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好运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18字
  • 2021-04-20 19:44:52

墙被砸开,几人也凑了上来。

“墙里真的有扇门,还特意封了起来,这里面肯定出过大事,刚刚我看到的吊死诡十有八九是真的。”王岳从兜里掏出一面三角符,二话没说便塞到了陆御兜里。

“嗯?”陆御侧眸扫了眼符纸。

“花钱买个心安,我去庙里求来的,你一个我一个。”

陆御将符纸放好,接着看向摄影师和女演员:“现在我准备进去看看,里面不一定安全,你们守在门外拍摄就行,切记,一旦发现不对劲立刻提醒我。”

回过头砸开门锁,陆御将剁骨刀放在身前,一点点推开木门。

手电光照向屋内,两条系结的麻绳垂在正中,麻绳系结处有些黑红的干血,而绳子下方的瓷砖颜色偏深,暗红色的污垢渗进了地砖里,即使是清理过也能看出不同。

“这一大片的颜色都不对。”

陆御扫过周围:“瓷砖的缝隙间还带着暗红色的污垢,这里很可能堆积过大量的血液,但吊死的人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顺着绳子照向上方,一条铁质管道穿过天花板,大片灰尘在光束下犹如纷纷扬扬的白雪。

麻绳沿着管道下垂,绳子底部距离地面只有一米二左右,十六岁以上的正常人,只有弯腰才能让下巴接触到绳子低端。

“有点奇怪,这绳子好低……”

“这个高度吊不死人,但是你看到有人挂在绳子上晃动?”

陆御注视着长条状的窗户,沉默几秒:“目前来看,有三种可能,第一就是死者很矮,年纪也不大,所以他可以把脖子挂在低垂的绳子上。

“第二就是他人谋杀,死后再把死者挂在了绳子上,而地上的血液,就是他杀时留下的伤口产生的。”

“还有第三种可能,结合地上的黑血来看,死者或许没有下半身,他的双腿截肢,自杀时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如果没有腿部的话,他的下巴挂在绳子上,就能成功自杀。”

“像这样……”陆御指了指麻绳。

“头吊在绳子上,濒死前本能地挣扎晃动,腿部的伤口在挣扎时撕裂,鲜血外涌,而他的头刚好对着窗户,眼睛注视着屋外,残缺的身体像风铃一样左右摇晃。”

王岳吸了一口凉气,狭窄的空间和幽暗的环境让人有些压抑。

“御哥,你别吓我……”

“别太紧张,四处找找有没有线索。”

这间屋子并不大,看样子是个堆砌杂物的地方,手电光照向四周,二人在屋子里左右翻找起来。

没多久,屋外的果子看了看屏幕,犹豫道:“陆,陆老师,你看看评论区,有人发来了一条关于死者的消息。”

陆御抬头,拿出了兜里的手机,果然在直播页面下有一条置顶消息:

“主播,我是附中之前的学生,我听说过关于死者的一些杂谈,发生这件事是在搬离学校前不久,死者好像是一名高二四班的女学生,听我同学说,她根本就不是自杀,她的死因很邪乎。”

“我舍友和她的舍友是同学,大概是在她‘自杀’的一周前,她的运气都非常好,这个女生的成绩原本很差,但期中考试却一跃前十,她爸爸还因此给了她好几千的零花钱,后来还被好几个男生表白,总之,就是运气邪门的好。”

“好运持续了一周左右,就在星期天的时候,她就出了车祸,听说她的腿都被车轮碾烂了,后来被送去医院也神神叨叨的。”

“也就是住院的第三天晚上,她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医院距离附中打车都要一个小时,但第二天一早,她居然死在了学校的杂物间!”

“而且监控里什么也没拍到,太奇怪了,这个案子也成一起悬案。”

“我也不是危言耸听,主播,你们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听说死人最不喜欢被打扰,万一,万一她还在学校呢!”

看着一行行字迹,王岳冷汗都滑到了脖颈。

陆御的表情也微微有些变化,想了想,他对着摄影机开口道:“谢谢网友的提示,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这所学校里有没有一面能实现愿望的墙?只要把愿望写在墙上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实现,但愿望如果没有达成,则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

“我想知道,这面墙的具体位置。”

直播间里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刚刚的账号也回复了一条信息:

“主播,在附中上学的时候我也听说过这个,但确实不清楚方位,我还是那句话,求求主播别作死了,这所学校真的和其他地方不同。”

陆御面不改色,简单回了一句话:“多谢提醒,我会把握分寸的,如果可以的话,辛苦你帮我问问墙面的具体位置。”

扫过屏幕,陆御捕捉到弹幕里的几条消息:

“峰哥那边过来的,瞅见了新人下面的置顶,好家伙吓我一跳,峰哥正在往教学楼走去,眼看就要到高二的楼层了,这死者是高二四班的,她会不会回来上课?我不行,我不敢继续想了!”

“我刚刚去打了把游戏,什么情况,峰哥去教学楼干嘛,玩偶不是在实验楼吗?”

“教学楼和实验楼连层,要不是看到班级牌子,我都分不清楚是实验楼还是教学楼……”

“这两栋楼连层?估计是为了教学做实验更方便吧。”

“峰哥怎么还在往前走,峰哥果然不是盖的,灵异扛把子名不虚传!”

“卧槽,刚刚什么情况,峰哥的屏幕怎么闪了好几下?”

“邪了门了,峰哥屏幕怎么一直断断续续的黑屏?这是真出事了吗?我要不要报警?”

“报什么警?演戏而已,当真你就输了。”

看着一条条弹幕,陆御意识到张峰很可能出事,虽然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要是出了人命就糟了。

“果子是吗?现在立刻,给张峰打电话,让他从教学楼出来!”

“啊?”摄影师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忙掏出手机打通了张峰的电话。

见果子拿着手机断断续续说不清楚,陆御干脆把手机抢到了手里,对着电话直入正题:“张峰是吗,诡很可能就在教学楼,想活命的话,立刻从教学楼里出来!”

“陆御?你什么意思啊,现在直播呢,你故意来砸我场子的吗?”

“砸场子?”陆御轻笑,“我挺忙的,没兴趣砸你场子。”

“我不想和你争论,灵异直播我做了不下百次,就算是真的诡我也见过,就这种小场面我会慌?新人果然是新人,就这种学校我们团队去过好几个,经验远比你要丰富。”张峰的语气依旧不冷不热。

“张峰,你的命你自己都不珍惜,可就没人珍惜了。”

“我心里有数,班门弄斧还是……”

这句话还没说完,电话便出现了卡顿的电流声,张峰的声音被延长撕扯,最终变成了一段不知所谓的“滋滋”怪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