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拼凑(四)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377字
  • 2021-04-25 19:00:47

窗户上蒙着灰尘,屋外无灯。

漆黑的环境下陆御隐隐约约看见远处走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的走姿有些奇怪,看起来很笨重。

摸了摸包里的钢笔,于效有些轻微的颤抖,他应该是感受到什么,屋外的不是人?但看起来又不像是诡,陆御心中思索:“他应该是个僵尸。”

外面的“人”越靠越近,他的个子很高,目测有一米九五左右。

脚步声停在窗户前,男人的脸贴在窗口朝里看去,陆御躲在门口,他的视线并不能看到陆御。

举起剁骨刀,他调整好呼吸,门口堆着床头柜,门被打开后暂时会被柜子卡住,趁着他推门的功夫再从后方攻击,到时候带着于效合力困住男人,如果有些吃力再召唤出李月。

心中做着盘算,视线被门外的人完全吸引。

但奇怪的事发生了,男人没有推门,而是拿起了手中的铁棍开始敲窗户,“咚咚咚”的敲击声十分刺耳。

“他为什么要敲窗户?他的个子很高,就算是窗户被敲开也进不来啊。”陆御心中诧异,越想越觉得奇怪。

“难道说他在利用撞击声掩饰什么?”

陆御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任务提示里的一句话:小心你身后!

意识到不对劲,转身去看床头的女人,他瞪大了眼,刚刚绑在床头的女人现在正站在自己身后!

女人白森森的脸上带着纯洁的笑容,手里的刀急速朝着陆御刺来。

速度太快,他只看到一道冷光扫向脖颈,就在刀口即将直刺咽喉的瞬间,陆御的上半身迅速偏移,刀刃斜斜划过颈部,带起了一条血痕。

“该死!”陆御脚腕一转,侧着身子后退几步,“嘭”一声撞在了木门上。

“哟,躲过了?有趣,真有趣!”女人握着刀,笑起来眼眸弯成了月牙。

扫过女人的手,她手腕处还绑着绳子,但很显然这是活结。

被骗了!要是刚刚去解她的绳子会怎么样?怕是靠近女人的一瞬间就会被刀刃刺破喉咙。

“于效!”陆御喊道。

一道白影从钢笔内飘出,腿部骨折的西装男站在陆御身侧,四周温度骤降,空气中也浮现出了淡淡的腐臭味。

在看到于效的一瞬,女人脸上的表情越发喜悦,她像是看到了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眼里满是惊异和赞赏:“你身上有诡异?你也是异类我也是异类……”

女人笑眯眯盯着陆御,甜腻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我养僵尸,你养诡异,我们就是天生一对,我想把你尸体留下来,只属于我一个人!”

她鼻子和嘴小巧精致,眼睛水灵灵的,咧嘴笑起来也很可爱,脸上还带着两个小酒窝,但在陆御看来却越发诡异,他感觉这女人是个疯子,不做犹豫,伸手朝前指去:“于效!困住她!”

黑影蹿出,于效攻击的速度很快,但女人也不太对劲,她脚尖一跃,很轻松地躲过了攻击。

女人身上的刀子上寄存着诡异,她下手很快,于效的胳膊流出了一道黑血。

看情况有些不对劲,陆御也不犹豫,干脆唤出李月。

一身破烂长裙的李月站在屋内,她无头的身体歪歪扭扭,一股压迫感笼罩四周,空气中的血腥味刺入鼻腔,李月身体扭曲,阴森压抑的声音从背包人偶里传出:

“你看到我的头了吗?我没有头,把你的头借给我好不好?”

她的身体出现了一条条裂缝,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一般:“把你的头借给我,把你的头借给我……”

阴冷的声音化作了一条条血红的丝线,血线缠绕在女人身上,女人的四肢开始变形,她死死盯着李月:“你居然有两只!”

说话间,门外的僵尸已经开始撞门。

门上的房梁惊落大片灰尘,不过几秒的时间木门已经被完全撞塌。

一米九五的男人手握铁棍站在门口,陆御扬起剁骨刀砍向僵尸,僵尸将铁棍横在面前挡住刀刃,他的力气出奇的大,和之前遇见的死尸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于效,过来挡住他!”陆御喊道,他握刀的手已经开始颤抖。

于效的反应有些迟钝,他愣了几秒才朝僵尸冲了过来,陆御侧身去看的时候,那女人的表情有些怪异,她的四肢被李月血丝勒出血槽,但她的脸上却依旧笑眯眯的。

“她到底在笑什么?”陆御心中暗想,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不再纠结,将注意力转回僵尸身上,按照之前遇见的死尸推测,僵尸主要是靠脑子里的蛊虫控制,如果想办法砍下他的脑袋,也就事半功倍了。

扫视四周,左侧有一堆杂物,踩着杂物跃起应该能直接砍到他的脖颈。

正准备把僵尸引到左侧时,陆御脖子位置突然传来一阵瘙痒,紧接着便是深入骨髓的刺痛,刺痛让四肢有些麻木,腿部像是没了知觉一样开始颤抖。

身后传来少女的笑声,陆御转身,他看见女人浑身是血,但脸上却依旧笑得很开心。

“我的刀上有毒的,十分钟内必死,要是没有药剂的话,我死了你也要陪葬。”

“什么?”

陆御脸色发白,他眼里的画面已经开始扭曲变形。

“收回你的诡,我或会考虑给你注射药剂。”

陆御直勾勾盯着女人,心中暗想:“现在处于弱势,如果能要到解药最好,要是她不给就唤出李月把她撕碎,按照她的意思,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李月、于效……”陆御咬牙,他撑了十几秒,才十分不甘心地将李月和于效收回背包。

血丝消失,女人身体有些摇晃,她扶着墙往前走了几步:

“你的五官也很漂亮,做成雕塑一定很棒。”

陆御尝试要了几次药剂,但女人并没有要给的意思,反而笑盈盈开始评价他的身体和五官,就像是在评价一件商品。

视线有些模糊,陆御手指摸向身后的背包,就在他准备召唤李月杀死女人时,身后的温度突然开始剧烈下降,原本的眩晕被寒冷代替,像是有一双冰冷的手正一点点将他拉出深渊。

毒素得到缓解,陆御的体力开始恢复。

只是脖颈处的寒气并没有消失,他感觉有一块冰正顺着伤口融入体内。

“是身后的歪头女救了自己?”

陆御有些心神不宁:“歪头女行事比较随缘,要是这次她不救的话,那现在的自己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毒素产生的发麻感并没有消退,必须要尽快解决掉她。”

“现在召唤诡异有些来不及,而且高大的僵尸就在自己身侧,女人一旦发现不对离开会让僵尸进攻自己。”

看了眼渐渐靠近的女人,陆御假装毒素上涌,身体一软瘫倒在地,左手被身体压着,陆御悄无声息掏出兜里的美工刀。

“呦,已经不行了吗?”

女人走到陆御面前,她的眼睛仔细打量着他的五官。

倒在地上的陆御一直眯眼观察,在女人靠近后,他调整手掌的角度,接着支撑起上身,美工刀对着女人腹部用力划去!

鲜血喷溅,她惊愕地尖叫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