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面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13字
  • 2021-04-25 19:19:10

张斯脸色十分难看,现在进退两难他只能选择相信外面的人,就算对方是疯子,也总好过屋子里的怪物吧?

“你能快点吗?它已经出来了!”

张斯后背贴在墙上,目不转睛盯着门缝里的诡异,他感觉诡异移动的速度正在加快。

“别慌,我到五楼了,你试试看能不能把李倩梅推到别的地方,门要是能打开的话,你也有条退路。”

“我试试……”

张斯摸了把脸上的汗,他的世界观已经完全崩塌,脑子里空落落的。

现在李倩梅还是以原本的姿势站在门口,他应该怎么做?直接把她推开?

“试试看吧。”咬咬牙,张斯走到李倩梅面前,离得近些他才发现李倩梅的脸上了出了一层汗,身体也在轻微抖动。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移一下你的身体,人都是想活命的……”

张斯双手合十对着李倩梅拜了拜,小心翼翼将双手搭在李倩梅的肩膀上,她的身体冰冷僵硬,根本不像活人。

张斯手臂用力,想要将李倩梅从门口移开,但是李倩梅的脚下却像是生了树根一样,他试了好几回都没能挪动她的身体。

紧咬牙关,张斯加大力度,身体倾斜全身使力,将李倩梅狠狠一推,李倩梅的身体晃了晃。

“可以了?”

他继续用力,几秒钟后总算是把李倩梅推到了旁边。

张斯伸手扭动门锁,门好像打不开?

木门一动不动,张斯又试了几次。

他发现门明明是开着的,但怎么推也推不开,就像是外面也堵着一个人。

周围突然传来一股怪味,张斯脸色一白,立即回头去看:卧室的门半开着,地上散着黄符碎屑,四周很安静,他发现门缝里出来的诡异不见了。

“走了?”

四周的怪味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郁,怪味闻起来像是烧过的墙皮。

他握紧手里的水果刀,又将屋子大概扫视一遍,没有看到诡异,它似乎真的离开了,张斯嘴唇颤了颤,紧绷的神经得到了缓解,整个人如释重负:“太好了,我得救了……”

但是打电话的人让他看住诡异……如果他来的时候发现诡异已经离开,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管他呢,干嘛要听一个疯子的话,现在溜了啥事没有!”

张斯拍拍裤子,实在不行就把门撞开。

转过身时,张斯发现李倩梅的表情有些轻微变化,她的眼睛原本是正对着前方的,现在却朝上方看去,她白眼球里爬满了血丝,脸部的肌肉也有些扭曲。

李倩梅好像看到了什么?

但他刚刚检查过一遍,并没有从天花板上看到诡异。

指尖颤抖,张斯的心跳猛然加速,他站在地面斜看向天花板,眼睛的范围有限,头顶的位置根本看不到!

“它在头顶?”

张斯头皮一阵发凉,怪味有些刺鼻,味道的源头就是头顶!

一点点移动脑袋,张斯的眼睛不由自主向上翻动,随着视线的转移,有一个惨白的手臂映入眼帘,紧接着便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男人四肢贴在天花板上,脑袋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直勾勾对着张斯。

头皮发麻,一股凉风顺着头顶灌入四肢百骸。

张斯从包里掏出李倩梅的手机,带着哭腔道:“大兄弟,你人呢,你在几楼啊,它就在我头顶,我是不是要完了,我还年轻不想死啊……”

“在头顶?你不能让他在你上方,这很被动,你快跑!往其他地方跑,我在十楼,还有一层,我马上就到!”

“啊?”

“别愣着,快跑!”

“好好好……”张斯慌慌张张往贴着九张符纸的房间跑去,天花板上传来关节扭动的声音,它跟过来了。

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扯住,张斯“啪”一声摔倒在地。

回头去看,怪物发白的脸对着张斯扑了过来!

……

陆御从电梯内跑出,直奔向李倩梅的1102号房间。

几秒后,陆御站在房门前,他扭了扭门锁,从外面打不开,虽然这是别人家的门,但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耽误。

陆御从背包里掏出剁骨刀,他对准门锁方向用力砍去。

剧烈的劈砍声有些刺耳,这是陆御第二次砍门,准确度要比第一次进步许多。

“还好她家没有防盗门,要是有,门砍开人都凉了。”

任务奖励的工具和平常的普通工具有些不一样,陆御感觉很顺手,而且有一种奇怪的能量体包裹着剁骨刀,他对准门锁猛砍几刀,锁头断裂,“哐啷啷”砸在地面。

将木门踢开,陆御握着剁骨刀往前走了几步。

就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他感觉兜里的钢笔有些轻微颤抖,难道说在钢笔里的电梯男在惧怕屋子里的诡?

来不及细想,陆御迅速扫视四周。

门口旁站着李倩梅,一扇贴着黄符的门前有一个浑身惨白的诡异正在吸食着什么东西。

听到门被打开,诡异在看到陆御的一瞬间脸色大变,紧接着身体突然变作半虚幻的状态,逃命似的朝窗外跃去!

地上的男人在诡异离开后剧烈咳嗽起来,嘴里吐出了一团黑色的液体。

顾不得地上的人,陆御攥着钢笔追了上去,就在诡异半截身子探出窗户时,他扬起手臂,将钢笔对着诡异的身体狠狠刺去:

“它杀了你,现在正是你报仇的机会!”陆御喊道。

钢笔周身出现一条条血红的雾气,染血的笔头如同利箭破空,直刺前方。

探出窗户的诡异被钢笔刺中,紧接着,钢笔里幻出一个单腿骨折的男人,男人咧开嘴,露出一排排尖锐的牙齿。

于效扯住它的衣袖,张嘴对着它的手臂咬去,手臂被牙齿撕咬过后变作一团黑雾迅速消散。

它尖叫起来,手指如同一把把刀刃,疾风般扫过于效的身体。

于效被一道黑雾击中,如同被甩出的沙袋,重重砸在地面。

就在这时,陆御从于效身后蹿出,手里紧握着剁骨刀狠狠砍向诡异,诡异的精力全在于效身上,它根本没想到身后还会蹿出一个人。

刀刃直劈而下,黑影来不及反应,它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腿部被一刀砍中。

这把剁骨刀能伤到诡异,陆御甚至能感受出黑影腿部的骨骼。

眯眼一笑,陆御再次举起剁骨刀,对着刚刚的方向二次劈砍,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诡异的半截腿被硬生生砍断,断腿迅速化为黑影消散,趴在窗户上的诡异发出一阵尖叫。

倒地的于效颤颤巍巍爬起身,他双眼血红,死死盯着黑影。

“于效别愣着,把它扯下来!快!”陆御扫了眼身后,大声喊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