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招魂(一)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227字
  • 2021-03-19 23:32:15

第一次直播,陆御有些不太习惯,将摄像头打开对着眼前台阶,老旧的公寓灯光昏暗,台阶有些破损,墙上贴满了各式广告。

因为光线和像素原因,手机里录播出的画面比肉眼可见的更加阴冷诡异,蜿蜒而下的阶梯被黑暗吞噬,仿佛一个失足就会被暗中潜伏的手指扯下地狱。

没想到手机呈现出的效果还不错,陆御感叹,他忍不住截了几张图片,下次的漫画场景可以用这个当素材。

走到三楼拐角时,手机屏幕传来提示音,居然有几个网友进入了直播间。

陆御有些意外,他甚至觉得今晚会单机到任务结束。

考不上南姜大学我直播女装:“没想到这个点我居然撞见了灵异直播!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做到晕厥,求主播务必吓醒我!”

学习使我阿巴阿巴:“氛围不错啊,求吓醒加一。”

学霸竟是我自己:“我就进来看看,灵异直播哪有学习香?才一点而已,我甚至能再写五套卷子!”

毁灭吧赶紧的:“我好困啊……”

看样子是高三考生为了“吓醒自己”顺手点进来的,陆御无奈一笑,他也去过高中任课,这让陆御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调整好摄像角度,他添油加醋编了一段说辞:

“晚上好,现在是午夜一点二十分,直播地点是废弃浴室,我正在前往二楼公寓的路上。”

“这栋楼很老,被转手卖过两次,听说五年后就会被拆迁,这几晚,我总是听到二楼浴室里发出古怪的拖动声。那种声音,就像是有一个浑身湿透的人蹭着地板来回爬动,但浴室已经废弃很久,所以我决定通过招魂游戏来找出真相。”

学霸竟是我自己:“根据我所学到的物理学、生物学、化学等知识,我判定主播的精神层面出了问题,建议别去招魂,直接拨打急救电话。”

考不上南姜大学我直播女装:“虽然我知道这是假的,但我还是希望主播能吓到我,我还差一套卷子,但人已经在周公门口了。”

毁灭吧赶紧的:“我还是好困啊……”

学习使我阿巴阿巴:“困的那位,爸爸这里有圆规,需不需要来个‘锥刺股’?”

看着屏幕上的几条弹幕,陆御紧绷的神经有些轻微缓解:“各位别着急,我会用实际向你们证明的,马上就到浴室了,这个老旧木门里面就是废弃浴室。”

打开浴室门,按下灯光开关,这个浴室虽然废弃了很久,但电路是连接主电闸的,所以电灯还能用。

冷光照亮浴室后,陆御移动手机,将浴室全貌呈现给众人:锈迹斑斑的水管、长着黄色苔藓的浴缸、脱落的墙皮和蜘蛛网,以及崭新的一米五长镜。

“再过二十多分钟,也就是一点五十分时,我会坐在镜子前招魂。”

陆御按照任务要求在镜子前摆了四根蜡烛,地上被打扫过不算很脏,他盘腿坐下,将背包放在自己面前。

对着四周景物来了一次特写,崭新的镜子和蜡烛与废旧浴室格格不入,给人的感觉很奇怪。

考不上南姜大学我直播女装:“场景不错啊,有内味了!”

玛卡巴卡:“好家伙,谁拉我进来的?我敷的面膜差点没被吓掉!”

毁灭吧赶紧的:“手指已经刺破了,但我还是好困啊,可作业还没写完呜呜呜,我太难了,我上辈子肯定是道数学题。”

观看直播的人数正在一点点上升,再有十来分钟就要开始招魂了,陆御将手机靠在不远处的柜子上,这样能正好对着自己。

“各位。”陆御看向屏幕:“我不确定这次招魂会发生什么,如果我做出什么异常举动,我希望有人能帮我报警,这里是南姜市东郊永安公寓二楼,浴室就在二楼拐角处的隔间,我先提前谢谢各位了。”

玛卡巴卡:“哇哇主播出镜了!主播长的还挺温柔,没有灵异主播的样子啊。”

考不上南姜大学我直播女装:“主播还挺入戏的,表演的不错,刷个礼物给你,以表尊重。”

陆御看着网友的吐槽有些无奈,但只要他们还在,那也就多了一份安全保障,招魂开始之前,陆御将程小虎家里的事情以改编的方式讲述出来,他平常画漫画也是自己整理的文稿,所以简单改编一个案子并不难。

没说几句话,时间便到了一点四十八,陆御调回视线,将面前的四根蜡烛点燃,昏黄的烛光摇曳镜前,陆御看着自己的脸,他有些紧张,脸上的伤口还在,这让他回想起了昨晚的任务经历。

“招魂开始。”

陆御语气平静如常,但他能听到自己开始加快的心跳。

“招魂”任务规定:人要坐在前默念数字“4”,镜中出现诡异后证明招魂成功,招魂成功后吹灭两根蜡烛,之后便可以向镜中诡异提问,可提问两个问题,提问结束后吹灭全部蜡烛,闭眼数十下,招魂结束。

将规则默默回想了一遍,陆御看着镜中的自己,小声念出数字四。

“4,4,4……”

寂静的浴室里,只有陆御一个人的声音,念诵的次数多了之后,他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嘴里念出的到底是“4”还是“死”。

嘴里机械地重复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越看越怪异。

四周好像有风?陆御后颈位置感受到了一股凉意,像是有一双手悄无声息贴在自己后颈,冰冷的触感让他警惕起来,但是周围并没有任何变动。

“4,4,4……”

陆御继续默念,废弃浴室里的腐朽气息混合着蜡烛燃烧的气味,陆御感觉鼻腔有些发痒。

默数的时间持续了很久,长镜前的蜡烛开始晃动,但是门窗紧闭,四周根本没有风。

“咔嚓!咔嚓!”

什么声音,陆御看向身后,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咔嚓,咔嚓”的声音还在继续,他确定这个声音就在自己身后。

回过头看向镜子,当视线落在镜面时,陆御眉心微颤,右手渐渐摸向背包,背包里的工具能让他安心不少。

镜子和现实似乎是两个世界,他能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门把手正在一点点扭动,外面好像有东西想要打开浴室门。

几秒钟后,门把手被彻底被扭开,木门推开一条缝隙。

一股腐臭味从门外传来,有一个脑袋从门缝里缓缓探出,那是一个男人的头,青白色的脸,细长诡异的脖子,而他的身体也一点点往屋内挪动,那是个浑身骨折的男人,他的身体硬生生折成了一个方块,双腿扭曲,脊柱戳出后背,骨架带起了一大片倒翻的白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