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姐姐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93字
  • 2021-04-21 15:03:19

电话里的人声已经彻底模糊,几秒的时间后,电话挂断,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静。

“陆,陆老师,什么情况?”果子缩着脖子,说话的声音又尖又小。

将手机塞回了摄影师衣兜,陆御沉默不语,心底将利弊简要分析一番:“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峰在教学楼遇见的就是无腿女。”

“无腿女第一次出现时,钢笔有轻微颤抖,但是程度不大,这只诡异和于效的实力估计半斤八两,无腿女的死和‘墙’有关,不能直接撕碎她,但或许可以尝试在她身上寻找线索,说不定能找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如果放任不管,张峰一旦出事,也就会牵扯到警方,警方介入这件事那自己就免不了各种调查。”

“可以先去看看情况,至于能不能赶上,那就要他自求多福了。”

心中大致思索了十来秒,陆御低声道:“先去看看张峰,直播关了吧。”

“啊?”果子没跟上陆御的思路,他一向反应迟钝,这一连好几件事已经让他有些精神疲惫。

陆御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输赢早就定好了,继续直播还有意义吗?”

“果子哥,关了吧,张峰那边已经黑屏了!出事了!”女演员小洁扯了扯果子的衣服,眼巴巴盯着他,语气急切:“这地方真的不对劲,我发誓,再犹豫下去峰哥就没了!”

“啊?好好好……”果子对着屏幕说了几句话,草草关闭了摄像设备。

……

教学楼二层,狭长昏暗的走道里,高三四班的门前亮着一片手电光。

张峰和宋三站在班级门口,就刚刚修理黑屏摄影机的几分钟,原本站在二人身边的张子娜,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教室内,而她现在正一个人站在黑板面前。

“姐,你在看什么?”张峰将手电光照去,她不说话,身体也不动。

“姐,你说句话?”刚刚陆御的电话让他有些心虚,前天在传世民宿见到的诡异从脑海中闪现,他身体有些发僵,转身去看宋三。

“什么情况,你去看看?”

宋三头摇成了拨浪鼓,脸色惨白:“我,我刚从医院里出来……”

“那你守着门口,发现不对我们立马离开。”

张峰从包里掏出一把刀,接着用手电扫视一圈室内,教室里一排排延伸的桌椅在黑暗里犹如窟窿,仿佛椅子背后或者抽屉里会藏着一张脸,一双断手。

那是他亲姐姐,一手拉扯自己长大的,张峰深呼一口气,咬咬牙,缓缓朝里走去。

“姐?”又叫了一声。

教室里寂静一片,粗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在黑暗里被放大,离得近些他才突然发现张子娜的站姿有些奇怪,她的身体看起来很不自然,就像是很久没有站立过一样,腿部歪斜,身体也不协调。

刀柄握在手里也没有任何安全感,他暗自打气,多少凶宅诡屋都去过了,这有什么好怕的?

教室外。

宋三看着张峰朝里走去,他突然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扭了扭脖子,头部转动的时候,宋三眼睛扫过走廊,走廊拐角处好像有个圆鼓鼓的东西。

往前走了几步,宋三拿着手电颤颤巍巍照过去,他恐惧地咧开了嘴,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尖叫卡在喉咙里,只发出了低哑的“啊啊”声。

那走廊拐角躺着的人,分明就是张子娜!但是张子娜就躺在这里,黑板前面的是谁!

身体开始颤抖,破旧的教学楼和昏暗的环境把恐惧一点点放大,他感觉浑身都不舒服,整栋楼里只有这里亮着灯,黑暗里会不会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

而且,张子娜怎么晕了,被砸晕吗?谁把她砸晕的?

他有些崩溃,正准备跑去找张峰时,脖颈处突然有一阵发凉的刺痛,伸手摸了摸,脖子上居然插着一根短小的针头。

发麻感从脖颈蔓延周身,他的四肢散架一样沿着墙面下滑,就在眼睛几乎闭合时,他看到上层的阳台上,探出了一张男人的脸,男人僵硬地笑着,紧接着晃了晃手里的针管。

而这根针管没有针头。

“外面什么声音?”张峰心惊,转身看向屋外,他发现原本站在门口的宋三不在了。

要过去看看吗?

张峰心里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他便听到身后的张子娜低声说了句什么。

转过身,她依旧面对黑板站着,身体歪斜。

“姐?”张峰低声喊了句。

张子娜身体颤了颤,她一点点伸出手指,她的手指比以往要更白更瘦,而她手指指的方向就是黑板。

“好看……”

她说话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就像喉咙里有一大片粘膜,说话时都带着撕扯声和迟钝感。

“什么?什么好看?”张峰往前走了几步,他握刀的手已经出了层冷汗。

“她的好看,好看……”

“姐?”张峰感觉他的姐姐说话声有些奇怪,而且一直重复一句话。

手电光照向她的背影,张峰一点点往侧面挪动,渐渐的,他发现黑板上居然用鲜血写着一个字:“腿!”

“好看,好看,好看……”她怪异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只剩下听不清的呢喃声。

而女人发白的手仍旧指着黑板上的血字——腿。

——“咔嚓,咔嚓……”

她身体发出骨节折断的脆响,以及血肉被撕扯的声音,肉眼之下,女人的上半身歪折了九十度,她的左腿带着带着碎肉被撕裂,最终“嘭”一声滚在讲台上。

女人只剩下一只腿,而她的上半身还在不停弯折。

但在这一刻,张峰愣愣地站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酸麻感让整个身体都如同雕塑一般,握刀的手在发抖,但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他的四肢像是被控制了一样,全身只剩下眼球可以转动。

——“咔嚓,咔嚓……”

粘稠的血腥味挤入鼻腔和咽喉,他喉咙里发出了低哑的干呕声。

手电光集中在女人身上,她的上半身已经彻底折断,只听一声闷响,女人的身体砸在了地面,地上的两条腿化作血雾散去。

无腿女用双手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爬了起来。

她手臂弯折成不可思议的角度,慢慢挪动,最终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对准了张峰。

而她的身体则怪异地蠕动着,披散的黑发让脸显得更加苍白。

“啊……啊啊……”低哑的叫声从喉咙里传出,女人挪动时在地面拖出了一条狰狞的血痕,血痕里还带着细碎的肉沫。

身体根本动不了,张峰嘴唇全白,眼睛却怎么也移不开女人发白的眼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