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线索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24字
  • 2021-04-26 23:15:23

“就这些?你待在这里十几天,就没有和诡物产生冲突?”陆御还是觉得这其中缺了太多线索。

崔元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没有,我曾见过无腿女趴在窗户上,但她并没有伤害我,我甚至还尝试和她交流,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无腿女也是死于‘墙’,会不会她本身是‘墙’的一个傀儡,而之所以无腿女不伤害你却伤害张峰他们,原因就是你对‘墙’而言还有利用价值?”

陆御试着将仅有线索串联起来。

“你想想看,你住在这里十几天,基本上就是往实验楼里送食物,吃掉食物的或许并不是你儿子,而是‘墙’,这样也就说得通了,从普通食物渐渐到活人的这个过程,就像是有人在暗中操控,而你不过是运送食物的工具罢了。”

“既然是有用的工具,那‘主人’就不会对你下手,因为有利用价值,你才能平安待在这里十几天。”

“可我儿子的字迹我认识,我很清楚那些就是他写的。”崔元有些激动。

陆御推了推下滑的眼镜,镜片下的丹凤眼静静盯着崔元:

“其实这说得通,无腿女因‘墙’而死变成傀儡,崔永杰为什么不行?假设他也成了‘墙’的傀儡,那被‘墙’控制的崔永杰写出那些字,岂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陆御回想起李月在黑板上写的一句话:她并不是完整的诡。

或许就是因为无腿女成了傀儡,所以他才会成为残缺体。

“那‘墙’为什么非要我送食物?”崔元皱眉。

“这一点确实奇怪,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食物就是补充能量,而且按照你之前的描述来看,它所补充的能量从普通食物到人肉,就是所需能量越来越多的体现。

“会不会就是某个东西越来越强,而他在变强的过程中对食物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直到现在需要活人的程度。”

“打个比方,你养一条蟒蛇,它出生时只需要一点生肉就行,但随着蟒蛇越来越大,它所需要的生肉就会越来越多。”

崔元瞪大了眼:“你的意思是,我用食物养了一个正在变强的怪物?”

“我也只是猜测,我对推理一知半解,半吊子而已。”

崔元的表情渐渐起了变化,他没想到在这种怪异阴森的环境下,这个年轻人居然还能对这些线索进行整合分析,虽然不一定是对的,但至少逻辑上说的通。

“你的想法很有趣,你刚刚说你是一个老师?”

崔元扫过他手里的两把刀刃,就在十几分钟前,他还以为这个年轻人是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我确实是个老师。”

“数学老师?”

陆御多看了崔元几眼:“前不久有一个人说我是体育老师,你呢又说我是数学老师,你们猜的都挺远的,我是美术老师,难道我不像是搞艺术的?”

“美术老师?其实你这样一说也挺像的。”

在崔元印象里,很多艺术大师最后都疯了,他感觉这个年轻人也有这方面的潜质。

没多久,远处传来警笛声。

陆御收好剁骨刀和丧葬人头,接着默默站在了崔元身边。

等几名警察赶到附中时,陆御的手机也按他猜测来了电话,打电话的人是王岳。

“御哥,警察来了,你现在什么情况,你人没事吧。”王岳把声音压的很低,似乎是怕陆御身边的罪犯听到一样。

“我没事。”

“杀人犯呢?你有没有被他伤到?”

“没有,我很安全。”

“那杀人犯呢?”

“被我绑起来了,对了,问问警察有没有带担架,嫌疑人腿部受伤了,走不了台阶,还有张子娜和宋三也晕了,现在可能需要三个担架,如果可以的话,最好通知一下附近的医院。”

王岳:“不是,御哥,你再说一遍?”

……

半小时后,几名持枪的警官默默看着附近的医务人员把几人抬出了附中,他们原以为在这种地方会发生极为难缠的凶杀案,枪械都批下来了,结果穷凶恶极的罪犯连路都走不稳了?

“兄弟,你练过?”一名年轻警员凑到陆御身侧小声问道。

“偶尔,想问问警察同志,我给你们的证物,那个针管里面装的是什么?”陆御看了眼后备箱里放着的证物袋。

“法医初步判断是麻醉剂,不过应该是改良过,气味不对。”

“那多谢了。”陆御礼貌微笑。

简要录好口供后,陆御走到张峰身边。

张峰正在收拾直播工具,他瞧见一个人影渐渐朝自己靠近,张峰侧眸一看,待看清人影是谁时,他手指一抖,工具稀里哗啦砸到了地上。

“别怕,我想问你几个问题。”陆御弯腰,好心将工具捡起放进了车内。

“问,问什么,我下楼后没有多嘴,你身上有诡的事情我谁都没说,我以后也不会说,这件事烂在我肚子里了。”

陆御很满意他现在的态度,现在的张峰要比之前用鼻孔看人时舒服多了。

“没说?很好,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我想知道是谁定下的直播地点,也就是说,传世民宿和这所附中,是谁提议来这里的?”

张峰拿出手机翻出了文件档案:“你看,就是他定的,他是孤儿院直播项目的投资方,这个是当时发来的文件。”

“你直播一百多回,很少遇诡吧,但是这两次的选址地点都有诡,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奇怪!是这个投资方有问题?”张峰忽然感觉背后一凉,他看着文件内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陆御感觉这几件事之间似乎都和京都的孤儿院有关,看来要事先调查一部分内容:“你能联系上投资方吗?如果可以麻烦你把他的电话号或者别的联系方式发我一份。”

“好,我明白。”张峰乖乖点头。

正准备离开时,陆御突然想起了之前的疑惑,于是又转头看向张峰:“打扰,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的网站名为什么叫‘我是大佬X’,是有什么寓意吗?”

“啊?”张峰拍了拍手上的灰。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我姐取的,要不,等我姐在医院里醒了之后,我再联系你,你看行不行?”

陆御盯着张峰看了几秒,他发现张峰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而且放在胸前的手也有些不自然。

“好,我明天联系你。”

告别张峰,陆御回忆着他的表情和动作,按照心理学来说,一个人在有所隐瞒或者撒谎时会有一些特殊的变化,他的眼神飘忽,手指攥紧,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件事也一定有古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