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见“诡”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407字
  • 2021-04-19 20:55:36

“行。”王岳也不多问,将钢笔重新塞进了衣兜。

刚刚的变故让所有人心里都警惕不少,在场的几人也都算直接或间接见过诡,该有的敬畏心和惧怕还是有的。

张峰他们也想早早结束这场直播,这栋楼的探险干脆到此结束,也不打算继续往上走。

沿路回到了一楼,张峰在宿舍楼下分配了队伍,果子成了陆御和王岳的摄影师,之后的直播是双向屏幕同时进行,一面是陆御一面是张峰,对比更加明确,比赛现在才算正式开始。

“木制玩偶就藏在实验楼里,谁最先找到玩偶,谁就是最终赢家,如果天亮前都没有找到,则是平手。”

张峰对着屏幕解释了游戏规则,接着调整设备,将原本的单向屏幕调成了双向屏幕。

处理好程序,张峰转身扫了眼陆御,淡淡吐出一句话:“听说你急用钱,祝你好运,我还挺希望你获胜的,毕竟你比我更需要那五十万。”

他说话时眼角上挑,仰头打量着陆御,语气多少有些讽刺的意思。

陆御面不改色,始终保持微笑:“多谢。”

没有继续交谈,两队人相继进入了实验楼内,实验楼入口左侧就是一片露天鱼塘,水已经干枯,瓷砖上积淀着腐败植物,像是皮肤上生出的疮疤。

陆御和王岳走在前面,果子则跟着二人进行拍摄。

看向四周的布局,陆御心中思索:

“玩偶就在张峰的背包里,张峰他们很明显是怕诡异的,这种情况下,不用着急拿到木偶,毕竟借助诡异能直接让他们认输。”

“现在首要的目的就是找到实验楼里的诡异,如果能控制住该地的诡,也算是为自己增加了一张底牌。”

“诡异和住在宿舍楼里的崔元应该有直接关系,现在手头上有他的电话号码,直接打电话有可能打草惊蛇。”

“可以先去刚刚出现诡异的屋子里看看,多些线索多些把握。”

心中斟酌片刻,陆御看向果子和王岳。

“现在不着急找木偶,我想去刚刚的那间屋子里看看,就是有绳子的那间。”

“啊?”王岳朝四周看了看,他现在脑子里的吊死诡还挥之不去:“你刚刚说你要去有绳子的屋子里看看?刚刚我看到里面好像有个死人!”

“对,如果你们害怕的话,可以在外面等,我一个人进去。”

看着二人的反应,陆御又补充了几句:“诡就在实验楼里,如果不搞清楚情况的话,任何地方都不安全,这个时间点也很难打到车,总之你们能选的路并不多。”

王岳胆子也不小,他咬咬牙,深吸一口气:“御哥,我跟着你。”

果子表情有些僵硬,他盯着陆御看了好几秒,才磕磕绊绊问出一句话:“不是,你,你不害怕吗?”

“害怕没用,现在时间很紧,所以你去不去?”

“我,不是我……我是摄影师,我肯定要跟着你……”果子瘦瘦高高的,说话的嗓音却和蚊子一样。

“好,你们也小心些。”

三人接着往里走,王岳侧眸打量着陆御,手电光外都是黑漆漆一片,行走在实验楼里,就如同坠入了深海。

“御哥……”王岳看着对方,陆御半张脸隐藏在黑暗里,王岳握着钢笔,额头出了层汗。

“你还记得你为什么住废弃医院吗?”王岳前言不搭后语地问了一句。

“嗯?”陆御扫了一眼紧张兮兮的王岳,暗自笑了笑:“当时高三刚刚毕业,年轻气盛,想着住在医院里找灵感,好一画成名,我身上也没几块钱,亏你还陪我住了好几天,吃着泡面,喝着劣质白酒,烟抽到最后都舍不得扔……”

“我还在想你是不是跟着我来体验生活了,豪宅不住,陪我探险睡旧楼。”

侧过脸看着王岳,陆御笑起来像是一只温顺的狐狸:“放心,我是真的陆御,没有被诡上身,也没有被替换。”

王岳绷着的脸终于松散下来,他“噗呲”一声大笑起来:

“好家伙,刚刚吓死爸爸我了,你从进实验楼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一说话就说要去诡宅,我还以为你被刚刚那个吊死诡上身了呢!”

“没有,不过你的警惕是对的。”

“御哥,话说这世界上真的有诡吗?我的知识储备不允许我相信这些东西……”王岳嘟囔起来。

“不好说。”陆御模棱两可道。

“等等,不太对劲。”

视线落在脚下,陆御顿足,落灰的地上有两道交汇的手电光,以及两条被拉长扭曲的影子。

“三个人,应该有三个影子才对!”

摄影师没有跟在后面,陆御意识到不妙,迅速转身,手电光照向不断延伸的走廊,破碎的窗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而摄影师果子就站在不远处的门前,木门半开着,门栏位置是大片絮状的污垢。

果子的背对着二人,他头部低垂,高瘦的背影僵硬而笔直,如同一根插入地缝的竹竿,一动不动。

他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根本听不清楚。

“小心你身后,我去看看他是什么情况。”陆御的手指伸向背包,他熟练地扯开拉链,然后在王岳的注视下,拿出了一柄血迹斑斑的剁骨刀!

王岳瞪大了眼睛,心里原本的恐惧在看到这把刀的一瞬间消散了大半。

心里感叹了几句,一瞬间也有了底气,他侧着身子,一边看向身后,一边跟着陆御往前走。

距离背影越来越近后,他才意识到摄影师根本没有说话,刚刚听到的怪声,是摄影师粗重而怪异的喘息声。

他的嗓子里像是卡着一口痰,古怪的嘶鸣声从喉头挤出。

身上的诡异没有反应,陆御皱了皱眉,就在他准备冲到果子面前时,果子原本搭在摄像机前的手,一点点扭动,最终指向了屋内。

“里面……有,有诡……”

顺着手指方向看去,门缝里露出了一架破旧的钢琴。

缝隙太小,看不清楚其他东西。

站在果子身侧,陆御借助桃木剑推开木门,伴随着缝隙变大,他看到钢琴旁边有一道白影。

“吱嘎……”

破败的门发出刺耳的响声,一只长腿蜘蛛从门底爬了出来。

“御哥……御哥……”王岳呼吸越发急促。

他看到屋子里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女人的白裙上布满了暗红的干血,她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五官,手臂白的吓人。

陆御面不改色,镜片下的丹凤眼微微眯起。

有实体的诡异可是地煞,她既然已经出现了,那美工刀应该有所察觉才是。

而且这只诡异居然还有影子。

是张峰的演员吗?

陆御瞥了眼摄影师,他的摄影方向果然对着自己,也难怪是百万主播,手下的员工演戏演的真好。

握着剁骨刀,陆御将木门整个推开,而他自己则毫不畏惧地往里走去。

“御哥!”王岳扯住了陆御肩膀:“你干嘛?”

陆御回过头,他看了看王岳,又注视着脸色发白表情即将失控的摄影师:“我还是第一次见诡呢,不砍一刀岂不是亏了?”

摄影师咽了咽口水,唇角颤了颤,他本来想说句什么,但还是硬生生憋了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