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失道寡助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09字
  • 2021-05-16 16:22:59

中央大街金龙大酒店内。

金禹鸿看着视频里白老院长义正言辞的帮山海楼澄清,脸色铁青骂道:

“这老不死的,都快入土了还要管闲事!”

他也没有想到白老院长这样德高望重的人物会出面帮山海楼站台。

他虽然愤怒,却也知道,哪怕是金家,也不敢轻易动白老院长这样的人物。

他在岭北县,对太多人有过救命之恩了。

这时,王生财小心翼翼走到了金禹鸿身边。

见状,金禹鸿皱眉问道:

“怎么样了?”

王生财立即开口回道:

“我带人仔细数了,虽然白院长出面澄清了,但山海楼的客流量也只是恢复到了原来的四成左右。”

闻言,金禹鸿松了口气,似乎早有预料淡笑着点头说道:

“老东西虽然在不少人心中很有威望,可他毕竟都退休了,岭北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他,只凭他一番话,还不足以挽救山海楼。”

顿了顿,他继续看向王生财问道:

“郝徳良的家人控制了吗?”

话音落下,王生财顿时一脸惊恐的跪在了金禹鸿面前:

“金少,你听我解释!”

见状,金禹鸿立即明白绑架郝徳良家人一事又失败了,他本来就在气头上,见王生财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上去就是劈头盖脸揍了起来:

“吗的,金家怎么养了你这么个饭桶!”

被金禹鸿痛揍,王生财丝毫不敢反抗,只能一边惨叫一边解释道:

“金少,这次真的不能怪我啊!”

“我带人找到了郝徳良他们家,可柯奎龙的人早就守在四周了,你也知道,咱们的人哪是柯奎龙的对手啊……”

听到他所说,金禹鸿这才停止继续揍王生财。

他皱眉看向鼻青脸肿的王生财问道:

“柯奎龙?”

王生财立即用力点头:

“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柯奎龙会在那里,金少,你说那张晓凡会不会跟韦胤有什么?”

金禹鸿脸色阴沉。

自从雷翔武死后,金家就如同断了一条臂膀,这种情况下,韦胤很快成为岭北一霸。

如果韦胤站在张晓凡一方,那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这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坚定开口道:

“不会,以前我跟我爸提起过韦胤,我爸的意思是,以韦胤的身份,岭北无一人配与其结交。”

“韦胤如果真的想要对付金家,那灭了金家对他而言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闻言,王生财不由满脸震惊看向金禹鸿,他还是第一次听此秘闻。

随便就能灭了在岭北只手遮天的金家,这得是多恐怖的背景。

王生财知道,至少延庆市的那些势力做不到!

金禹鸿继续说道:

“虽然不知道他来岭北的目的是什么,但想让这等人物为己所用,张晓凡根本不配!”

“唯一的解释是,韦胤欠了张晓凡人情,派柯奎龙等人组织我们绑架郝家人,恐怕就是为了还这个人情。”

听完金禹鸿所说,王生财顿时明白过来,附和道:

“一定是这样。”

这时,金禹鸿似乎有了主意,看向王生财开口道:

“告诉郝徳良,今天的晚间报道一定要坚持一点:已经有专业机构在检测山海楼饭菜是否参加了成瘾性物质,检测结果近期就会出来。”

闻言,王生财有些迟疑道:

“就这些会不会太轻了?”

金禹鸿冷笑一声,自信回道:

“轻?这些话看似没有分量,但别忘了,作为一个消费者,食品安全大过天!他们绝对是愿意为了检测结果多等几天的。”

“而我们只说了‘近期’,又没说具体是几天,人一旦形成固有印象,就很难打破。也就是在‘近期’这段时间里,所有顾客肯定会因心中怀疑而对山海楼持否定印象,一旦这种印象形成,哪怕最后检测结果证明山海楼是清白的也没什么用了。”

“更何况,就算到时候还有一部分人坚信山海楼是清白的,我们也可以找个检测机构伪造假的检测报告。”

“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山海楼只要沾上这脏水,无论如何都别想洗干净!”

闻言,王生财的眼中尽是佩服之色:

“高!金少,你这招实在是太高明了!”

金禹鸿所说,他其实早就想到了,只不过他没想到平时纨绔不已的金少也能想到这么远,想到这里,他不由将真正的担忧说了出来:

“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郝徳良反水,只要他不亲自澄清,山海楼这招牌必臭无疑!”

金禹鸿的脸上带着无比自信的笑容:

“放心,他绝不可能反水的,作为岭北人,他不会不明白得罪金家是什么下场。”

“更何况,他如果不反水,这件事最多算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污点,他要是反水了,那他奋斗这么多年得到的地位名声就会全部毁于一旦!”

王生财深以为然的点头,郝徳良母亲的医疗费不多,山海楼肯定也给得起。

但郝徳良如今已经上了金家的战船,想要反水,代价是郝徳良根本不可能承认的,也是山海楼不可能给予的。

……

是夜,郝徳良拖着疲惫的身影从电视台大楼走出来,在楼底下抽了好几根烟才开车回家。

到了自家小区前,把车停好后,他注意到小区外面多了很多陌生的车辆。

一瞬间,他已经想明白了这些监视他的人是谁派来的。

他的心里很快涌出一团怒火,但没多久,那团怒火便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无力。

如果他只身一人,大不了跟金家鱼死网破。

但他还有家人,为了家人的安危,从今以后他都不得不做金家的傀儡了。

郝徳良用力吐出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再想这烦心的事。

想到自己拥有一个善解人意跟母亲相处很是融洽的妻子,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上了楼。

敲门之前,为了不让妻子闻到他身上浓郁的烟味,他特意吃了两颗口香糖。

他轻轻敲了敲门,门很快打开。

看到妻子赵玉玲,郝徳良笑着说道:

“我回来了。”

见家里没开灯,他本能按了开关: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开灯?”

灯一开,室内一下子亮了起来。

郝徳良正欲进屋,便见家里沙发上多了一份老妇人。

看到老妇人,郝徳良心中一惊立即叫道:

“妈,你怎么没在医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