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最贵飞行学员
  • 左舷
  • 步枪
  • 4950字
  • 2021-06-25 15:59:54

这是秋老虎肆虐的鲁东港城,海军航空兵学院训练基地。

已经是临近傍晚了,落日余晖初现。

跑道上,一架歼-11B在起飞位置等候指令。海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生长班学员李海上尉做完最后一个起飞前准备工作,慢慢调整着呼吸。

120个小时的高教-9海山鹰,80个小时的歼-11BS,今天,菜鸟要单飞了。

与歼-15基本相同的歼-11B,在歼-15服役数量跟不上的情况下,作为生长班学员从高教-9到歼-15之间的过渡机型,学员获得该机型的准飞资格后,便可进入飞鲨集训队改装歼-15,和传统的培养方式相比,缩短了时间。

两台怠速中的AL-31F航空发动机发出有力的轰鸣声,这是一架从其他部队移交过来的二手歼-11B,机况很好。

李海下意识地扭头往回看,后面没有教员了,这是一架单座战斗机,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断来进行操作。

“洞拐,准备好可以起飞。”塔台发出指令。

此时在塔台指挥的是,空军航空兵战术研究所所长、空军航空大学技术总顾问兼马克思主义学院特聘教授、空军飞行技术人才特别津贴获得者、空军特别作战研究中心主任、海军航空兵司令部海空战术总指导、海军航空兵学院学院兼职总教员、生长班首任总教员李战大校(副军职)坐镇塔台指挥新一批飞行学员的单飞。

今天放单飞的是他当年亲自招收的生长班学员,为了参加他们的单飞日,正在圣彼得堡参加军事交流活动的李战特意提前回国赶到了海军航空兵学院训练基地。

今日过后,这些飞行学员就会成为真正的海军飞行员,至于能否如同李战期待的那样成为驾驶飞鲨战机在航母甲板上起降的勇者,尚且需要一段时间,也许有许多人会在途中被淘汰出局。

李战翻看着李海的履历,这是最后一名放单飞的学员了,平时表现中规中矩的学员,偶尔几次亮眼的表现都体现在考核上,有点“平时不咋滴关键时刻能顶起来”的意思。

他抬起头看向跑道。

李海把油门杆推到底,两台AL-31F航空发动机的喷口迅速张开到最大直径,尾焰由橙黄变成淡蓝,迸发出强大的推力,推动战机加速滑跑。

发动机功率达到起飞要求,速度达到起飞要求,李海用力向后拉操纵杆,一个利落的抬轮,战鹰昂首向南起飞,沿着既定的起飞航线稳稳爬升高度。

“塔台,洞拐状态好,收轮。”准飞行员李海向塔台报告请示,向右看了看,夕阳无限好。

李战指示:“洞拐可以收轮。”

“明白,收轮。”李海收起起落架,按照预定计划向左转弯。

“嘭!”

战机颤抖了一下。

“左发故障……左发故障……”

“塔台,洞拐左发停车,报告,洞拐左发停车。”

“别慌,洞拐继续爬升高度。”李战迅速下令,扭头对身边的参谋说,“让返场飞机全部备降指定场站,应急分队进入一级状态。”

他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下达了好几道指令。

李海迅速冷静下来,双发战机,依靠其中一台是可以完成降落的。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学员还没有接触过相关的训练。

他语气并无明显的慌乱,不断地观察着飞机姿态,“洞拐明白,继续爬升!”

李战并不是很担心,依靠一台发动机是可以完成降落的,他要做的是一步一步地引导李海获取一定高度,然后转个头回来,由北向南降落。

“高度三百。”爬升率很低,李海突然注意到右发的转速在下降,他以为是油门杆问题,使劲推油门杆,发现已经到尽头。

这时,塔台上的瞭望员突然大声报告:“洞拐右发失火!”

李战迅速拿起望远镜看过去,毫不迟疑地下达指令,“洞拐你右发失火!动力状况怎么样?”

李海回答,“转速下降,塔台,我要迫降了!”

“连续左转!”李战果断做出决定。

李海竭力控制着战机,推力失衡,战机摇摇晃晃的,而且速度上不去高度上不去,动力持续下降,随时会失速。

歼-11B倾斜着机身横着朝外场飞来。

李战一直在观察着右发的火势,他发现已经蔓延到了右尾翼上,很清楚以飞机现在的状况,基本无法迫降了。别说飞行员是个菜鸟,哪怕是老飞行员,也没办法!

“洞拐跳伞!注意避开人口密集区!”

“塔台,让我试一试!”李海咬着牙说。

李战冷冷地说,“洞拐,你无法处置当前状况,头脑一热想当烈士是愚蠢的行为!服从命令,跳伞!”

