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满墙宝物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598字
  • 2022-05-28 20:39:51

本以为只要过了桥,就能轻松拿到遗迹宫殿内的宝物。

谁会想到,潭中还有一头青蛟看守。

“怎么办,有这青蛟拦在桥下,根本无法过去啊。”

“这头青蛟的实力,显然已经迈入先天,至少达到了灵兽层次。”

“再加上桥面狭窄,一般人可不是它的对手。”

就在众人惊恐议论之时,杨昊辰却看向张晓凡,冷笑道:

“张晓凡,不是要优先吗?现在你倒是上啊!”

谁都看得出来,杨昊辰这是激将法。

但张晓凡如果不上,先机一失,就再也没有优先选择的权利了。

当然,如果张晓凡真上了桥,结果只会更糟,说不定会跟刑门主一样,直接被青蛟干掉。

须白隐一旁面露嘲讽,他就赌张晓凡不敢上。

到时候,大伙儿全都冲上去,逼退青蛟,一番抢夺之下,就没有张晓凡什么事了。

当然,刚领悟意境不久的他,也不敢冒这个险。

能够进来,跟在后面捡漏,已经是天大机缘。

面对一些人的鄙夷,张晓凡不屑道:

“一头先天青蛟而已,有什么怕的。”

“大黄,我们上!”

听到张晓凡带着大黄,就要往桥上去,朱雀和夏紫嫣全都上前阻止:

“张晓凡,你不要命了,那可是一头先天灵兽。”

“是啊,晓凡,这里是它的主场,如果被拖入水中,就算你突破到先天,也恐怕很难从它口中逃脱。”

大黄也跟着眼巴巴盯着张晓凡,面对这么一头青蛟拦在水面上,它也怕啊。

虽然它觉醒了兽王血脉,但面对这种古老灵兽,它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压制得了对方。

能放它一条狗命就算不错了。

然而,张晓凡心意已决,坚定表示: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行。”

张晓凡迈入先天,有星辰之力,再加上八荒极剑,就算是青蛟真的动手,他也有一拼之力。

更何况,他还有巨阙剑。

这青蛟显然是遗迹主人生前留下来的。

还能背叛不成?

当张晓凡一人一狗,踏上血迹斑斑的白玉拱桥,朱雀和夏紫嫣的心脏,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杨昊辰和须白隐见人人都想追到手的隐世宗门两位仙子,竟都都张晓凡如此关心,不免感到吃味。

就好像醋坛子打翻了一般,全都酸溜溜的。

一些境外势力的年轻强者,也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神态。

为什么被两位仙子如此上心的人,不是他们呢?

凭啥?

论背景,论出身,他们哪一个比对方差?

也不知道两位仙子眼睛怎么瞎的,竟然会关注这么一个家伙。

张晓凡此刻已经来到拱桥中间,这里躺着刑门主的无头尸体,也是最危险的区域。

所有人都觉得张晓凡的下场,肯定会跟刑门主差不到哪去。

果然,那头暂时钻入潭中的青蛟,再次窜出水面,一双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张晓凡。

“死定了,一人一狗都要成为这头灵兽的食物。”

“这就是冲动的下场。”

龙斗宗和灵药阁数人,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可下一秒,张晓凡带着大黄依旧向前走去。

青蛟盯了一眼后,就没有进一步动作了,在拱桥上绕了一个圈,重新没入潭水之中。

张晓凡和大黄轻轻松松走过拱桥,到达了对岸满是宝物的墙体前。

这让众人是一脸错愕。

完全搞不清楚青蛟咬掉了刑门主脑袋,却不动张晓凡的原因。

难不成张晓凡和他的狗,看起来并不好吃?

