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电梯男

  • 在诡异界教书育人
  • 开水煮柚子
  • 2429字
  • 2021-04-25 19:00:59

他是诡异,死在电梯里,按理来说应该可以直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或许换一个思路,让电梯男主动找自己应该更靠谱。

对着空无一人的电梯,陆御心底暗自组织了下语言:

“我知道你死前很痛苦很孤独,但我其实也一直是一个人……我的性格并不讨喜,我渴望有一个朋友,我从小喜欢诡异题材的影视剧,所以,其实我很想和你认识,很想有一个和你一样的朋友。”

没人回应,陆御推了推眼镜,他回想起了任务提示,只得换一种方式继续说道:

“我知道刚刚凑近的人是你,当时我不是有意要赶走你的,我只是迫不得已,其实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就在期待,因为我很想认识你,很想和你成为朋友,这是真心话。”陆御的脸上满是真挚的情感。

还是没人回应,四周一片寂静。

陆御想了想,将手里的菜刀装回背包,然后身体靠在电梯上,调节好情绪后,他揉了揉眼角,声音哽咽道:

“对不起,我不该惹怒你的,求求你见我一面好吗?你不是说自己很害怕吗?没关系,我保护你。你孤独?没关系,我陪着你……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真的想和你交朋友。”

哽咽的声音加上哀痛悔恨的表情,他很用心地去表演,就在几秒钟后,陆御察觉到十层的按键自己亮了。

看来有效!

陆御长舒一口气,演戏对他而言还是有些吃力。

电梯开始向上层移动,手中的菜刀放进了背包里,他感觉手里空荡荡的很没有安全感,好在衣兜里装了几把美工刀,希望能派上用场。

电梯停在十层,电梯门缓缓打开,漆黑的走廊里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站着一个双腿骨折的人影。

“你肯见我了?”陆御表情欣喜中透着哀伤,像是遇到了久别重逢的朋友:

“我带你离开这里好吗?我今晚来这里,就是为了带你离开这个满是痛苦回忆的地方,我忍受着电梯里的怪物,就是为了带你离开,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也看出来了,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怎么可能半夜跑来这里?”

人影开始移动,它在朝自己靠近。

“帮帮我,我好孤单,帮帮我……”远处的人影发出低哑的声音。

做任务时听到的也是这个语调,果然是刚刚咬自己脸的诡异,陆御感叹。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帮你,你孤独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的,到这里来,我们将是永远的朋友,我会带你离开的。”

陆御眯眼一笑,对着人影伸出了左手:

“我们将是最好的朋友,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去外面的世界!”

“朋友,我们是朋友,朋友……”电梯男一点点往前挪动,陆御也渐渐看清了它的脸。

电梯男穿着黑色西装,脖颈处被刀刃划出见骨的伤口,左腿向外弯折,走动时基本靠另一条腿,左腿则被拖在身后,它离电梯越来越近,陆御发现电梯男的眼球有些发白,身体青紫僵硬。

不过陆御能确定,他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

等他进入电梯后,自己就诱拐他到一层,陆御心中思索。

“在一起,在一起……”

电梯男惨白的嘴唇一动不动,声音却从他的喉间发出,陆御看到了他嘴边还带着血迹,那应该是自己脸上的血。

“我们是永远的朋友。”

电梯男已经完全站在了电梯内,可惜他的身体正好把按键给完全遮挡,看来只能让他主动去一楼。

“对,我们是永远的朋友,我带你离开。”陆御笑了笑,往电梯男面前走了一步。

说完这句话后,电梯男忽然沉默,他只是一直盯着陆御,不知道是不是陆御的错觉,他总感觉电梯男的眼神有一点奇怪,或者说,有些暧昧,而且越来越暧昧。

被一个男人这样盯着,陆御有些难受。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我要把你融入到我的身体里,这样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电梯男嘴唇上扬,露出一个诡异十足的微笑。

不对啊,它什么意思?陆御脸色微变,尝试继续劝说:“我这么晚来找你足以证明我的诚意,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电梯男往陆御身边凑了过来,它比陆御高一些,但电梯男腿部弯折,这也导致电梯男的脸刚好对着陆御的脸。

“永远在一起,我要把你融入到我的身体里。”

话音刚落,电梯男张开了自己的嘴,陆御能清晰看到它嘴里有一排尖锐的牙齿。

“在一起,在一起……”

它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喊叫,布满尖牙的嘴已经凑到了陆御的面前。

陆御往后一退,迅速从衣兜里掏出美工刀,接着对准电梯男脖颈位置划去,美工刀直穿过男人的脖颈,就像是一刀切在了水里。

这只诡异无法进行物理攻击!

陆御脸色一沉,看来自己带的菜刀也没用,视线扫过四周,陆御向外冲去,但还没跑出电梯便被电梯男一把抓住,电梯男的力气并不小,加上他似乎有控制电梯的能力,原本张开的电梯门忽然一点点关合。

“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电梯男嘶喊起来,手上的力气也重了几分。

“不,不是,你别误会。”陆御后背靠在电梯门上,他回头时忽然发现电梯男的左腿上插着一根钢笔。

这是任务奖励一栏里的:被诅咒的钢笔?

普通的刀刃伤害不了他,但是这根钢笔说不定可以。

陆御握住电梯男的手,眼里满是自责和哀痛:“我的错,是我不该欺骗你。”陆御身体下弯,半跪在地上:“请你务必惩罚我,我对不起你,只有跪着死去才能弥补我的背叛。”

下一秒,他感觉头皮一阵冰冷刺痛,电梯男似乎已经等不及了,他的头已经靠在了自己头顶,而尖锐的牙齿已经刺破了血肉。

就是现在,陆御伸手将电梯男膝盖后面的钢笔用力拔出,只听“噗呲”一声,发黑的血溅在了金属面上。

拿到钢笔后,陆御手腕向上一转,将钢笔硬生生刺入了电梯男小腹。

电梯男吃痛,钢笔拔出后他的身体好像发生了某种变化,陆御握着钢笔似乎能清晰感受到他的实体,可能是物质产生了某种交换?就像是结冰的水。

陆御后背靠在电梯门上,双脚借助支撑点往前用力一踢,电梯男左腿发出一声脆响,整个人倒在了电梯内。

陆御立刻站了起来,按下电梯开关将电梯门打开。

他能控制电梯,这里面可是他的主场。

电梯打开后,陆御握着钢笔朝电梯男的脖颈刺去,它尖叫起来,四肢开始扭曲。

扯起电梯男的领带,陆御用力将它扯出电梯,电梯男双手抓在电梯门的位置,陆御有些吃力。

“你不松开,我帮你好吗?”

见它没有放松的意思,陆御惋惜地摇摇头,拿起钢笔对准电梯男的手背划去,手指全是骨节,并不像肚子和脖颈容易戳破,他只好对着手背外皮划出一道道的焦黑的血痕。

十几秒后,电梯男停止了挣扎,被陆御硬生生拖到了电梯外。

看着腿部扭曲浑身黑血的电梯男,陆御有些无奈:“要是你刚刚听话多好,我是个老师,很讲道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