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殊途同归”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88字
  • 2021-04-26 15:31:57

“这是药?”陆御从包里掏出塑料袋,借助塑料袋将针管和水果刀都包起装好。

男人的上眼睑垂了下来,看起来有些苍老虚弱:“对,但只有犯病的时候才能打,是药三分毒,现在还不能用,但等会儿可能就会用到它,为了安全起见,你可以先给我。”

看他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陆御笑着摇了摇头:

“不行……这些东西我还是留给警察做证物比较好。”

陆御握起刀,再次对准他的脖颈位置:“你让我进屋子就是想借机拿到水果刀吧,我赶时间,可没兴趣和你在这里聊天。”

“我怎么可能这样想……”

他晃了晃身体:“就我这幅德行,就算拿到刀也打不过你啊,我是真心为……”

崔元话刚刚说道一半,便感觉脖颈处被划了一刀,冰冷和疼痛顺着神经爬上头皮,一股血液沿着刀刃缓缓下滑。

“废话太多了,我问你答,其余话不用说,明白吗?”

冷汗滑到鼻翼,血腥味和疼痛刺激着崔元大脑,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再说几句话,但最终还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很好,这所学校除了无腿女诡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诡异?”

“除了她,我没有见过别的诡异。”

“确定只有一只?”陆御凝视着男人的脸,他仔细观察对方脸上的表情。

崔元眼神没有躲闪的意思,他直视陆御,点了点头。

“我听说这所学校有一面可以许愿的墙,我想知道墙的具体位置。”

听到这句话时,崔元的表情突然有些失控,他瞪大了眼睛,血管绷起,胸口剧烈起伏着,原本平静无常的情绪像是被突然激怒:

“墙?你也是来找墙的!你们是不是都疯了!这天底下哪里有免费的午餐,墙可以许愿,听听这可笑的想法?”

“你冷静点。”

陆御没想到他会表现出这么强烈的情绪,看来这其中一定有大秘密。

“冷静?你才是疯子,你才应该冷静!你找墙做什么?年纪轻轻不学好,你想走捷径找墙许愿吗?”

他眼中满是怒火,伤口因为身体的晃动而有些开裂。

崔元的喊叫声也比刚刚大了不少,陆御拿出手机给王岳发了条消息,大概意思就是让他们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上楼,一直待在操场就行。

发过信息后,陆御收回手机,继续看向崔元:“你没向墙许过愿望吗?”

“我向墙许愿?”崔元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他干咳几声,面部皱纹有些扭曲。

按照陆御之前的推理,他本来的猜测是男人许愿后导致精神失常,这才使他时不时殴打自己的孩子,甚至拿自己的孩子做祭品,看来之前的猜测有误。

“难道说,向墙许愿的人是你孩子?”陆御换了种思路问道。

崔元扭曲的表情凝在脸上,他沉默了十几秒,身体也松松垮垮地往后靠去,像是瞬间老了好几岁:“是,是我儿子……”

看他痛苦的表情,陆御感觉这件事很可能就是突破口。

从之前的表现来看,他一直都很冷静,即使身上流着血也没多大的情绪变化,但提到“墙”后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可见,他失踪的孩子和“墙”对他的影响很大。

陆御保持微笑,将剁骨刀从崔元脖子前移下,接着收回了身侧:

“你孩子的失踪或许和‘墙’有关,你帮我找到墙,说不定也能找到你的孩子,我们殊途同归,互相帮助各取所需岂不是更好?”

“我不知道墙的位置。”崔元的表情渐渐恢复,语气也开始冷漠平静。

看他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陆御皱了皱眉,从包里掏出了一把美工刀,一点点推出刀身,他弯腰盯着崔元。

“你真的不想合作?”刀刃抵在了崔元的手臂位置:

“我呢,是个老师,见过很多为孩子而担心的家长,我能理解你的情绪,也希望你能如实相告,其实我也憎恶不劳而获,也不相信墙能实现愿望。”

看他脸上表情有了变化,陆御又联想到男人之前似乎很厌恶墙,于是又补充了几句:

“其实我是想摧毁这面‘墙’,怎么说呢,我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这面‘墙’留下来也会祸害其他人。”

“你说对吗?”

崔元盯着陆御,他表情有些奇怪,沉默片刻后冷冷吐出几个字来:“你看着可不像好人。”

“我不像好人?”陆御有些诧异:“是不是好人无所谓,重点是,你告诉我线索,说不定我还能替你找到你的孩子,如果你还是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进了监狱可就再没可能了。”

“你愿意一个人待在这种地方,肯定很爱他吧,十几分钟后警察就会到,你就这样被抓走,那你不后悔吗?我可以帮你的,有利无害。”

崔元垂头思考起来,他扭了扭发酸的肩膀,侧眸扫了眼陆御:“年轻人,有烟吗?”

“有。”陆御从背包里掏出一支普通香烟,点燃后递到了崔元嘴里。

崔元咬着烟深吸一口,他脸上的皱纹仿佛都舒展开来,呼了几口烟气后,他抬眼看向陆御:

“你说的有道理,我没有别的选择了,不过我也不相信你会真的帮我找人,我就是赌一把,赌输了也就输了吧。”

崔元四五十的模样,眼窝有些凹陷,浑浊的眼球微微转动,最终落在了漆黑幽深的走廊里。

“我和我的妻子算是老来得子,我的第一个孩子也就是永杰,在永杰五岁的时候我妻子就得病去世了,后来一直是我抚养永杰到了十二岁,而就是在半个月前,我突然发现永杰有些不对劲,他的房间里多出了很多玩具,很多,堆了满满一箱子。”

“但在妻子过世后,我们生活一直很节俭,像这种玩具我不可能一次性买那么多,这很不对劲。”

“我找了个时间问了永杰,结果他说这些玩具都是‘墙’给他的。”

“当时我以为他在骗我,结果永杰告诉我‘墙’是南姜一中的一名学生带他找到的,他还说这是一面可以许愿的‘墙’,许的愿望百分之百能实现。”

“百分之百能实现?”

陆御记得论坛上说,愿望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实现,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则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

“对,就是百分之百能实现,永杰就是这样说的,我记得很清楚。”

崔元抽了口烟,缓缓吐出几缕烟雾:“永杰说,那个一中的学生告诉他,愿望百分之百实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