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逼结婚的女朋友
  • 小废赚钱有门道
  • 一只深夜近视的狼
  • 4608字
  • 2022-04-20 09:51:09

雨下的阴郁。兰美梳却是选择坐在外面淋雨。被关在金砖华丽的别墅。几天了,等着林晓哥回来但又希望他不回来。

是疯子、是废物、是只认钱的怪物。林晓田坐在顶层的专属座椅上,放下自己手头里的工作是他不能够的,但摄像头前的女人让林晓田再次走心了。是美梳逼他上了了这条路,现在是有什么理由说不爱他了,怎么可以堕落如此。

林晓田捡起睡着的美梳。即使是没有爱了,但也不想让她。林晓田宁愿把美梳关起来。

“大哥哥,欣欣是不是美梳姐姐生的嘛!”

“不是,欣欣不记得了对不对什么都不记得了嘛?欣欣是大哥哥捡来的。”

“不是,都不对,欣欣要去问美梳姐姐才知道。”

“大哥哥,欣欣会不会死啊,欣欣都很疼了。”

“欣欣,欣欣最喜欢最喜欢大哥哥了。”

“大哥哥也喜欢欣欣的,有那么那么大的喜欢。”

“大哥哥最讨厌了对不对,都不抱欣欣的对不对。”

“欣欣到大哥哥怀里好不好。”

“欣欣长大了就不跟大哥哥好了。”

“欣欣太可爱了对不对。”

林晓田也想到底是谁干扰了他的心,明明就不是很认真的相遇。

“欣欣是晓田哥的妹妹啊,晓田哥的血也是可以救欣欣。”

“美梳我就不想要欣欣了,我想要你。”

“你妈妈可起抢了我的爸爸。”

“求美梳清醒一点,那关我什么事,又关美梳什么事。”

“晓田哥不会嫌弃我吗。”

“我只会把最珍贵的东西给美梳,永远都是。”

“可是欣欣会吃醋的,这对欣欣很不公平。”

“可是美梳也会吃醋的,我管那么多,我是就是想美梳帮我生一个女儿。”

“你打烧了。”

林晓田也知道自已发烧了“没有。”林晓田不承认。他就是有点热而已。

…… …如果一开始不是为了娶美梳,林晓田应该还不会那么想要钱。……把自已变成了一个疯子,是他不想的。

夏日炎炎村里酷热难耐,大家都悠闲的着大酷暑天气,林晓田可是不得闲,听说发大财的小叔要回来了,林晓田就在土灶前宰些野乡菜来款待他也就是想沾点钱。

老爹身体不是太好,脚病是几年留下的,说严重又不是很严重,林晓田就是没有钱给他爹去看病,没能靠读书改变命运,就是耕田种田的命。林晓田也快到了成家的年纪,林晓田也清楚自己还要传宗接代,也要为以后半生的生活而考虑。

“晓田哥,我来帮你。”兰美梳顶着太阳匆匆而来,本来就是白白嫩嫩的小姐,见到林晓田好像还是一个傻姑娘。兰美梳想是这个暑假的话都要每天都要像这样来找晓田哥了。

林晓田请美梳坐下,美梳还是不要来帮忙了,林晓田又不是不知道美梳不会下厨。目前已经是确定了恋爱关系,只不过是差点儿彩礼钱就能成亲的问题。林晓田可宝贵美梳了。可兰叔一直没同意他们在一起。所以那么多年过去了,林晓田对美梳还是不能够有什么光明正大的想法啊。不过等他筹够了彩礼就不一样了。林晓田一定会想着一直缠着美梳。

“晓田哥怎么还跟我还客气啊。”美梳脸上一朵羞花。就是太不好意思了,每次来都是被照顾的那一个。

“是。美梳都是要成为我的女人的,不应该跟美梳客气了。”林晓田也是把美梳当成自已人。

“谁,谁是你的女人了。”美梳脸挺真实的小脸一红。

“不是向你告白了,美梳不是愿意做我的女朋友?”这种事可一定不能是装傻了,很快林晓田就能凑够彩礼钱了。只要能跟叔借一点钱,那林晓田的彩礼钱就要有着落了。

“只要当女朋友又不是我说要做你的女人,这是两回事。而且晓田哥跟我说的那也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我都忘了,不做数了。”美梳嘟嘴,有一点生气。

“美梳又不嫁给我,那美梳就是骗我钱了,还骗我感情。”本来都说得好好的,怎么就变卦了。林晓田知道自己配不上美梳但总是还期待着,谁都知道他喜欢美梳。

“那我也已经二十了,晓田哥也还不打算跟我爹商量婚事吗?”兰美梳是叹气了怎么能这样说她啊。

是这样没错可是林晓田他还是少了点彩礼钱。不论多少,那都是林晓田的心意。但美梳是明码标价,对林晓田来说是真的贵。但美梳一点都不知道他的难处喜欢催。他又何不想早点娶美梳进门。

