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个追随者

  • 大业帝国之崛起
  • 王文夕
  • 3059字
  • 2021-01-05 21:57:04

仗打完了,吴承宗便开始想着善后了,第一个问题就是一个人怎么处理。

没错,就是甘祖,这位猛将被抓的时候自杀了一次,未遂,然后抓回来了又自杀,也没有成功。

6月2日,吴承宗亲自来到了他的住所,两人开始交谈。

有很多人建议,杀了甘祖,但是吴承宗不答应,因为他想将甘祖收入麾下,他明白,这是一个绝对的助力,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几个将领人物,高层就是他们兄弟妹三人。

从六月份开始,一直到七月份初,吴承宗除了限制甘祖的自由以外,基本上是好吃好住的伺候着他,而他的脾气却没有一点点改变。

然后,直到那一天。

7月9日,甘祖又把送饭的人打了一顿,这一个月来这种事情几乎隔三差五的发生,但是这次不一样,刚刚好吴承宗的妹妹吴小宁路过,看见了。

好啊!一直以来我都已经是对你忍无可忍了,今天看见了,看我不打你一顿。

就这样,32岁的甘祖就被19岁的吴小宁叫人抓起了,打了一顿。

吴承宗知道了差点发火,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一个是不愿意归顺的敌人,另一个是自己的亲妹妹,总不能去怪她吧?

当然了,从那之后,甘祖就消停了,但据史料记载,从那以后,甘祖对吴小宁一见钟情了,不过我们也很难推测,毕竟到最后两人还是睡在一起了,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转过来看一看,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吴承宗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首先,临海到永嘉一段,属于他的势力范围,而且训练了五百名水手,组建了水军,主要加强临海和永嘉的海上防御。

骑兵,作为一个重要的兵种,他大量的收集马匹,组织了将近五百人,全部都交给自己的弟弟吴承名折腾。

步兵,嗯,前段时间吴承宗让他们帮农民收割稻谷了,而且纪律严明,不允许打扰百姓。

当然了,最重要的就是弓箭手,召集了许多的工匠,打造弓箭,组建了千人箭手。

诸葛连弩——这玩意实在是不方便单兵作战,于是,主要就是用来守城。

不过这些事情都只是刚刚起步,按照他的想法,至少需要四个月,这些士兵基本才可以成熟。

当然了,吴承宗还在忙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个消息传来了,也是这个消息让他知道,甘祖,是他的了。

7月13日,吴承宗让人把甘祖带到永嘉县外,然后亲自帮他把手铐脚拷解开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甘将军,我对不起你,你走吧。”

看着眼前的吴承宗,如此的叹息,惋惜,甘祖知道,一定是出事了,否则这个人不会那么的不正常。

“怎么了?为什么要放我走?”

“我刚刚知道消息,由于你兵败,你的上司担心受到牵连,便说你和我勾结,杀了你全家。”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甘祖睁大双眼,一句话都说不出,直接气的晕倒了。吴承宗急忙让人把他带回去进行救治。

7月15日,甘祖醒了,之前说他和吴小宁有猫腻或许是假的,但我认为,他们的感情是在这一天产生的。

吴小宁是女子,所以这两天都是她在照顾甘祖,甘祖一醒过来,就抱着她失声痛哭了起来。可能是甘祖的力气太大,也可能是吴小宁不忍心推开他,就任由他抱着自己,像哄小孩一样的哄着他。

甘祖,他的家人包括父母,还有奶奶,一个妻子,两个女儿,一个弟弟。但是现在他们全部都死了,这就是当时那个时代的黑暗。

后来的三天,甘祖都没有能下床,都是吴小宁在照顾他,一直到7月19日,他才能走路。

然后他喜欢一个人坐在永嘉县城的大门,看着北方——都城健康,他的家的方向。

8月2日,甘祖找到了正在给农田除草的吴承宗,表示愿意归顺,向晋复仇。

仇恨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吴承宗拒绝了。

他说,他想要的是真正的追随者,不是一个被仇恨装满脑子的人。

然后,甘祖跪了下来,表示,一辈子效忠吴承宗,生死不离。

“我愿一生追随将军。”

