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崔元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30字
  • 2021-05-24 19:04:35

陆御表现出高度戒备的状态,他后背紧贴墙面,眼睛斜斜盯着走廊。

美工刀和人偶头都没有反应,看来屋子里的应该就是崔元,不过即使是人也不能放松警惕,他能一个人弄晕张子娜和宋三两人,这说明崔元也不简单,他手里可能有工具或者武器。

甚至他可能也有一只诡。

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借助李月的攻击拖延住对方,趁机直接砍伤他的腿脚,再用准备好的绳子将他捆起来。

控制住人,就算他有诡异也能从源头上阻止。

就像传世民宿里疯女人对自己使用的招数一样,毕竟他的诡由他控制。

以防万一,下手必须要快。

身体一点点向外挪动,借助夜眼,陆御看到有一扇半开的门,而门口则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

门挡在他的面前,这样不好下手,一旦发觉不对,男人很可能冲回屋子拿张子娜他们做人质。

陆御按捺住内心的急躁,静静盯着对方。

男人只是站在门口看了几眼,又若无其事走回了屋子,顺带关上了房门。

“得想办法让他从屋子里出来,最好能让他的后背暴露在自己眼前。”

伸手摸向背包,陆御感受到一阵凉意顺着手指爬上四肢,饲养之后,自己似乎也会和诡异产生心理上的联系。

从兜里缓缓取出人偶头,陆御拿着粉白色人偶头,心底将计划重复了一遍,李月像是能感受到陆御心底所想,人偶头周身散发出一圈圈暗红血气。

“去吧……”陆御心想,他将假头放在了地面。

——“咚咚咚!咚咚咚!”

假人头像皮球一样沿着走廊朝左侧滚去,拍打声在黑暗里显得格外怪异。

不过几秒的时间,人头就滚到了走廊尽头处,但人偶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在墙面前不停拍打,远远看去,黑暗里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头在上下摆动。

——“咚咚咚!咚咚咚!”

屋内,崔元借助手电光打开了医药袋,就在刚刚取出药片时,屋外突兀地传来了皮球拍打的声音。

“外面是什么?”崔元放下药片,摸了把脸上的汗。

他拖着两个人上来花费了不少时间,余光落在左侧躺着的女人身上,她的脖颈处有一道伤口,伤口不大,现在伤口处血液已经凝固。

“如果不是这个疯女人在晕倒前用针管划破脖子,我也不至于留下一些血迹,处理完外面的东西就最先给你喂药……”

从桌上拿起了改良版的麻醉剂和一把水果刀,男人走到门口,他推开门朝外看去。

现在屋外黑漆漆一片,他只能隐约看到走道尽头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在上下拍动,他一直没有借助灯光,只是仗着自己熟悉环境而已。

它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头?

“这也是诡物吗?和之前遇到的无腿女学生一样,肯定也是被‘墙’害成这样的,我儿子会变成什么样?”男人心想,他环顾四周,昏暗狭长的走廊里没有光亮。

沉闷的拍打声断断续续,球形物似乎产生了转动。

崔元往前走了几步,他想看看这个诡物身上有没有“墙”的线索。

他最开始遇见无腿女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后来才慢慢意识到诡好像并不会伤害自己,再加上一系列的怪事,崔元感觉现在的自己活得人不人诡不诡。

摸索着往前走了几步,离得近些崔元才依稀看到这个球状物好像不是真人头!

它的颜色有些奇怪,就连眼珠也歪歪扭扭的,头发更是乱糟糟插进了头皮,看起来似乎是个假人?

手心有些出汗,崔元暗自想着,诡也是人没什么好怕的。

距离“人头”越来越近,崔元发现这是丧葬用的人偶头,有时候清明节也会买来烧。

它的眼珠是用毛笔画出来的,看起来毫无生气。

就在崔元准备低头仔细看看时,身后似乎有极轻的脚步声。

猛然回头,崔元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腿部便传来一阵发麻和凉意,小腿被砍伤,血液外涌,迟来的疼痛突然爬上四肢百骸,崔元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喊声。

看着他身体有些摇晃,陆御不做犹豫,他调转剁骨刀方向,用刀柄砸向男人的两个手腕。

手腕吃痛发麻,崔元手里的刀和麻醉剂都摔在了地面。

而他身后的人偶头也发生了变化,血气弥漫,一个无头女诡站在了男人身后。

“头,把你的头借给我……”

李月附着的人偶头上发出低沉嘶哑的呢喃,一股股血丝缠绕在崔元周身。

“谁!谁!”崔元挥舞着手臂,踉踉跄跄撞在了墙壁上。

“不好意思,大半夜的吓到你了。”

陆御往前走了几步,趁着对方被李月束缚,陆御迅速从包里抽出绳子,接着扯住男人手臂,拿着绳子先绑住了崔元的双手。

来之前他简要学习了一些特殊技巧,例如怎样走路不会出声,砸哪里不会死人,怎样捆绑无法挣脱之类的,今天实践了几个,确实比之前无头苍蝇样乱撞更好。

看他一脸恐惧的表情,陆御有些无奈。

“别怕,我也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我朋友已经报警了,这里有些偏僻大概还要十几分钟警车才到,你呢,现在不说待会儿也得说。”

陆御按照技巧结结实实绑住崔元,确认崔元不会挣脱后,他才放下心来。

站在崔元面前,陆御拿刀刃对准男人脖颈,眼睛直视对方:“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别乱叫,明白吗?”

崔元整张脸都白了,浑身也都疼的厉害,刚刚整个楼层都是黑漆漆的,这个疯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咽了咽口水,崔元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乖乖点头。

“行,你就是崔元对吗?住在宿舍楼里的崔元,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怕吗?还是说你身上有诡?”

“我,我是崔元,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是想找我的儿子崔永杰,永杰他在这所学校里失踪了,我是人,我身上没有诡……”他眼珠转了转,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在找这个?”陆御指了指地上的麻醉剂和水果刀:“针管里面装的什么?”

崔元沉默几秒,干笑两声:“我这个人身体不好,针管里的是药,你给我吧,这药我隔一段时间就会注射一次,不然我死了,警察那里你也就不好交差了。”

“身体不好还大半夜拖两个人来五楼?”陆御将刀刃逼近几分。

“不要撒谎,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能骗人呢?”

“年轻人,我这是慢性病又不是断手断脚,拖几个人问题还是不大的,屋子里还有一堆药呢,要不你现在就去看看,我真的有慢性病,这针管里的是药。”

崔元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对,那两个人就在屋子里,他们受伤很严重的,是你朋友吧,我也不想闹出人命,你现在可以去看看他们俩,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