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三郡——吴承宗站稳了脚跟

  • 大业帝国之崛起
  • 王文夕
  • 3033字
  • 2021-01-28 13:56:51

我们来谈谈洛阳失守的具体细节吧。

作为一个高大的城池,再加上他作为中原古都的气势,就算是在失去了赵玄的两千多人精锐之后,他剩余的一万多士兵完全可以继续守卫洛阳,并且打一场旷日持久的保卫战。

更重要的是洛阳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他人口众多,人心可用,只要指挥者有点脑子都应该鼓舞军民一体,保卫洛阳。

但关键的是指挥者没有脑子。

姚洸是一个妥妥的皇二代,娇生惯养的,被派遣过来震守洛阳也只是皇帝姚弘不信任外人罢了,否则论能力,就凭他?开什么玩笑?

指挥者没脑子也就算了,他身边还是一群二五仔,抛去赵玄,其他人全部都投降吴承宗,完全没有为国捐躯的想法。

但更为重要的是什么,是晋军的最高统帅,刘裕的威慑力太过于恐怖了。

这些年来刘裕几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尤其是前后灭亡谯蜀和南燕,震慑了北方的胡人国家。

洛阳的沦陷也只能说是时也命也。

……

吴承宗目光放在长安,但他仍然不敢贸然出手,因为他的背后还有刘裕。

他和梁锐文,于大文一起讨论,一致认为洛阳实在是没办法拿着,只能到时候交给刘裕,然后找一个好一点的根据地,入关中,死磕长安这一条路可以走。

于是他们在等待刘裕。

洛阳失守之后,关中地区和河南地区已经失去了联系,其余的城池都是在各自为战,但面对晋军的猛烈进攻,他们也撑不了多久。

刘裕攻克河南广大地区的详细情况如下:

七月八日,攻克新蔡郡。

七月十二日,汝南郡投降。

七月二十七日,陈郡投降。

八月二日,攻克陈留郡。

八月二十日,攻克荥阳郡。

至此,洛阳东部大片地区,全部沦陷。

八月二十七日,刘裕大军三万浩浩荡荡西进,抵达洛阳,吴承宗亲自出门迎接,毕恭毕敬。

随后刘裕不放心吴承宗六万多人在洛阳内,于是派遣他去洛阳西部不远处的宜阳驻扎。

九月一日,吴承宗军抵达宜阳。

这时候,后秦半壁江山没了,距离刘裕北伐仅仅三个多月。

远在长安的姚弘震动不已,心急如焚,但愣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于是梁锐文终于再次出马了。

这一次他是唯一的主角,也是这一次的一次出行,奠定了他未来的地位。

九月七日,吴承宗派遣梁锐文出使长安。

梁锐文出行,仅仅有二十人跟随,他们用了二十天的时间走到了长安,拜见了心急如焚的年轻皇帝姚弘。

朝堂之上,梁锐文展现了自己的胆量和见识,一些粗鲁的武将拔刀威胁他下跪,他大义凛然的呵斥他们,丝毫不惧,因为他的身后站着的是吴承宗和刘裕。(吴承宗是以晋军的名义让梁锐文出使的。)

当朝会散了之后,梁锐文独自面见姚弘,并且第一时间开门见山,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梁请秦主让河东,河北,平阳三郡。”

所谓三郡,指的是后秦统治区域里面黄河以北的地区,大致是今天临汾市以南的一个角落地区,并不大,两百里左右,像一个正方形。

这个地区是后秦用来钳制洛阳的地方,就是想让刘裕晋军入关的时候背刺他们。

所以现在梁锐文说要这一块简直是不可理喻。

可是接下来梁锐文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姚弘。

“陛下天下危已!河南尽失,魏国所困者为柔然,难以派遣重兵救援,赫连勃勃也不可信也,一旦刘裕入关,秦国唯有灭亡一途。”

他先是告诉姚弘,魏国帮不了他,因为前段时间他们被刘裕派人打了一顿,赫连勃勃的夏国则是可能倒打一耙,你没有了外援那是很危险的事情。

姚弘很清楚这些情况,于是再问他应该怎么办,梁锐文接着说。

“吾主吴承宗乃东南一霸,碍于刘裕之威投降晋军,今刘裕逼迫吾主入驻宜阳,此乃想以吾主灭陛下精锐也,届时陛下与吾主两败俱伤,谁人得利也?”

姚弘听着吴承宗的情况也是点了点头。

仅接下来就是关键时刻了,梁锐文清楚的告诉他,只要把黄河北方的三郡让给吴承宗,那么他们就不会受制于人,被刘裕大军逼迫,然后可以和秦国合作,抵御刘裕了。

姚弘思考再三,依然是拿不准主意,不敢相信梁锐文。

之后梁锐文再次见到姚弘的时候认真的说。

如果你不让给我们三郡,到时候我们和你两败俱伤,你们别说是一个三郡,就连整个关中都不保了啊!

