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拼凑(三)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008字
  • 2021-04-03 16:25:25

“它要表达些什么?”

朝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她是想向我求救?还是说好心提醒我?”

陆御心想,背包里的诡异并没有异动,倒是裤兜里的美工刀有轻微的颤抖,看来这照片里的东西是残念,等级应该比美工刀里的残念高。

盯着合照又看了半分钟,合照没有其他变化,不打算继续等,他干脆把照片拿起倒扣在柜子上,眼不见心为净。

继续翻找着柜子里的东西,就在他把最后一个抽屉合住后,楼上隐隐约约传来了东西被挪动的声音。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又仔细听了听,等了十几秒,楼上又传来了挪动声。

“老鼠?还是有人?放在衣兜里的于效没有异动,上面的不是诡,如果是人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对方很可能熟悉这座宅子,抓自己就是瓮中捉鳖啊……”

陆御心想,他关闭手电,借助夜眼拿起桌上的瓷杯,起身小心翼翼朝门口走去,门还半开着,陆御藏在门后,将手里的瓷杯朝雕塑附近的走廊扔去,瓷杯摔在地上,发出一阵刺耳的碎裂声。

扔出瓷杯后,陆御藏到门后,他握着剁骨刀,在木门的遮挡下静静盯着屋外。

“如果真的有人,他听到声音应该会有所动作,到时候对方一露面,先观察情况,一旦发觉不对就唤出于效拖住他,背包里还装着绳子,到时候就把他绑起来逼问情况。”

陆御心中计划着,视线一直看向屋外。

夜风将灌木丛吹得东倒西歪,阴冷气息如同蔓延的雾气将人笼罩其中。

眼镜下滑到鼻梁,陆御伸手推了推。

“不能太紧张,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自己手里有诡还有工具,大不了冲出去硬刚。”

正在思索时,楼上又传来了微弱的求救声,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陆御能勉强听懂她说的是:“救救我……”

现在是深夜两点四十分,他在凶宅里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呼救声?不是诡异,难道说上面的人是被杀人犯挟持到此的?

陆御心中思索片刻,他决定先上去看看情况。

转身出了屋子,沿着台阶一路往上,还没走几步他便意识到空气中多了一股怪味,像是半生不熟的肉,顺着气味往周围看了看,台阶拐角处似乎放着一团不大的东西。

打开手电,照向前方位置。

地面上躺着一只被啃食大半的烤鸡,烤鸡并没有完全烤熟,而且是带着内脏一起烤的,啃食一半的鸡胸位置露出了部分带血的内脏,用剁骨刀翻动鸡肉,上面撕咬的痕迹并不大,看着有点像人或者猫狗用牙齿咬出的。

“半生不熟的鸡肉?这里真的有人来过,或许从我刚刚进民宿起就被发现了,察觉有人后他就躲在了暗处一直注视着自己?”

手心出了层冷汗,陆御转身继续朝上走,楼上的哀求声没有停止,说不定能从女人口中套出些什么。

一路往上,走到二楼位置时,女人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有一扇半开的门。

握着手电扫视四周,左右无人,其余的门都紧闭着,身体靠在外侧一点点往前移动,靠近半开的木门后,陆御借助剁骨刀将木门完全推开,门后没人。

往前走了几步,他朝里看去,这是一件杂乱的卧室,一侧堆满了各式垃圾,有个女人正被绑在床前。

女人面前是一条黑布,应该是刚刚绑在她嘴前的布条。

借助手电光,陆御能看清女人的样子,她看起来二十五左右,长着一张娃娃脸,皮肤白皙,嘴巴附近有布条的勒痕,勒痕很淡,看样子绑住嘴的力度并不大。

“带我走,求求你……”女人慌张地挪动身体,一双葡萄似的眼睛里水汽汪汪。

“嘘,别出声。”陆御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如果你继续发出声音我就立刻离开。”

女人哽咽着,渐渐闭上了嘴。

陆御微笑点头,他检查了遍周围,又凑到围栏处看了看楼下和楼上,确认没人之后,陆御进入屋子关上房门,然后把桌子旁的床头柜推到门口。

堵住房门能防止有人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偷袭。

拍拍手上的灰,陆御走到女人面前。

“谁绑你到这里来的?别激动,说话声音小点。”

“是,是个三十多的男人,他是个疯子,他还养着一个怪物,怪物马上就会醒过来的,带我出去,带我出去好不好?”

女人表情恐惧,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他还养着一个怪物?什么怪物?”陆御意识到了重点。

“来不及解释了,你帮帮我,求求你帮我离开,他要是回来了我们都得死!”女人抽泣起来,她长的很精致,偏向小巧可爱的类型,现在哭得梨花带雨很让人心疼。

但是陆御不为所动,前不久吴落甜的死让他警觉不少,何况现在离开任务就失败了。

“你别着急,先回答我的问题,搞清楚情况我才敢救你。”

女人柳叶般的眉毛一点点蹙起,眼里的光也黯淡下来:“但是,但是我们真的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他是个疯子!你明白吗?”

“你待在这里多久了?”

“被他抓来,抓来有五六个小时了,我真的想离开……帮帮我,求你……”

陆御点头:“已经五六个小时了?既然如此也不差这几分钟。”

听到这句话后,女人的脸白了几分,表情也有些僵硬。

“对啊,不差这几分钟……”女人垂着头,黑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

几秒的沉默后,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咚咚”的怪响,响声越来越近,直奔这间卧室而来!

“他来了,他回来了!我就说要快点离开的,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现在我们都别想跑了,完了,全完了……”女人身体颤抖,声音从嘶喊变成抽噎。

陆御心里发慌,他握着剁骨刀躲到门后,双眼透过窗户直直注视着屋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