“还要再等等。”林晓田低头他也想娶美梳但就是兰叔都没点头。

“你是木头吗?村里十八九岁的女孩子都嫁光了,你还让我等等。”美梳明显是生气了。晓田哥什么时候能明白她的心意。兰美坐都坐住了。

“美梳不是误会了吗?是让你安心读书,还没到时候呢。

“话这么说,可是我去上学又要不能见你好久了,晓田哥不会想我的吗?谁家的情侣不是见好姑娘就想先娶回家了。”兰美梳又是干着急。怎么就怕她自已嫁不出去了,其实有很多男人追求她的。但兰美梳都不敢接受而已。

“怎会不想美梳,每天做梦都想娶美梳。等美梳学有所成回来当老师,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林晓田的观念就停在了大山里了,他出不去了。

“是晓田哥自己想当老师又不是我。”她爸妈都不支持她读书就晓田哥坚持。她爸妈都说读那么多书,还不如嫁个好人家。

“可能我就是没那么好命当老师”关于林晓田没学费去上大学的事,林晓田一直在懊悔。但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忘记了吧,再懊悔他的一生就过半了。

“才不是呢。是因为二狗叔。他赌钱输了关你事啊,就不应该救他。那是晓田哥的学费,他还真抢去了,现在还敢回来,真想把他捏成馅饼。”兰梳为林晓田打抱不平。

林晓田是微笑,有美梳站在身边替他说话林晓田就觉得很好了。

“你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兰美梳生气,真的不知道晓田哥是怎么活过来的,就是容易被欺负。

“没,就是觉得美梳好可爱。”林晓田甜丝丝的。他的大脑只是碰到美梳就变迟钝了。

这,可爱?晓田哥这个人就这样,那么的没有主见。“我走了。”兰美梳也很失望。晓田哥看起来真的很没有前途。能不能上门提亲也还是个问题。她不可能愿意跟过苦日子的。

“美梳留下来吃饭再走。”林晓田真想抱抱这个美梳,但他不敢,只想挽留美梳多呆一会。好久都没有见面了,也不知道美梳在的校园的生活还习惯不习惯。

“不。”兰美梳摇头就要离开。

“那好。”原来人是越长大离得越远的。林晓田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是没有以前在一起的亲密了。

林晓田有努力的在为她们的婚事在想办法!但美梳还是不能够理解他。林晓田也想告诉美梳他爹对他真的太严苛了,他也不是真的很有钱,竟然美梳的学费由他出,彩礼是是一份都不会少,那林晓田可能会赚得够彩礼。他的钱又不是不会减。就是再有七八年,林晓田也还是穷人啊。

门外传来了声音。林晓田把握火侯都忙得顾不得回头了。

“爹。”是有什么事,什么都是林晓田来做的话,林晓田会有点儿忙不过来。

“小疏又来找你了。”林爹也是担心担心他们走得太近了。

“嗯,美梳她就是来看看,顺便偷吃点,这个她最会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林晓田谈到美梳也很开心。他以为他爹都认同这门亲事。

“儿,美疏跟我们家门不当户不对。我们也不要高攀了。”在林爹的观念中能读书的女孩子就很了不起。他的儿子还是老实一点能娶一个普通的女人过日子就好了。真不想让他儿子走上他的老路。

“爹,你都知道了。”林晓田老实了。只要他攒够彩礼一定要娶美梳的。林晓田是听不进去,只有美梳是最懂他的。

林晓田不说话就代表,他不会同意。

“放下吧!你也二十三四几余了老大不小的了,是时候应该成家了。我都去打听了,谣嫂村有个女孩长得孝顺,就是那人是个哑巴孩子,是个可怜的孤儿没父没母也不介意我们家这情况。”

林江松这一桶冷水冰得他林晓田难受。“爹,美梳她不看重这些,她还在读书,我可以多攒些钱就够彩礼了。”在林晓田看来娶美梳那就是是彩礼钱的事。就是兰叔不答应其实林晓田都跟兰姨商量好了。

“就靠这一亩田我们这一年能攒多少钱。你就算是把美梳娶回来,你也就打算让小梳过苦日子吗?何苦呢儿子,你兰叔也都只想让小梳嫁给有钱人家,我们找个好的。再等小梳毕业儿子你可都老了。”

