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圣治时期

  • 大业帝国之崛起
  • 王文夕
  • 2596字
  • 2021-06-07 15:13:44

右安门之变结束了。

十月二十二日,皇帝吴承宗快马加鞭的回到了长安,随后就看见了吴承名的尸体。

那一刻,文武百官皆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太子吴立炎则是跪在皇帝面前,一言不发。

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他杀了吴承名,就看吴承宗怎么处理了。

在此之前,宋寖和梁锐文都劝说吴立炎离开长安,去洛阳避避风头,等吴承宗气消了再回来,但吴立炎拒绝了。

因为他知道,吴承宗再愤怒也不可能对他干什么。

原因很简单,吴承宗老了,十一子只剩下十子,吴立炎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继承人,除此之外其他的皇子都没有治理天下的能力和经验,更没有能压制武勋,外戚,世家的铁血手腕。

只要吴承宗脑子清醒,就不可能对吴立炎下手,除非他不管大业帝国的安危。

他老了,也不可能再重新培养一个太子了。

吴承宗下旨,以帝王之礼安葬吴承名,太子吴立炎入驻洛阳,督造东都。

这件事情看起来已经尘埃落定,吴承宗没有责骂任何人,包括吴立炎。

只不过吴立炎感受得到,从这一刻起,他和吴承宗的父子亲情已经断了。

两个人之间就只剩下皇帝和储君的身份。

有关于东都洛阳的建造计划,本来就在帝国开创之初的计划里面。

那个时候业朝并没有收复洛阳,所以暂时定都长安。

这些年来因为灭宋和党争,齐王叛乱,这件事情一直没有提上日程。

直到现在,吴承宗用这个理由把吴立炎赶出去了,眼不见为净。

十一月初,皇贵妃郑氏突然暴毙,时年四十五。

十二月初,吴承宗私底下和梁锐文在皇宫里面闲谈,问他中书省丞相自他之后,当选何人。

梁锐文作为开国明相,那里能听不明白皇帝这是在赶他走了。

但梁锐文似乎早有准备,安详的说:“葛延可担责任!”

闻言,皇帝点头:“善。”

第二天梁锐文就提出要乞骸骨,也就是退休了。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骇然,很多人挽留,但梁锐文都没有理会,皇帝也是同意了他的退休文书,让他荣归故里。

很多人认为梁锐文因为帮助太子斩杀吴承名而受到牵连,肯定会恨皇帝吴承宗的,但事实上梁锐文并不恨任何人。

因为他老了。

他生于364年,是公元412年投靠吴承宗的也算得上是比较早期的人物。

他正真在吴承宗麾下获得一席之地是公元416年,前往长安,请求后秦皇帝把三郡让给吴承宗之后。

吴承宗入长安,掌控关中,开创帝王霸业的这个过程里,他一直是坐镇中央,帮助吴承宗管理后勤等。

这一年他已经69岁了,放在那时候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高龄了。

他的家乡是广州,距离长安极远,但他还是想回家。

公元412年投靠吴承宗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家了,他老了,想回去安享晚年了。

十二月二十,梁锐文拜别皇帝,离开长安。

二十三日,途径洛阳,太子吴立炎出城三十里迎接,并且感谢梁锐文几十年的教育之恩。

梁锐文很欣慰的看着吴立炎,他这一生有很多的学生,但他最看好的就是吴立炎,愿意为了他万死不辞。

因为他经历了这个乱世,知道天底下的黑暗,急需要一位雄才伟略的文治武功帝王来拨乱反正。

吴承宗是他选择的明主,他相信吴立炎也是,他肯定会成为一位合格的帝王。

梁锐文离开帝都之后,卒于公元437年,享年73。

梁锐文的政治生涯落幕了。

但对于大业来说,新的时代来了。

公元434年正月初一,吴承宗在长安祭天,昭告天下,改正华年号为圣治。

公元434年就是圣治元年。

这一时期长达十一年,在此期间,业帝国国力上升,经济繁荣,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安定。

