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他是谁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54字
  • 2021-04-25 19:00:51

往下还没走几步,陆御顿足,他忽然想起来屋子里的血迹还没清理。

如果张峰他们发现三楼有新鲜血迹大概率会报警,警察要是真过来调查,这满屋子的指纹可都是陆御自己的。

外加门窗都被僵尸砸碎,新鲜的裂痕很容易让人怀疑。

“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看来不能让这几个人去三层,干脆就在一楼吓走,发现有诡异的存在,他们应该不会继续作死把直播地点定在这里,而且这座民宿很古怪,在这里直播风险太大了。”

陆御心中思索,计划好后握着剁骨刀下楼。

走到民宿后方,暗门的位置并无异常,里面很安静,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又去暗门开关处看了看,石质开关左侧上雕刻着符文,符文看着有些奇怪,陆御拿出手机将上面的符文雕刻拍了一张照。

李月虽然能勉强进行交流,但她大部分时间依旧是一言不发。

问裂缝暗门和歪头女的问题,李月似乎也不清楚,只是一动不动站着也不说话。

不做纠结,车灯的亮光已经照向了公寓门口,他们来了。

朝四周看了看,陆御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躲了起来,视线对准门口,他静静看着车上下来的几人。

……

“老大,这地方阴气真重。”

宋三跟在张峰后面,他长相贼眉鼠眼,头上顶着抹了发蜡的偏分头,说话的时候带着本地腔调。

“阴气越重流量才越高,钱来的也就越快。”

一个长相高挑的女人说道,她是张峰的姐姐张子娜,也是这次直播比赛的主策划。

“李总那里我已经联系好了,比赛要求找的木偶由我们负责摆放,到时候木偶直接放张峰包里就行,道具就在我们手里,这比赛结果应该没有悬念。”张子娜将计划简要复述了一遍。

“到时候想办法把他困在一间屋子里,关灯后砸窗户之类的,把他的意志消磨的差不多了,放出来再接着吓,之前的人皮、断手什么的尽量用上,让小洁扮鬼的时候就按照以前的流程,离远一点,若即若离的感觉才吓人。”

“我看可以,下午道具组在这块放团头发,这氛围是真不错。”张峰朝四周看了看。

“张姐。”宋三凑到了张子娜身侧:

“你说他为什么要接这个单子?也不想想现在流量为王,灵异论坛也就是给了王岳面子,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李总根本就没打算让他接合同。”宋三挑眉,嘴里哼哼了两声。

“我调查过,他叫陆御,挺穷的,估计是为了钱。”

“不过你们也别太自信,我看过他的直播,还真有点意思。”张子娜淡淡开口。

“姐,你也太把他当根葱了,那直播里招魂撞镜子的把戏都是我们用剩下的。”张峰冷哼:“我们的灵异直播最起码有百次了,就他那视频的质量,简直就是侮辱我的智商。”

张子娜无奈摇头:“张峰你这性格要吃亏,我看还是多点防备心比较好。”

几人一边说一边朝里走去,铁门正对着接待厅,接待厅半开的门在晨风中轻微摇晃。

张子娜将半开的门整个打开,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把手处,却在一瞬间身体一僵,木门上满是灰尘,但是把手的位置有几道手指印,不久前有人来过?

“张姐,你堵在门口干嘛?”

“这门口有手指印,新鲜的没落灰,很显然不久前有人来过。”张子娜往里走了几步,退后看向房梁,微风中房梁上还会落下细小的灰尘。

“我怀疑是陆御和王岳来过,我们能想到提前来熟悉环境,他们也不傻,估计已经逛过一遍了,一个人来应该不可能,这种死过不少人的凶宅,正常人都不会独自进来。”

“不过他们来没来过都无所谓,木偶在我们手里。”

张子娜轻笑,她看了看四周的物品,不久便注意到柜子上倒扣在桌面的相框。

顺手拿起相框,相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合照:“我之前查过资料,他们就是民宿的原主人,灭门案的死者。”

将照片重新放回桌面,张子娜饶有兴味地四处观赏:“破旧的家具,落灰的照片和墙上碎裂的油画,以及骇人听闻的几起杀人案,这屋子氛围真挺不错的,感觉稍加修饰就能吸引很多人观看。”

张峰点头:“之前民宿一直被警方封锁,半年前的时候才解封,这里确实比其他地方夺眼球。”

“老大,张姐,我肚子有点难受。”宋三揉了揉小腹:“刚刚冰镇饮料喝多了,我去去就来。”

“去吧。”张子娜拍拍宋三肩膀:“小心点,别走远。”

“好嘞!”

走出屋子,宋三跑到拐角下的灌木丛旁,他深吸一口气,搓搓手,解开了腰带。

“也不知道这回能赚多少,要是能分个几万也够好些日子了……”

心里想着,不由得喜上眉梢笑出了声。

“嘶……哪来的风,怎么突然有点冷。”宋三掏出手机正准备刷视频,身后却传来了鞋子踩碎落叶的声音。

宋三挑眉,他有些郁闷:“我去,你们怎么出来了?我还没穿裤子呢!”

无人回应,冷风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擦过脖颈,周围的灌木被风吹出“沙沙”的轻响,天色微明,四周的景物只能看清大概。

宋三咽了咽口水,侧过脸朝身后看去,远处的槐树后面站着一个人影,看形态是个男人,他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体型和张峰差不多。

“老大?”宋三叫了声。

男人一动不动,依旧站在树下。

“是不是站太远了听不到啊……”宋三打开手机,进入和张峰的聊天界面:

“老大,你站在树后面干嘛?”宋三给张峰发了条消息。

“听张姐说这民宿的灭门案凶手还没抓到,他会不会回来?”宋三越想越心慌,他迅速穿好裤子站了起来,再次看向身后,树下的男人已经消失了。

擦了擦手心的汗,手机提示音响起,张峰已经回了消息:“没有,我和张子娜一直在屋子里就没出来过。”

看着屏幕上的一行字,宋三毛发倒竖,恐惧如同千万只蚂蚁爬上四肢百骸。

“我他妈,那刚刚的是谁啊!”

宋三嘴唇一颤,是谁无所谓了反正不能继续待在这里,正准备跑回屋子的宋三,突然发现柱子后面露出了一条煞白的腿,腿上血痕遍布,就像是被砍断后硬生生拼接上的。

“卧槽!”宋三身体彻底僵硬了,他眼睛直勾勾盯着怪异的腿部,仿佛不受控制一样,他根本就移不开视线。

而柱子后的人也在一点点往外移动,破烂的裙子上血迹斑斑,这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但她的身体也和腿部一样歪歪扭扭,仿佛随时会散架一样。

“你看到我的头了吗?把你的头借给我好不好……”

宋三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这个女人的脖颈处暗红一片,而她根本就没有头!

极度的恐惧无法抑制,宋三大声尖叫起来,双腿一软,晕倒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