“前方是密集居民区,我得避开那里。”李海刚说完,右发的转速猛地掉到了“0”,所有动力宣告丢失。

李海迅速报告,“洞拐失去动力,连续右转,完毕!”

高度迅速下降,在不到两百的时候,李海看到了前方出现一块空旷地,他把机头对准那里。

“洞拐要跳伞了!”

李海拉动弹射拉环,座舱破开,弹射座椅瞬间弹出高高抛起,此时距离地面仅一百二十七米。当李海落地的时候降落伞没有完全打开,好在碰上一片刚刚松过土的田地,落地后迅速检查了一遍发现只有一些小擦伤,后怕之余暗自庆幸不已。

他还在空中的时候,就看到编号07的歼-11B一头扎在了地上,迅速爆炸起火燃烧起来。坠机位置很安全,距离最近的民居有五百米以上的距离。

李海重重的松出一口气,来不及多想,大步往坠机地点走去,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小跑起来。

指挥塔台上,通过战机上搭载的摄像头,李战看到了战机坠地的全过程,也看到了座舱里的所有情况。对李海冷静沉着的应急操作,他感到非常的满意,对一名初放单飞的学员来说,难能可贵。

对有着险情处理专家称号的李战而言,眼前的一切真的不算什么,他甚至萌生了一个想法——是不是让这位初放单飞就遭遇特等险情的新员提前到飞鲨部队去历炼历炼,也许能培养出个接班人来。

附近老百姓直到战机坠地才意识到出事了,好些人往这边跑,一边跑一边报警,还有的给部队机场门岗打电话。

村长开了一辆摩托车追上来,冲大家喊道:“乱跑什么!找飞行员!快散开去找飞行员!给卫生室打电话叫大夫过来!”

从左发停车到坠机,整个过程只有十九秒钟。

“村长!那不是飞行员吗!”有个中年人指着远处往冒烟的坠机地点跑的李海大声说。

部队的应急救援分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李海来到坠机地点看到了勉强能看出形状的战机,机头没了,机身断成了两节,倒是机翼保持的相对完整,发动机舱还在冒着火。

立在那里,李海低头注视着战鹰沉默不语,似在哀悼。

这架二手歼-11B是可以继续服役十年时间的,现在提前为建设强大人民海军航空兵部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险情在瞬间发生,以至于李海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按照常规动作来处理。十九秒的处置时间,他只给自己留出了三秒的跳伞时间。如此低的高度跳伞毫发无伤,只能说运气加身。

“伙计,对不起,一路走好。”李海低声叹道,向战鹰“遗体”敬礼。

应急救援队赶到封锁了现场,救护车把李海拉走,照样是一系列的航空医学检查,再三确认的确无恙之后,李海被送到了招待所住了下来。接下来照例是一系列调查,没有个把月别指望复飞了。

一周后,外号大炮的海航某部海鹰团团长薛向南过来了。

“怎么样啊感觉,哟,你小子长胖了,看来伙食不错。”薛向南笑着坐下来指了指杵在那里的李海,“坐,坐下说话。”

“是!”

李海坐下,苦笑着说,“天天吃了睡醒了吃能不胖吗?团长,调查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你着什么急,有你飞的。我告诉你啊,你的处置很及时很正确,避免了在人口密集区坠机,团里决定给你请功。但是得调查结果出来,这是流程,你想快也快不了。”薛向南说。

事后查明,当年飞机撞上了一架闯入禁飞区的无人机,两个巴掌大小的无人机被吸入左发,左发瞬间停车,左发内部破碎切断了总油路,几秒钟后右发起火。

那个飞无人机的人已经被公安机关进行了刑事逮捕,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后来传着传着就变成撞鸟了,实质上倒是也没有太大区别。

李海说,“我有什么功劳,飞机没保住我受之有愧。倒是团长,你给调查组说说让他们搞快点,马上年终考核了,搞不好我得错过。”

“那是我说了算的吗?”薛向南反问,摆手说道,“年终考核你就不要参加了……”

“那怎么行?”李海一听顿时急了。

薛向南瞪眼,“你急什么急,上尉正连了还毛毛躁躁的,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是……”李海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是个好苗子,同期新员里虽然平时表现不突出,但是每次考核考试都冒尖,是薛向南很看重的新一代飞行员,恨不得当成海鹰团的重点人才来培养,再历练个两三年就又是海鹰团的王牌了。

可惜啊,人家是飞鲨部队的苗子。

薛向南说,“你是首批生长模式培养出来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海司命令,从你们这批人里挑选出部分人来直接进行飞鲨战机改装集训,十月五日十八时前抵达沃土训练基地报到。经组织研究,决定派你和党为民去。”

“飞鲨?可以改装飞鲨了?我现在就可以参加改装飞鲨了啊!”李海一下子站起来,眼冒凶狠的渴望的光芒。

当初参加招飞不就是为了开上飞鲨战机吗,成了第一批生长模式培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就盼着开飞鲨战机这一天。按照培养计划的话,他们这一批菜鸟且得再训练几个月才能改装飞鲨,也就是歼-15,现在有机会提前了,能不兴奋么!

