条游在深海的鱼,海鱼周围则是由浅变深的海沟。

“大佬X的视频都是以采访和游戏为主的,‘察觉’是采访,视频我看过很多次,我总感觉这两个视频都不像是作假。”

在张子娜的解释下,视频开始播放:

“各位网友好,我今天来采访的人就是岳女士,在半年前她的丈夫意外去世,死因十分古怪。”视频里最先传出一个青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稚气,似乎录像的人年纪并不大。

录制视频的应该是手机,像素一般,且有轻微晃动。

走过楼梯和走廊,视频在一扇门前停下,铁门上贴着春联,倒放的福字有些轻微破损。

他伸手敲了敲门,没多久,防盗门便打开了一条缝,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站在门后。

“你就是,那个长阅网的主播X?”女人似乎知道他会来,脸上的惊异转瞬即逝,一抹礼貌的微笑挂在脸上:“请进,屋子里怪寒碜的,也别嫌弃。”

镜头给了屋子一些特写,整个外厅的布局简约朴素,桌柜上也没有太多东西,两人坐了下来,视频给的方向一直是坐在沙发上的岳女士。

“给我讲讲你的遭遇吧。”青年声音平静。

岳女士点点头,她目测三十五岁左右,下垂的眼袋和暗淡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并不健康。

“我的丈夫是一名救生员,他主要负责浅海区的救援任务。”

“就在半年前的夏天,他晚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水里好像有个女人在游泳,当时是半夜两点多,他担心出事就赶到了浅海区。”

岳女士的垂着头,她眼里的视线焦点一直停留在桌面上。

“当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是两点多出的门,在三点我就接到了他同事的电话,在电话里我得知我的丈夫疯了,是的,突然发疯。”

“据说他是在水里看到了什么东西,而且……”

女人的呼吸渐渐急促,脸上的表情也正在发生变化。

“而且当时我丈夫接到的电话根本就不存在,手机里没有通话记录,我去公司官网查询,也没有,那天晚上根本就没人给他打电话,在此之前我还是一个唯物主义者。”

“还有更为怪异的是,在浅海区的监控里,是他自己冲到海里的,但黑漆漆的海面上一个人都没有,可是,可是主播你相信吗?”

“我要是不相信也不会特意来找你,请继续,我会认真聆听的。”青年的声音没有波动,仿佛这种怪事对他来说稀松平常。

“好。”女人喝了口水,她似乎很紧张,放在桌前的双手不自觉摩挲着。

“其实,我丈夫的疯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发疯,他除了大喊大叫之外,还总是做出一些恐怖的事情。”

“一开始我带他去医院买了药,想着先在家里治疗几个月看看效果,结果就在当天凌晨,他就做出了一件让我难以理解的事情。”

她的面部表情有些扭曲:“当时是在早晨四点多,我被一阵咀嚼声吵醒。”

“就像是,有人在吃着很香的东西,忍不住大口撕咬。”

“我当时就推开卧室门,我发现咀嚼声就是从厨房传出的,我当时很好奇他到底在吃什么,昨晚并没有剩饭,我丈夫也从不下厨。”

女人指了指厨房门口,她眉心紧皱,表情越来越不自然:“就是那里,我站在门口朝里看去,我闻到的并不是食物的香气,而是一股刺鼻的鱼腥和鲜血的味道。”

“他像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咀嚼声停止,我的丈夫佝偻着背,像是一具装了电池的玩偶一样,十分僵硬地……一点点转动身体。”

牙齿开始打颤,女人攥着沙发,手指关节因为太用力而有些发红。

“他的脸转了过来……”女人一点点扭动脖子,眼睛愣愣盯着屏幕:“就像我这样,他一点点转过头,他的眼睛,就像个尸体一样,没有一点感情,而他的脸上和身上,全部都是鲜红的血液,就是,满嘴的猩红,他像是一个正在进食的野兽。”

“而他的手里,抓着一条死鱼,死鱼的半个身体已经被撕扯咬烂,碎肉和鳞片挂了满身。”

“那是生的,是生的鱼……”

女人捂着胸口,她似乎又回想起了当时的场景。

“那后来呢?”青年的声音依旧平静如常,甚至带着一丝局外人的冷漠。

“后来,后来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医生说是我丈夫得了一种异食癖,起因很可能就是心理疾病,我想会不会和之前的电话有关,那个电话和溺水的女人都很奇怪,我去民间找了几个道士。”

“但是黄符也没用,去寺庙也没用,就在我绝望之际,有一个寺庙里的路人告诉我,他说我丈夫被一股怨气跟着,必须要找到怨气的源头才可以。”

“我东奔西走四处求医,几乎半个月都没睡过好觉。”

她指了指自己下垂的眼袋和黑眼圈:“我想,我的丑陋在丈夫去世的一瞬间,再也没有必要挽回了。”

“他的死,是在六月八号,我刚刚从公司回到家里,我买了几条新鲜的活鱼,它们还在水箱里来回游动,我想,我丈夫一定很开心,虽然我已经很久没从他脸上看到过笑容。”

“可是……”女人声音哽咽:“我打开门的时候,看见卫生间的门开着,我丈夫低着头,像是在洗脸一样。”

“但我去看的时候,他身体已经僵了,洗手池里挤满了水,他把脸都埋进了水里,整个脸部被泡得发白发肿,他居然,居然活生生溺死在了洗手池里!”

女人捂着脸,她的眼球一点点转动,不由自主看向洗手间的位置。

“死因怪异,经过法医的鉴定和解剖,他们在我丈夫的肚子里,发现了大团大团女人的头发,那些黑发像是藤蔓一样缠绕在肠子周围,而且这些头发,是在海水里浸泡很久的头发,他的肚子里满是一个女人在海里浸泡过的头发……”

“而且除去头发之外,肠子外部还残留着一张肿胀的脸皮,经过鉴定,头发和脸皮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原来,那个怨气就在我丈夫的肚子里,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想到的,他不停地吃活鱼,那是因为它就在肚子里啊,她的头发和脸皮,就在我丈夫的肚子里,我早该察觉到的……”

岳女士肩膀颤抖,她苍白的脸上泪水下滑。

而视频画面就在这里定格,焦距调整,结尾给了一个特写,是女人在屏幕前不断放大的眼球,一只爬满血丝的眼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