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36街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49字
  • 2021-06-21 20:00:24

陆御满意点头,身后的于效也化作白烟飘回钢笔:

“早这样不就好了,能口头谈明白的事情,我不希望借助武力。”

“是,是吗?”

张建回想起他拿在手里的狰狞刀刃,这眼镜男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吧,他心里发虚,不敢直视面前的人。

“说说看,把你来的的目的、原因都大概说一遍。”陆御看着对方,张建的话里肯定真假参半,陆御并不信任他,但事已至此能套出多少算多少。

张建原本想点根烟,但想了想手里的烟可是眼镜男给的,有点担心烟里藏毒,不敢点烟,只好盯着医院走廊分散注意力:“我是两年前来的南姜市,本来是在便利店里打工为生,谁知道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细节我就不说了,总之,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和36街扯上了关系,36街是东郊郊区的一个组织,组织没有固定地点,也可能有只是我自己不知道,具体分工我也不清楚,我负责的是开颅和运送活尸。”

“今天的女人是我的第二单生意,这一行是在死人嘴里捞钱,实打实的晦气,所以一单生意的开价很高,能挣个两三万的样子,我就是36街的一个打工仔,老大的脸我都没见过,关于那女人,她脑袋里被种了蛊,应该是一种特殊的蛊虫,能活养她的身体。”

“这个活养的意思呢,就是借用蛊虫饲养活着的‘尸体’,因为僵尸的形成得靠地脉养,土里的尸体要是‘养’的好才能成为僵尸,成功概率很小,而借用这个特殊蛊虫,就能直接把活人变成僵尸,用活人的身体加上特殊蛊虫,养尸的成功率会很高。”

“养尸?”陆御皱眉:“你们组织养尸的目的是什么?”

“大哥,你看你又高看我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养尸,就知道每年36街都要杀四个人,一季一人,两男两女。”

陆御点头:“我懂了,你的美工刀也是36街给的?”

“是。”张建低着头,手插进裤兜里。

“那你知道她脑袋里的蛊虫怎么拿出来吗?这要是放任不管她会怎么样?”

“不知道。”

“不知道?”陆御盯着张建,他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

“真不知道,这是我的第二单买卖,第一单挺顺利的,我开颅取出特殊蛊虫后就带着活尸到了36街。”张建揉了揉头顶的乱发,叹口气:“大哥,这事我真不知道。”

陆御沉默了几秒,点点头:“好,辛苦你告诉我这么多,警察快到了,防止发生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还需要你在电梯里待上一会儿。”

“啊?啥意思。”

“电梯故障,嫌疑人被困,我救下吴落甜后侥幸逃脱,这里没有监控,希望你按照我说的录口供。”陆御微笑:“不过就算你说实话,警察也不相信诡的存在吧,到时候你去的可能就不是监狱,而是精神病院了。”

“希望你出狱后改邪归正。”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陆御由衷嘱咐道。

确认电梯已经意外故障后,陆御转身朝走廊内走去,在于效控制住张建时,他把吴落甜从电梯内拉了出来。

吴落甜的精神状态很差,她很快晕了过去,身体上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带上晕倒的吴落甜很不方便,陆御只好把她锁进了一间档案室,为了保证吴落甜的安全,他将李月寄存的人偶脸放到了吴落甜身边。

走廊上有些碎纸屑,空气里是淡淡的霉味,这所老楼废弃了两年左右,但是墙面上还有油性笔胡乱写的句子,句子下标着人名和时间日期,看来这所废弃老楼成了灵异爱好者的探险地,似乎“我是大佬X”也来这里直播过。

扫过一间间半开的木门,门内都是爬满蜘蛛网的铁架和落灰脱漆的桌子。

看起来渗人,但这所废弃老楼里并没有诡异。

陆御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诡异和僵尸的形成条件是什么?

36街能制作活尸,那诡异是不是也能通过人为的方式制造出来?只要达成某种条件便可以进行物质交换?

胡乱一想,陆御没放在心上。

走到吴落甜所在的病案室,陆御扭开生锈的门锁朝里走去。

吴落甜还没醒,她倒在椅子上,身边的人偶脸也安安静静躺着,拿起人偶脸拍了拍灰,陆御对着李月道了声谢,接着将她从人偶脸里召唤出来。

无头女站在档案室内,破旧的衣服下隐约可以看到她皮肤上开裂的伤口,李月站姿古怪,像是随时会散架一样。

“你知道怎么取出她脑子里的东西吗?”

李月沉默了很久,她似乎并不知道,看来想救吴落甜还挺困难。

看着她青白的脸和瘫软的四肢,陆御感觉很头疼,蛊虫背后是36街,得罪张建已经有了一定风险,他要是接着帮助吴落甜恐怕会被36街的人盯上。

但同事一场又不能太绝情,先看看“X”今晚刷新的任务再说,如果“X”的任务与吴落甜相差很大,他可能没办法顾及别人。

毕竟“X”的任务一不留神都有丧命的风险,陆御可不想让自己腹背受敌。

几分钟后,警笛声响起,张建被押到了警车内。

按照计划录好口供并将手头上的照片交给警察,吴落甜则因为身体原因先被送到了急救室,一个长相清瘦的警官坐在驾驶位上,他摇开车窗冲陆御招手:

“进来吧,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用警车送你回去。”

“辛苦了。”

陆御打开车门坐进车内,第一次做警车他稍微有些紧张,主要是担心警察要搜查自己的背包,背包里的剁骨刀要是被发现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好在一路上并没有发生意外,东郊医院距离陆御家并不远,大约半个小时后,警车停靠在弄堂外:

“你住这里啊?这里的安保措施并不完善,你晚上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旦出事立刻报警,明白吗?”

“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安全的。”

警车渐行渐远,陆御捏了捏有些发酸的后背,转身回家。

晚十点半,中心医院住院楼内。

三号病床上的吴落甜悠悠转醒,她扫视一眼四周,涣散的视线渐渐聚焦,伴随着脖子一点点转动,吴落甜直勾勾看向旁边床上的病人:“你好,请问哪里可以洗澡?”

隔壁床躺着一个三四十左右的女人,她腿部打了石膏后背靠在枕头上看书,突然被旁边的吴落甜问话,她吓了一跳,按书的手一抖,翻开的书“哗啦啦”合在了一起。

“小姑娘,你刚刚在说什么?”

吴落甜脸上的表情不变,依旧僵硬地盯着中年女人:

“你好,请问哪里可以洗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