此刻,张晓凡可没时间管其他人怎么想,他看着挂在墙上,琳琅满目的宝物,只觉得眼花缭乱。

分辨不清楚孰优孰劣的他,也只能用神识一件件扫过去。

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一把极品灵剑,以及上品拳套上。

虽然这里陈列的都是灵器,但通过他的神识扫看下,其实大多都因为年代久远,其中灵力有着不同程度的流失。

而他挑选的两件灵器,则是其中保存最完好的。

“收获还行!”张晓凡将两件宝贝丢入坤天罩内。

看到这一幕,龙斗宗一行人,双目都要喷出火来。

因为坤天罩本就是他龙斗宗的至宝,如今却便宜了张晓凡。

当然,当初他们瞒着天罗,对张晓凡动手,违背了世俗界规矩,想要拿回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我挑选完了,你们可以过来了。”张晓凡说罢,带着大黄退让到一边。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众人,此刻,全都争先恐后往桥上冲。

可那头没入黑潭中的青蛟,再次探出头来,这次它可没有客气,冲着众人就喷出一道水柱,将一行人全都冲了回去。

“什么情况?这头青蛟又发威了?”有人费解。

不知道它为什么放过了张晓凡,却要对他们动手。

不过,这水柱虽然威力巨大,但对付一些老牌先天强者,还是稍显微弱了些。

盛久阳、花问茵、卫一笑、齐修崖、以及龙斗宗几位都顶住了攻击,走到了黑潭对岸。

紧接着,朱雀和夏紫嫣也在自己师父的开路下,跟着过了桥。

此刻,还站在岸边的,除了灵药阁的天竺国外,就属一些小门小派的人。

须白隐看着拦在桥中间的青蛟,双腿吓得不能动弹:

“师父,我,我还是不过去了。”

“我刚领悟的意境,怕对付不了那青蛟。”

杏红春也不想自己的爱徒,发生什么意外。

而且它也看出来了,这青蛟也是看菜下饭的,像刑门主这种刚领悟意境不久的,肯定会被干掉。

而须白隐显然跟刑门主不相上下,还是不要冒险为妙。

“好,你需要的宝物,为师会替你抢夺。”

须白隐如释重负一般,道:

“好,相信师父定能旗开得胜。”

当杏红春走上拱桥,果然如她所料,青蛟并未动她做任何动作,只是视若无睹一般,放她轻松走了过去。

找到了青蛟发动攻击的规律,天竺国二皇子古纳迦道:

“我们也过去吧!”

古纳迦、帕伊姆、刹蒂斯先后通过了白玉拱桥。

一些小门小派的门主或长老也跟着走了过去。

如今没有过去的,也只剩下须白隐和王煊了。

看到一旁的王胖子,须白隐心里舒服了一些。

至少有人跟他一样,也是弱鸡。

可王煊也动了,冲他抱拳道:

“圣子,我先过去了。”

“等等!”须白隐叫住他道:“那可是一头,吃软怕硬的灵兽。”

“你也是刚领悟的意境吧,走过去,岂不是送死。”

王煊笑了笑道:

“没事,我有菜刀!”

“菜刀?”须白隐完全不知道王胖子在说啥,一把菜刀顶个屁用啊。

王煊没在废话,直接上了桥。

果然,青蛟看出王煊的实力,当即昂起脑袋,二话不说,就直接喷出强力水柱。

这一次,它不是将王煊往回冲,而是直接要将它冲入黑潭里面去。

只要进了黑潭,那就是它的口粮了。

“那人危险了!”对岸有人看到王胖子正在遭受攻击,不禁道。

“咦,那不是专卖假药的王胖子吗?”夏紫嫣道。

朱雀也看了过去。

桥上,王煊顶不住水柱冲击,好几次差点被冲入黑潭。

可当他手中握起那把菜刀,就直接劈开了水柱,冲了过来。

很多人都觉得王煊能过来只是侥幸而已。

但张晓凡却觉得,王煊并没有尽全力。

尤其是他手中那把菜刀,恐怕不输给这一墙的宝物。

随之王煊过桥成功,原地也只剩下须白隐像个傻子一般,孤零零站在那。

一时间,他成了众人口中的笑柄:

“还圣子呢?不如叫软蛋算了!”

“四大隐世宗门的年轻一代,就这须圣子最草包了吧?”

“哈哈,灵药阁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还说人家抢了他的灵兽,如今一头灵兽就在眼前,他吓得连过桥都不敢,骗鬼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