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墙”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197字
  • 2021-04-17 16:21:05

看着裸露在外的玩具,陆御没有放松警惕,他又握着桃木剑戳烂了塑料袋,直到整个被子底部都检查清楚后,他才转身去看身边的王岳。

站在陆御身后的王岳有些愣神,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帮我一件事。”陆御凑到王岳耳边,压低了声调。

“拿着我给的钢笔站在门口,不用做别的,注意楼道有没有动静就行,我怕我们几个在里面翻找,回头时门给堵住了,这屋子里的人很可能还在宿舍楼里,你一旦听见远处有响声就立刻提醒我们。”

“小事情,我这就去。”王岳绕过一脸懵逼的果子,径直站在了门外。

张子娜看了看门口背对众人的王岳,心中已知晓大半,在屋内的人往往看不到屋外,极易遭到偷袭和门反锁的现象,这也是他们扮诡的演员经常使的手段。

“他真的只是个普通的老师吗?”

张子娜皱眉,默默看着对方,陆御刚刚用桃木剑反复检查被子也是个细节,在这种环境下,他不仅仅没有慌张,反而十分警觉。

她越想越觉得人心隔肚皮。

几人也不继续闲着,在确认被褥下的不是活人后便四处翻找起来,探灵废宅里有活人居住,这一点的出现让直播间里的观看人数涨了不少。

陆御从玩具堆里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账单,账单正是这些玩具购买的时间和店家,他默默扫过账单内容:

收件人叫崔元,收件地址就是附近的驿站。

崔元应该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他一次性买这么多玩具做什么?

陆御一边思考一边拍了张照片,上面还有收件人的电话号码,等会儿出了宿舍楼可以直接打给对方。

扫了眼对面,张峰他们也有新的发现,桌子旁的碎纸屑上写着字,字迹和屋外墙上的字体基本相似,初步判断是一个人写的,可惜纸张被撕的散乱一地,零零散散拼凑出的的句子有些奇怪。

陆御站在几人身后看着,扫了眼上面勉强能看懂的几句话:

“原谅我,可是你今天也没有原谅我,还是不肯见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畜生,我不该打你的,原谅我,不疼了,爸爸给你买了新玩具,回来吧,求求你回来……”

“你为什么不听话呢,你为什么还是不肯听话?”

除去这几句话外,其他的纸张上基本都是恳求原谅的话,以及反复出现的一个字:“墙。”

“墙”这个字很特殊,这个字体和其他字体都不一样,其他的字体虽然潦草但笔画很熟练,但这个“墙”字却像一个孩子写的,一撇一捺都很笨拙,就像是刚刚学会写字没多久一样。

从撕碎的纸张上能看出,原主似乎在看到“墙”这个字后很愤怒,因为其中有好几个“墙”字都被胡乱地涂抹画叉。

陆御脑中渐渐出现了一副画面:

“男人住在这里一直寻找自己丢失的孩子,每天怀着自责和愧疚,买一堆送不出去的玩具,喝着酒,把自己的痛苦和郁闷写在纸上,但他还是没能见到自己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他回家时发现自己的日记上莫名其妙多出了‘墙’这个字,而男人很清楚,‘墙’这个字就是他孩子写的,而之后,或许又发生了什么事,也可能什么都没发生,总之,男人还是把本子撕碎,扔了一地。”

回想起之前的资料,陆御意识到之前论坛上的故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这所学校有一面可以许愿的墙,男人许的愿望并没有实现,他反而变得暴躁易怒,天天殴打自己的孩子。”

“住在宿舍楼里的,就是他吗?”

“甚至可以往之前的背景去想,学校外的居民听到的殴打声和责骂声,会不会就是从小区搬到学校的父子?而楼里出现的动物尸体,则是男人献祭给‘墙’的食物?只是后来失控了,‘墙’不止需要动物的尸体,更需要活人做祭品,而最好的祭品就是童子。”

“也正因为人和‘许愿墙’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他们住在宿舍楼才会一直平安无事,当然,也可能只是表面上的‘平安’。”

陆御心中组织着线索,他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些怪异。

但一切也只是猜想而已,现在的关键就是找到崔元,也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如果能找到他,一切就会好办很多。

又四处翻了翻,陆御站在窗户前朝外看去。

这栋宿舍楼就在实验楼对面,实验楼里寂静一片,漆黑的窗户如同一个个黑色的墓坑。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王岳的声音。

陆御回头去看,他发现王岳正对着自己招手,他呼吸急促,手指指着右方。

“怎么回事?”陆御跑到门外,他顺着王岳手指方向看去。

右方是一扇窗户,透过窗户能看到不远处的实验楼。

“御哥,你看最左边的那扇小窗户,有两条绳子垂下来了,你看到了吗?”

“嗯,我看到了,不过看的不是很清楚,暂时不能确定那是绳子。”

王岳嘴唇发白,他说话时眼睛依旧死死盯着窗户:“我刚刚,就在刚刚,你给我的钢笔抖了一下,然后我就觉得隔壁楼阴森森的,转身去看的时候,我也是看了半天,半天才看到那扇小窗户里面有根绳子……”

“肯定就是绳子!因为我看到有个人就吊在绳子上……他上半身还一晃一晃的,脸白森森一片根本不是活人,脑袋也越来越歪,但是就几秒钟,现在已经消失了。”

“你确定我给的钢笔也抖了?它抖的严重吗?”

“啊,这……就抖了一下,不严重。”王岳被问住了,他没想到陆御问问题的角度这么刁钻。

陆御点点头,他给王岳点了根烟递过去:

“抽根解解压,这支钢笔你一定要拿好,另外记住一点,从现在开始,你对所有人都要保持一定的戒心,如果发现异常,一定要及时试探,包括我在内,要是实在不方便通过提问试探,就直接对着钢笔喊‘于效’两个字,明白吗?”

“不是,御哥你这?”

王岳吐了口烟圈,惊慌的思绪有所缓解:“御哥我懂你的意思,就是这诡吧,不一定有,说不定我刚刚就是眼神不好看错了,而且喊‘于效’啥意思,新时代新咒语?”

陆御看了眼窗户里模糊的两条绳子,沉默几秒,还是拍了拍王岳肩膀:“这个你照喊就行,喊了没反应,直接借助钢笔头攻击也可以,小心点总是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