这一段时间里面吴承宗的功绩大致有五。

第一,建筑东都洛阳。

圣治三年(公元436年),业帝国连续三年获得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国库充实。

在此之前的三年,吴立炎只能发动不到一万人建造东都皇宫,但这一年四月份,吴承宗给吴立炎批了大量的经费。

随后建造东都的劳役达二十万人,大大的加快了洛阳的建设。

洛阳经历五胡乱华之后,早已经没有了秦汉时期的繁华,所以为了把他作为帝都,必须要大规模的翻新。

这一次的建造长达十二年(公元434-公元445),直到业宣帝尧圣二年(公元446年)大业才正式迁都。

这一次迁都也为大业帝国续命了几十年,否则在业朝后期的南楚北伐之时,帝国的寿命可能会就此终结。

第二,恢复民生。

圣治二年底,吴承宗就宣布取消有关于关中,益州,广州荆州等地区的高额赋税,之前因为东部地区生产力遭到破坏,和平地区可是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的税收。

这一年里农民大丰收,自然是要一视同仁。

尤其是吴承宗使用世家子弟,那些读过书的文化人治理地方,使得各个地区的经济文化繁荣昌盛,更上一层楼。

基本上到了圣治四年,大业的军队人数已经恢复到了齐王战乱前的八十万人。

第三,强化征伐营,北骑军。

经过战乱,这两个军营的人数稀少,而吴承宗在圣治前期一直在挑选军队之中的精锐进入其中。

圣治四年的征伐营有十五万人,北骑军有十二万人,其中超过三万多人配备两匹马。

这样的战斗力可以说是大大提升。

也就是依靠这些人,吴承宗才能在圣治末期震慑四方,并且给吴立炎留下了一支铁血强军。

第四,彻底控制河套,掌控边境,灭仇池。

因为齐王之乱时期匈奴十二部落出来搞事情,再加上吴承宗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于是在圣治四年八月份,令尚书省丞相宋寖率领北骑军八万人抵达阴山,把二十多万匈奴人拆分,迁入荆州,扬州,交州等地区,基本上清空了河套。

随后又从关中,河南,益州地区迁入十四万百姓,在河套平原居住。

河套平原归入业朝,最大的作用在于可以及时切断鲜卑人的侧翼,让他们少了一个可能的盟友,并且为吴立炎收复平城,六镇地区打下基础。

说完了河套那就到仇池国了,这个挂机王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当年业朝刚刚灭了刘宋,天下百废待兴,吴承宗不想随意动刀兵,于是就没有灭了仇池,但是现在,国富兵强,是时候那他们开刀了。

圣治五年(公元438年)三月,吴承宗直接下令让仇池王过来长安拜见皇帝,在此之前业朝从来没有这种要求。

所以仇池上下看得很清楚,但却无法做出改变。

因为这就是弱者的无奈。

不打,亡国,打,亡国灭种。

两者之间,仇池王选择了前者。

随后仇池王被迫兼自愿的内附,成为了业朝的领土。

吴承宗把仇池人全部内迁到了山东地区,又从荆州调集八万人迁入其中。

第五,万国来朝,天下臣服。

由于齐王之乱,大业国威沦丧,在圣治元年的时候就只有北魏派遣正式的使臣过来朝拜,至于高句丽,柔然,北凉政权鸟都不鸟你。

但到了圣治六年,各国都是共同派遣使臣,王子,朝拜大业皇帝。

这时候的大业再次成为了东亚霸主,在这个区域内说一不二。

但这些国家的态度并不能让吴承宗放弃对他们的攻伐之心。

但他老了,已经不愿意再看见天下生灵涂炭了,他现在已经把自己摆到了汉景帝那样的角色上,打好基础,留给下一代皇帝大展宏图。

这些大致就是圣治前中期发生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