事实证明,后来他做到了,为了帮吴承宗开疆扩土,他甚至于搭上了自己的惜命。

吴承宗很开心,当场不顾身上的泥,和他抱了起来。

一切顺利,有了甘祖这个追随者,吴承宗军的战斗力越来越强。

甘祖受过优秀的训练,善于练兵,他之前的那些铁骑兵团就是自己拉拢训练起来的。吴承宗也很放心的把三千步兵的训练权交给了他。

不过让人感到不对劲的是,这么长时间,晋军竟然再也没有对他们进行打击,听到这个问题,甘祖告诉他们,现在全国各地有许多门阀家族,把控一方政权,再加上现在朝政是由刘裕把持,许多地方的人不服气。

这是33岁的吴承宗第一次听到刘裕这个名字,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人是有多可怕,可怕到,他把他等死了,才能得到天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吴承宗军周围的起义力量从九月份开始就纷纷过来投靠,归顺。

公元408年2月4日(义熙4年),吴承宗下定决心,发兵晋安(今福建福州)。

2月5日,吴承宗令甘祖率领步兵三千,骑兵五百,弓箭手五百,从永嘉出发。令吴承名率领三百水军,从临海出发,水路攻晋安。

2月10日,甘祖军兵临城下,同日,与吴承名两千水军会合,与次日,发起总共。

在攻打晋安的时候,吴承宗就已经了解,里面的守军大概在四千左右,而且属于比较能打的那种,守将姜超,有一点军事天赋,读过孙子兵法。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功不成,防有余。晋安里面的粮草足以他们支撑一个多月,吴承宗军不行,他们只有二十天的时间。

从头到尾,连续几天,拥有整整三千多人的甘祖军死活不能破城,这也是没办法的,要知道,如果是和敌人平原作战他不会畏惧,但攻城实在是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吴承名就不用说了,更加没办法,而且由于晋安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城市,晋军不论怎么样还是派了一千人过来支援,吴承宗知道了立马让人传信给甘祖。

收到信的那一刻,甘祖仰天长叹,心想,真是看错了,吴承宗也不算什么雄才大略的人,这封信一定是让他带兵打援的信,这样子虽然没什么问题,可是时间会越拖越久,不利于攻克晋安。

但看到信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吴承宗,是个好领导。

他说,让甘祖全力以赴的攻打晋安,绝不能放弃,那一千晋军,他亲自带领一百骑兵,一千步兵去拦截。虽然这样一来临海永嘉两地的防御守军就不足五百了,但是他敢于尝试,懂得取舍。

原本吴承宗还想着会有一场苦战,结果打了一天,对面死了一百人,竟然直接跑了。

无奈,实在是无奈,吴承宗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然后他挥兵南下,援助晋安。

2月19日,甘祖大军面对着晋安久攻不下,当天中午就看见了吴承宗本人,听说了他的经历以及晋军的反应之后,甘祖只是微微一叹,没有再说什么。

甘祖感叹的是晋朝大军很多都是这样的表现,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会显得晋军不耐打。其实他们也不用觉得自己不行,毕竟当年国民党和日本的淞沪会战里面,国军的大溃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七十万大军里面有很多的杂牌军。

历史上各朝各代都有这种情况,军队多了就不能保证质量了,不信你看看北宋时期,拥有上百万的军队到最后不也是打得一塌糊涂?

2月20日,吴承宗,甘祖,吴承名,合计四千多人,对晋安再次发起了总攻。

在中国古代,尤其是火药没有发明,投入战争之前,攻城略地,几乎都是靠着人数堆出来的,如果说是一些大的城池,排除有内奸从里面开门以外,不打个几个月的,就不要来了。

就这样,吴承宗军一直打,打来打去,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已经死了一千多人,这就不好玩了,亏本了都。打的话,也不知道还要打多久,不打的话就这么回去,也实在是太丢人了吧?

当然了,回过头来,晋安里面的人也不好受,损失惨重,弓箭,石块等等,都已经消耗殆尽,最多还可以支撑几天,到时候能扔的都已经扔了,还能怎么办?

太守姜超在城里面焦头烂额的走来走去,搞不明白为什么没有援军,晋安如此重要的城市,这么说也要有人过来支援啊?

现在整个晋安的士兵都只是靠着援军来支撑着,如果他们知道已经没有了援军,他们只是弃子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2月24日,也就是第二天,晋安城内,有一个人来到了吴承宗军中,甘祖见到了他,便问他是谁,来干什么。

“于大文,晋安师爷,前来替将军破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