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窥视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93字
  • 2021-03-09 08:36:08

“什么条件?”王岳凑到屏幕前,小眼睛瞪圆了几分。

“和大V的凶宅直播要等一周后。”

一周的时间能完成“X”的部分任务,同时也能加深对诡异的了解,赢的把握更大。

“就这?我还以为什么呢,白激动一场。”王岳摆摆手:“这还不简单,我跟李总说说就行。”

商量的差不多后,因为王岳急着打游戏,二人没聊多久便挂了视频。

东郊区的高档公寓里,西装革履的男人靠在皮质沙发上,眯眼看着手机里的消息。

“王岳还真接了这个单子,听说和王岳一起的是一个美术老师,拿画笔的手会拿刀吗?输定了吧。”

“老大,到时候我们像往常一样动些手脚,肯定能把他们吓到哭爹喊妈,一个是百万大V一个是穷酸老师,我看直播的时候观看人数绝对不低,我们这几天就好好宣传宣传,保证能赚个盆满钵满。”身边干瘦的男人分析道。

比赛的时候七八成是自己的人,何况对方还是个文弱老师,他稍微动些手脚,甚至有把握把他当场吓晕。

西装男点头,做了几年的灵异直播,他很明白惊吓点在哪里,到时候对方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垫脚石罢了,这到手的鱼,他可没有理由放过。

与此同时,简陋的出租屋内,陆御大致搜索了一下京都阳光私立孤儿院,这所孤儿院就是合同里的直播地点。

网络界面上出现了大量火灾后废墟的图片,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文本介绍:

多人恶意纵火,着火点十处以上,失踪人数高达16人(其中包括院长和两名雇佣修女。)

将网站大致浏览了几遍后,陆御关掉界面,认为这件事确实不能急于一时,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应该可以。

打开电脑,陆御继续完成漫画进度。

估计是熬夜的原因,陆御停笔休息的时候发现自己脱发有些严重,希望自己的掉发能换来梦想的实现。

释然一笑,陆御起身活动活动脖颈和四肢。

没多久,手机便传来提示音,陆御解锁屏幕,消息是“X”发来的。

已经十二点了?陆御感叹,时间过的还挺快。

打开“X”,新的任务已经刷新:

任务:窥视(他总感觉有东西在窥视自己,直到有一天,他堵上了最后一个缝隙。)

任务难度:一星

任务是否强制:否

任务奖励:剁骨刀,抽奖次数1

隐藏道具:未知

诡异体能否饲养:能(具体规则暂略)

任务时间:两天(两天内未完成任务将自动取消,新任务在次日刷新,新任务很可能是强制执行,请宿主谨慎选择。)

任务难度一星?这估计是新手任务,后期的任务应该会越来越难,虽然这次不是强制任务,但只有不断增强自己的能力才能在后期任务里存活,陆御点击“确认接受”。

画面刷新,陆御看到了任务的细节介绍:

窥视:生活中总是存在各种各样的缝隙,漆黑的缝隙里或许挤着一双眼睛,如果是你,你会堵住这个缝隙吗?

地点要求:浴室

任务要求:通过招魂游戏找出程小虎父母死亡的真相,程小虎母亲的诡异可饲养,请注意与其保持好感度。

招魂方式:招魂游戏“镜”,午夜一点五十分,在一米五高的长镜前摆上四根蜡烛,人坐在镜子前默念数字“4”,镜中出现诡异后证明招魂成功,招魂成功后吹灭两根蜡烛(切忌多吹和少吹),之后便可以向镜中诡异提问,可提问两个问题,提问结束后吹灭全部蜡烛,闭眼数十下,招魂结束。

提示:招魂不急于一时,搜集到死者的相关信息或许对你有帮助,抽象的画作不是笑谈,而是孩子内心深处难以揭露的恐惧和绝望。

看完全部介绍后,陆御心中感叹,没想到第一个任务真的和程小虎有关,而且程小虎的父母已经出了意外,那么程小虎就是这次任务的突破点。

看来明天得去一趟程小虎所在的公寓,应该能用老师的身份进行家访。

将任务细节熟记于心后,陆御倒头睡去。

早晨七点被闹钟叫醒,陆御起身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照在陆御脸上,又到了新的一天。

洗漱完后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幼儿绘画班的上班时间多集中在星期天和假期,今天是星期一,早上没课,下午和晚上有两节初升高艺术生的助教课,相对而言比较清闲。

平常的安排都是画漫画,但是这几天比较特殊,因为有新任务等待陆御完成,所以他打算去一趟程小虎所在的东郊丽水小区。

虽然是一星任务,但这毕竟和诡异有关,自己不能马虎,在去往丽水小区之前,陆御准备了几把美工刀,顺便带上了任务奖励的死尸蛊。

沿途常常留意路边有没有占卜算卦的老头,常说大隐隐于市,说不定还真能遇见一个懂行的。

步行路过立交桥,陆御远远瞧见桥下有一个算命老头,看那老头风尘仆仆,席地而坐,颇有一些高人的样子。

带着试探的心态朝老头走去,一开始老头还没什么反应,就在陆御离他十米左右的时候,老头身子忽然一颤,接着一把拎起背包,三步并作两步,见诡似地跑了。

“我有这么恐怖?”陆御看着算命老头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这老头看上去应该知道些什么,陆御快步追了上去,但这老头跑的比耗子还快,也可能是钻进了某条巷子,他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老头的人影。

看来下一次不能从正面走,遇到这种看起来靠谱的,还是从后方悄悄靠近更为稳妥。

陆御没有继续留恋,毕竟这次任务有一条关键的线索,那就是程小虎。

到达东郊丽水小区已经是九点三十,陆御走到保安亭向里看去,保安亭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桌上是登记册和一些文件。

“干嘛的?”

“您好,我是丽水小区住户程小虎的老师,是来这里和程小虎家长商量学费问题的。”

“成,你打电话让她下来接你,人到了登记就行。”

陆御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程小虎家长的电话:“喂,您好,我是育美绘画班的陆老师,因为程小虎的学费显示有错,特地来核实一下。”

“怎么又是你?学费是我亲自交的,我确定没有纰漏......

哎!别进去!你要是再敢进去一次今晚就等着挨打!给我放下来听见没.....滴滴滴......”

电话被挂断,陆御还没弄清楚对方要做什么,便听到一阵责骂声,难道说程小虎又做出了什么奇怪的事?

“什么情况?打通没?”保安盯着陆御。

“对方出了点事,我等会儿再来。”陆御正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询问:

“你是,陆老师?”

陆御转身后对上了一张富态白皙的脸,看打扮应该是个富太太,保养很好,穿着时尚,陆御平日里会见到很多家长,他有些脸盲,一时半会对不上人名。

见面叫不上名字是陆御的常态,他礼貌微笑,不由自主推了推眼镜:“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