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样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50字
  • 2021-04-25 18:35:30

“陆老师,我是孙琦月的妈妈,上次家长会的时候我见过你,我家女儿说你教的很好。”

孙太太十分面善,黑色的风衣让她显得干净利落有气质,说话也很客气。

“谢谢,孙琦月很好学,在绘画方面也有天赋。”陆御顺着话茬回道。

孙太太看了眼保安,多少猜到了几分:“陆老师这是要去找人吗?要是在丽水小区我可以带陆老师去,我就住在这里。”

“那就多谢了。”

遇到这种事也算运气好,陆御没有理由拒绝,上楼时陆御主动帮着孙太太提东西,孙太太满脸笑意,或许是因为她女儿的缘故,孙太太对陆御印象很好。

她是丽水小区的住户,说不定知道程小虎家中的情况。

“冒昧问一句,孙太太认识程小虎的家长吗?”

“程小虎?你是要去程小虎的家里?”孙太太语气有些奇怪。

“是。”陆御没多说,等着对方接话,从刚刚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确实知道些什么。

“陆老师,我听说他们家里昨晚出事了……”孙太太说话时眼神飘忽,似乎担心周围有人在窃听。

“具体是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家里好像经常发生奇怪的事情,我知道我不该嚼舌根,但我还是劝陆老师小心一些。”说完后,她又四处张望了几眼,显得十分警惕。

意料之中的答案,能被选作任务目标的家庭,肯定出过事。

不过这个回答让整个事件有了范围,也就是说程小虎的的异常并不是突然产生的,而是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告别孙太太后,陆御进入电梯,按下数字八,在学生档案里,程小虎在802号房。

电梯运行到一半时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像是电梯刮蹭到什么坚硬的物体。

好在并没有出什么意外,到达八楼后电梯门打开,陆御扫了眼手表时间:九点五十二。

打开手机,打通了王岳的电话:“辛苦你帮我做件事,要是我一个小时后没有给你回电话,你就打报警电话,地址我现在就发给你。”

“啊?不是,你要干嘛?”

“不用多问,有时间我自会解释。”

挂断电话,将所在地址发给王岳,目前电量充足,应该足够。

五分钟后,陆御站在802前有些犹豫。

从两次通话可以看出程小虎的家长脾气很不好,如果按照之前的理由很可能会被赶走,他必须找一个不得不留下来的借口。

按照之前“X”给出的提示,可以判断程小虎的父母已经意外去世,而程小虎现在的异常行为很可能和自己父母的诡异有关,如果对准这一点下手或许有机会。

心底默默组织好语言,他先是检查了遍兜里的几把美工刀和包好的死尸蛊,确认无误后,伸手敲了敲门。

急促的脚步声停在门前,防盗门并没有打开。

老妇人透过猫眼向外看去,门前站着一个年轻人,长相文质彬彬,带着眼镜,身穿浅蓝色衬衫。

“怎么是你?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点羞耻心,我都说了学费没问题,是我亲自检查的!”

“实在是打扰了,但我并不是因为学费来找你的,我是为了程小虎,上课的时候他经常提到自己父母就在身边,可他周围没有任何人,而且据我所知,接送程小虎的一直都是您。”

“我不知道你们家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是程小虎的老师,我希望我的学生可以健康成长,或许,我可以试试帮助你们。”

说完这句话后,老人沉默了很久才将防盗门打开一条缝隙,透过门缝可以看到老人的精神状态很差,眼白里爬满了红血丝。

“我孙子真说过这些话?”老人转动着眼珠,直勾勾盯着陆御。

“说过,而且他最近的画都有些奇怪。”说着,陆御拿出手机,将拍下的照片一张张翻给老人看:

“这或许有些冒昧,但我很想帮他一把,程小虎还是个孩子,他的童年应该是美好和光明的,而不是活在阴暗里,他的画作就是沟通的窗口,我希望下次他笔下的事物可以充满希望和欢乐。”

陆御试图说服老人,他观察到老人脸上的神情有变,似乎有些动容:

“能允许我试试看吗?我毕竟是他的老师。”陆御的声线温和舒适,听者感受不到恶意和压迫,很容易放下戒备。

“进来吧,不过一旦发生变故,我可不会留你。”

防盗门打开,陆御进入屋内。

屋子里打扫的很干净,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看了一遍后,陆御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是说不上来。

仔细想想后,他发现屋子里的东西很多,或者换一种说法,桌子上的东西很多,甚至还多买了一个大桌子用来摆放物品。

他家里好像没有柜子?书柜,抽屉,好像都没有。

“我孙子就在里面。”老妇人拿着钥匙拧开反锁的门。

“多谢。”陆御收回思绪,轻轻推开木门,他看到了坐在床头的程小虎。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程小虎抬头看向门口,原本面无表情的程小虎突然一点点瞪大了眼睛。

他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激动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十分兴奋地指向陆御:“他也有!他和我一样!我看到了!我们是一样的!”

没想到对方会是这种表现,陆御有些意外,但这个孩子也成功让他警惕起来。

“看来,我们真的可以聊到一起,让我试试可以吗?”陆御看向老人,老人的表情有些奇怪,但很快恢复正常:“你们聊,我出去给你倒杯水。”

“谢谢。”陆御微笑,目送老妇人离开后,他径直走到程小虎面前。

程小虎似乎很开心,即使是之前的兴趣课上,这孩子也没有露出过这种笑容。

“能告诉老师,我们哪里一样吗?”陆御半蹲下来,这样能让自己正对着程小虎的脸。

“陆老师看不到吗?”程小虎眨了眨眼。

“看到什么?”

程小虎笑眯眯看向陆御身后,语调稚气未脱:“你身后的人啊,从进门开始,她就一直站在老师身后,嘿嘿嘿,姐姐还对我笑了,和我妈妈一样。”

陆御愣了愣,他侧身去看,后面空无一人。

“老师看到了吗?姐姐也在看你呢,你看到了吗?”

这几句话让陆御浑身一凉,他想起了前天晚上的歪头女孩,难道说,她一直没有离开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