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敲门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38字
  • 2021-04-12 18:56:18

“滴答,滴答……”

水滴滴落的声音和陆御的心跳混合在一起,漆黑的走道里,纸屑被风卷着四处翻飞,如同坟地里一片片散落的纸钱。

视线被墙壁遮挡大半,视觉盲区给人一种极度的不安感。

“要来了吗?”

聚精会神盯着木门,手指攥紧,瞳孔微缩。

几分钟的等待后敲门声并没有响起,自从刚刚的怪风扫过,走廊里再度陷入长久的寂静。

“哐哐哐!”

“哐哐哐!”

寂静过后,敲门声突兀地响起,陆御眉心一颤,发麻感直上头顶。

哪里来的敲门声?杂物间的门前根本就没有人!

攥紧手中的刀,这段时间的经历让陆御很快冷静下来,这敲门的应该是诡,诡异在特定情况下才能被肉眼看见。

但这看都看不到还玩什么?

“让于效和李月出手?”陆御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这样太鲁莽了,现在了解到的线索还是太少。

陆御盯着门,走廊里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从一开始的隔几秒敲一次变成了急躁的砸门。

“哐哐哐!哐哐哐!”

整个杂物间的门都颤抖起来,但是门外的保安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样,一分多钟的砸门并没有引来其他人,心中思索着,陆御忽然意识到一点:

“这个鬼拼命砸门的目的是什么?门里有它想要的东西?但是它没有选择直接开门,莫非门里有更为强大的诡异存在?别无选择,它只能尝试敲门,但是门依旧没有开,于是它恼羞成怒开始拼命砸门?”

“可这有一点并不成立,如果门内的诡异更为强大,它这样砸门明显是在拉仇恨的作死体现。”

“当然,敲门也可能是无意识的本能。”

心中暗自思索,砸门声还在继续,陆御往身后看了看,他感觉周围的温度有些下降。

视线落在木门上,陆御忽然想起自己收到的两张照片,这只诡异以照片为媒介,会不会也能通过摄像看到对方?

心中有了想法,陆御掏出手机,打开摄像模式,将镜头对准杂物间的方向。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陆御一点点睁大了眼。

在手机屏幕上,有一个身体扁平血肉模糊的人,他的衣服缠绕在烂肉和白骨之间,双腿则扭成了麻花,挂在脊椎上的脑袋歪歪斜斜,而头顶上正缠着一条血迹斑斑的绷带。

他是下午死在卡车下的绷带男!

屏幕里的画面在注视下发生了变化,绷带男的身体像是短路的灯泡一样忽明忽暗,几秒过后,绷带男的身体变得完好无损,而他身上的衣服也发生了变化。

绷带男穿着一个格子衬衫,头戴黑色的帽子,手里拿着一个相机,而他的脚则不停地踹向木门。

“哐哐哐!”

门被踢到震动,而后,门锁也发生了扭转,杂物间内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锁。

——“吱嘎……”

木门露出一条缝隙,门缝里伸出了一只微胖的手,手上带着镯子。

男人也不犹豫,扬手便将木门推开,但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身体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而后重重摔倒在地。

地上的男人很快消失,门前依旧站着死去的绷带男。

但他面前的木门也是打开的,门缝内漆黑一片,有一只白森森的手渐渐从屋子里伸了出来,手腕上带着镯子,微胖,这明显就是刚刚画面里的手。

但刚刚的手还是正常肤色,现在的手则和死人无异。

缝隙中苍白的手一把扯住了绷带男裸露在外的骨节,紧接着,只听“卡嚓嚓”一阵脆响,绷带男从腰部折断,身体成了“7”形,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便被手掌扯入了杂物间内。

身上的诡异开始颤抖,就连背包里的李月也发生了变化。

杂物间内的这只诡异很强!

半开的木门上还带着斑斑血迹,里面漆黑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

冷汗浸透手心,当再次看向手机屏幕时,手机的摄像镜头突然翻转,陆御的脸出现在屏幕之上,而在他的脸旁边,则是一缕缕黏贴成一团的黑发,一点点转移镜头,他的头顶之上,是一个女人干瘦的脸,她的皮肤破烂不堪,煞白的嘴唇被几根黑发缝合。

“咯咯咯……”

她嗓子里发出怪异的叫声,被黑发缝合的嘴扯出一条条血痕。

刚刚的冷意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陆御深吸一口气,视线落在她的手臂上,女人的手臂干瘪发白,并没有刚刚看到的镯子。

她不是杂物间里的诡。

来不及犹豫,陆御狠狠扯住女人的头发,接着身体翻转下移,手中剁骨刀顺势甩出,刀刃一顿,似乎是砍到了什么东西。

借助屏幕看向面前,屏幕里的女人脑袋歪斜,剁骨刀正准准砍在了她的脸上。

“咯咯咯……咯咯咯……”

她发出痛苦的怪叫。

抽出剁骨刀,女人开裂的脸上满是惊恐,黑血顺着裂缝流入脖颈浸透衣领。

杂物间里发出了一阵阵阴森森的笑,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如同汹涌的海浪席卷而来,寒意顺着脚踝爬上头顶,那里面有一只李月之上的诡异。

此地不宜久留!

没有理睬面前的诡异,陆御拿起剁骨刀转身就跑。

漆黑的走廊里怪味从杂物间里传出,木门越开越大,白森森的手从门缝里一点点往外伸展。

笑声就像是融入了墙体之中,没有特定的方向,在耳边、在身后、在眼前……

她阴森森笑着,仿佛下巴被割破,笑的时候还会灌入一股带血的风。

汗水浸湿后背,如同第一次任务时经历的恐惧感。

黑暗里隐藏着看不见的诡物,腐臭从四周开始蔓延,活人成了狩猎对象,死人的狂欢即将开始。

远处交错的水管间,像是站着好几个皮肤苍白的人。

它们有男有女,眼睛直勾勾盯着陆御,每一个诡的嘴唇都带着血迹,上下唇似乎是被黑发缝合黏贴,和楼梯里的女人一样。

“怎么这么多?”

耳边嗡嗡作响,他扫视四周,前面就是进公寓的入口,陆御加快了速度,单手推开铁门,接着“嘭”一声将铁门紧紧锁住。

笑声在铁门闭合的瞬间消失,窒息般的压迫感也渐渐散去,陆御扶着门把手,胸口剧烈起伏着,嗓子也难受地干咳起来,他感觉胃里像是吸入了带血的冷气,咳嗽的时候,喉头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嘎吱……”

门被推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御迅速举起剁骨刀,警惕地看向身后。

“你你……你……”

保安站在不远处的亭子外,他推开了岗亭的门,惊愕盯着陆御。

保安拿着手电照向陆御,就在他看到陆御手上拿着的剁骨刀时,顿时脸色一变,双手开始慌乱地摸索警棍,哆哆嗦嗦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嘭一声撞在了玻璃门上。

陆御嘴角扯出了一个无力的微笑,他将剁骨刀放回书包,对着保安扬手道:

“你别怕,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