薛向南又不高兴了,“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子!坐下!”

“是!”李海坐下,坐不住了,激动。

飞鲨集训啊,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集训,被认为是殿堂级的集训,所有翱翔蓝天的天之骄子渴望参与的史诗级难度级别的集训。

他想不到机会在不经意间提前落到了自己头上。

“哎不对,团长,我编制好像在咱们海鹰团,那,团长,那,这是正式调走还是?”李海忍不住问。

薛向南更不高兴了,“怎么,我海鹰团这座小庙供不下你了?我的白头鹰战机就那么不受待见吗?”

“不是不是,团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海鹰团鼎鼎大名,天下第一飞行团,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行了行了别跟我这唱赞歌。”薛向南想生气不知从何生起,指了指李海,说,“你呢,编制是在海鹰团,但是以你小子的能力啊,早晚是开飞鲨的,我这里也留不住你。但是我提醒你,飞鲨集训采取的是全程淘汰制,任何一项不合格立马让你卷铺盖滚蛋。到时候你就只能回到我这座小庙老老实实的给我开白头鹰!都想飞舰载战斗机是吧,那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斤两!我告诉你啊,你和党为民到了那边必须给我争口气!”

李海咧着嘴笑道,“团长,那是必须的。不过我们要是留在飞鲨了,您,您会放人吗?”

“你要是有本事留下来我肯定不拦着你!”薛向南气哼哼的说。

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尖子就这么拱手让人,换谁都会不高兴,这一下子就要让出去两个,薛向南如何不生气。只是啊,他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的,除非李海被刷下来。

他叹着气说,“你们都是作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的,想留也留不住。命令是海司下的,舰司也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大了何止两级。准备准备吧,明天派人送你们过去。”

“团长,您别生气,没准我和党为民都被淘汰了呢。”李海顺着口说。

薛向南顿时就站了起来,严肃地说,“你没有这个决心那你就不要去了,我另外选人!”

“不是不是,团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李海暗道坏了,连忙起身立正站好,“报告团长,我一定竭尽全力过六关斩六将留到最后,为您争光为海鹰团争光!”

薛向南这才消了一些气,“这还像个海空雄鹰的样子,虽然你还不算是真正的海鹰飞行员。我提醒你,这个事情是保密的,对任何人都不能说,林丽也不行。”

“是!明白!”李海斩钉截铁地说。

顿了顿,薛向南说,“按理来说你刚刚遭了特等险情是不能参加集训的,但是李总发话了,点了你的名。你小子运气好。”

“李总点我的将?”李海更激动了。

他们口中的李总指的是前面介绍过的有一大串头衔的学院兼职总教员李战大校(享受副军级待遇),人民空军的传奇人物,年仅三十四岁却已经拥有四千个飞行小时的“拉杆小王子”,在海军这边的职务甚至是兼职,正职还在空军部队那边。此人还有一个外号——空中险情处理专家,是在各种险情之中快速成长起来的传奇飞行员。

也许因为如此,李战才对单飞即摔飞机的李海刮目相看吧。

“能入李总法眼的没几个,你个新兵蛋子是有点东西的,努力吧。”

过了一会儿,薛向南语气缓和了下来,说,“林丽那边你打算怎么样解释?姑娘不错,为了你背井离乡的跑到这里来工作。我看这样吧,明天去把结婚证领了,婚礼以后再补上,好歹给人家一个交代。”

李海吓了一跳,“团长,结婚啊,这么大的事,太仓促了。”

“没什么好不好的。你们俩是高中同学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谈了有四五年恋爱了吧,你到这里快一年了,人家姑娘是不是从老家追过来在驻地找了份工作,不就是为了能多些时间和你相处吗?”薛向南说,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严肃起来,“你小子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李海一听,连忙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移情别恋。有对象我就烧高香了,更别说还是我打高中开始就喜欢的女孩子。就是,我就是……”

“是什么,别吞吞吐吐的,说。”薛向南指了指李海的鼻尖,大有解释不合理就是一顿训斥过去的架势。

李海说,“我还小啊,不想太早结婚。”

薛向南被噎了一下,摆摆手不再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