听着对方的话,姚弘也是下定了决心,把黄河北岸三郡全部让给吴承宗!

十月五日,梁锐文出长安,快马加鞭,于十五日抵达宜阳,交付事宜。

吴承宗知道三郡到手的那一刻终于是松了口气,他这样不用担心前有狼后有虎的日子了。

随后吴承宗向刘裕上表,说他想要攻克黄河北岸三郡,为晋军入关清除障碍,刘裕不知道里面的事情,就同意了。

十一月一日,吴承宗大军浩浩荡荡的跨过黄河浮桥,并且迅速接收三郡,一时之间,势力再次扩大。

和之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这一次吴承宗在北方拥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得知情况的刘裕大怒,可是吴承宗已经下令全部烧毁黄河浮桥,让刘裕只能望洋兴叹。

但随着天气越来越寒冷,黄河也会慢慢的结冰。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普及一下了,自古以来我们都知道长江天险,却没有人说过黄河天险,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黄河在冬季会结冰,一旦结冰,那么不管是从南到北还是从北到南,都是一马平川。

举个例子,靖康之耻,金军就是在寒冬腊月的时候南下,年初打入汴梁城,掳走两位丢人现眼的皇帝。

所以吴承宗的安全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到了十二月初黄河就会彻底结冰,完全可以让骑兵通过,到时候他就没办法抵御刘裕的晋军了。

不过他依然没有和刘裕撕破脸皮,他表示黄河浮桥是秦军破坏的,他们也是被困在三郡地区,无法离开,已经陷入了苦战。

刘裕当然不相信,但也无可奈何,现在和吴承宗打,结果只能说两败俱伤,让秦国魏国捡便宜。

仅接下来,后秦以东平公姚绍为太宰、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改封鲁公,率武卫将军姚鸾等步骑兵5万防守潼关。

姚弘把家底都押上来了,是打算死守潼关了。

这时候刘裕依然没有进攻,因为他的粮草还没有跟上来。

七万大军人吃马嚼的,已经打了大半年了,消耗庞大。

接下来攻打潼关是一场硬仗,很有可能要打三五个月,如此一来粮草这方面绝对不能出问题,哪怕是缓一缓都不要紧。

好在刘穆之坐镇健康也是很给力,仅仅两个月就把粮草准备好并且运输到了彭城。

公元417年(晋义熙十三年)二月初,刘裕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调遣大军五万,直抵潼关外的,并且开始猛然攻打。

与此同时,一道命令来到了吴承宗大营之中。

刘裕要求他出兵攻打黄河以西的定阳和冯祤郡,吴承宗也是照办。

二月十日,吴承宗调取天骑军和十二军全部,野军全部,河南军五千,常备军一万,悍然出动,跨过黄河,对秦军发起进攻。

大军调配为曹达梁锐文统领的野军八千攻打靠近关中的冯祤郡,自己则是率领三个军共计一万七千人攻打相对弱小的定阳。

当姚弘得知吴承宗不守信用攻打他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在大殿上破口大骂吴承宗,估计是把他全家人问候了。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吴承宗的大军,潼关大军为了保护冯祤郡,硬生生的分出一万人,由姚鸾统领,发起进攻。

曹达和梁锐文一文一武,配合得相得益彰,在攻打冯祤郡的同时分出五千人伏击姚鸾。

二月十八日,野军与秦军大战于野外,姚鸾在大战之中被曹达一箭射伤手臂,军心动摇,紧接着军队崩溃。

十九日清晨,曹达带领着三百骑兵穷追猛打,在一处村庄里面全灭姚鸾的亲卫队,然后在一口井里发现了他,把姚鸾抓回去之后,梁锐文把他放在冯祤郡城外,里面的人知道自己的援军已经崩溃了,为了不惹怒晋军,于是他们把冯祤将领姚成都绑起来送给了曹达,就这样,二十二日,曹达攻克冯祤,一时之间,名声大噪。

相比之下,北方的定阳则是比较坚强,将领姚懿带领一千人严防死守,只可惜终归是抵不过十七倍的敌人的进攻。

三月二日,定阳沦陷,姚懿被抓。

吴承宗出于人道主义,并没有杀了姚懿,而是把他和姚成都,姚禹一起放了。

这个举动说明了吴承宗对于自己很有信心,完全不惧怕他们卷土重来。

而就在这时候,驻守三郡的甘祖,吴承名给他发来了急报。

魏国出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