“爸,我知道。”林晓田心有不甘。美梳就是个好女人,如果都不能够娶回家,林晓田宁愿多吃些苦头,他就是喜欢美梳,美梳对他又不是没有感觉,就算是老了一点,林晓田也相信美梳不会嫌弃他。林晓田知道父命难违,但他可不想娶什么哑巴,要娶他娶。林晓田话都少还要再娶个哑巴,林晓田想想就已经想到了煎熬了。

“你这孩子,得再考虑考虑清楚,改天我就给人介绍个媒婆给你们引媒。”林爹可是觉得这样不妥,

林晓田挺别扭。这是什么意思,林晓田肯定是不会考虑的。他的心里只能装得下美梳。

院子外可热闹了,家家户户都跟吃了蜜汁一样,小嘴甜。“乡亲们,都有你们份啊。”

“小叔你回来了。”林晓田开门迎接礼貌问好,毕竟是小叔。之前有什么恩怨他也不能记一辈子。何况是要能借点钱给林晓田那就好了。林晓田想也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会借他钱的。如果他爹也不会帮他开这个口的话吧,林晓田好难,彩礼凑不够,就只能是看着美梳失望了。

“哟,是晓田啊都这么大了,我快记不得了。”

“是啊。”一个穿花哨裤子的男人林晓田看不出他能有什么本事但不得不承认小叔现在是真的有钱了,林晓田就是想向他借点钱。

“大哥。我带了一点礼物给你。”小叔是真的孝心,林晓田都看到了。

“回来就好,还带什么礼物。”林爹笑得开心,怎么倒是不提一点儿林晓田的亲事,林晓田希望他爹帮他开口借钱。

“晓田我们就准备在院子里吃饭了吧。”林爹建议。

“好啊!“俗话说酒桌饭上好谈话。林晓田真没有什么怨言。

“哥不用了。我已经在小镇上订了房间。我今晚要跟我的老同学聚会,不能吃太多,不要劳烦了,就是回来看望看望您。”

“爱吃不吃。那我们就不招待了。”兰美梳又来了,刚刚是她情绪不对就跑了。但兰美梳真的想为晓田哥讨一点儿公道。不是为她。

“哟!是美梳啊。嘴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说话,是没家教吧。”

“美梳别,你怎么还是那么不懂事。”林晓田拉住了人儿,这女人是要干架吗?唉!林晓田还打算好好说话,动点脑筋有钱的亲戚能薅点羊毛也有很多了。

“就你懂事,我就是看不看惯这人嘛。”兰美梳都心痛了,晓田哥怎么能这么说她。

“女儿。别人家的事你瞎掺和什么。”来看热闹的兰母也把自家女儿给拉走,脸都丢尽了,还没嫁出去呢就想管人家家事了这是什么事嘛。

“哼。”美梳气呼呼的,她就是见不得晓田哥奉承别人,这待遇明明是她的。被人抢走兰美梳当然不开心了。

“别闹了,他不吃,我们等会儿可以多吃一点。”林晓田忙安慰。也还是长大后第一次那么顺其自然的的牵美梳的手腕呢。

美梳眼睛都笑弯了。这样她喜欢。

“妈。我以后可是要嫁给晓田哥的,你不许拦我。”

兰美梳这话一出林晓田都感动了。只是为什么呢?林晓田都心痛了,都是他才让美梳等那么久。

“好好好,随你的便好了。”可是这样兰姨还是要把兰美梳从林晓田怀里拉走了。

林晓田一直都知道兰姨可把美梳看得紧了。尽管承认她很开明但不是开放。

林晓田是等了很久才等到美梳的。

“咯咯咯。我饿了,还不快把菜端上来嘛!”女人小声的在林晓田跟前撒娇。

林晓田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这就去了。

傍晚,还好是小叔不在家里过夜,不然林晓田也不想把美梳帮他布置的房间分给谁住。

“小田啊,你叔明天要走了。你也跟你叔去。”

“爹,我不去。我去干啥啊,我在这村里不是也挺好的吗。”林晓田好不容易是盼着小叔走呢?别开玩笑了让他再去跟小叔不可能的事。

年轻的时候就去城里去闯闯,去城里多赚些钱,老了才不会有遗憾,老了也能过好日。

“不了,爹。我已经想好了要跟美梳呆在村里。”

“呆在村里能有什么出息。这里穷,大城市才有钱。你不是还想着在这穷酸地方啃老。”林爹的话气何曾不是无奈。

“爹,你这是什么话。我留在这村里还不是想照顾您吗,我走了,谁照顾你啊。”还有林晓田是真舍不得离开这故土啊。

“是爹拖累你了。但是我也不能再拖了,你明天就跟爸去村口,你小叔他都答应我了。竟然美梳都说要嫁给你,你定要好好挣钱不能辜负人家。”

林晓田明白了是美梳说的话让他爹改变了想法。

“谢谢爹。”林晓田是不会拒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