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我找唐元华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26字
  • 2021-05-22 17:33:07

杨经国到了之后,又陆续有一些老顾客到来。

这其中,还有一个周春媚很熟悉的顾客——黄浩。

以前在云来阁,黄浩就因为西红柿涨价闹过事,后来因为美味彻底成了云来阁的死忠粉。

云来阁倒了之后,他便转移到了山海楼。

据她所知,黄浩是个干工程的暴发户。

每次黄浩来用餐,都会带着年迈的母亲。

今天也跟往常一样,不过当他看到山海楼的惨淡景象后,直接打电话把他手下的工人们都叫了过来。

没多久,二十多个工人便一齐涌入了山海楼。

有了这群工人的加入,山海楼的生意虽然跟以前的火爆没得比,但总算没那么惨淡了。

周春媚不明白黄浩这个很多人瞧不上的暴发户为什么要帮山海楼。

她不知道的是,黄浩的母亲一直深受胃痛的折磨,自从黄浩带她来山海楼用餐几次后,胃痛症状明显改善,现在几乎已经跟常人无异了。

黄浩想要感谢山海楼对母亲的帮助,这才专门叫了一群工人过来充场面。

有了顾客,山海楼的工作人员终于开始忙碌起来。

……

距离山海楼不足百米的金龙大酒店中央分店二楼,王生财看着山海楼店门口的冷清,脸上满是得意。

这时,金禹鸿走了过来,王生财赶忙迎了上去。

金禹鸿看了一眼王生财问道:“怎么样了?”

王生财立即满脸笑意回道:

“金少,您这一招可真是够绝。”

“我刚站在这数了,今天山海楼开业到现在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全部顾客加起来还不到四十人,这还没以前客流量的四分之一呢!”

闻言,金禹鸿不屑一笑回道:

“四分之一?”

“这才到哪呢,到了明天,能有原来的十分之一他们就该烧高香了!”

话音落下,王生财立即拍马屁附和道:

“是啊,现在这年头,餐饮行业的命脉毫无疑问是食品安全问题。”

“山海楼现在这些顾客摆明了都是以前的死忠粉,可他们再死忠,也耐不住身旁人的担心啊。”

“这些死忠粉总不能为了一个小小的山海楼跟家人闹僵吧。”

“只要报道不断发酵下去,山海楼很快就会成为一块臭招牌!”

“金少,您这一招实在是太高明了。”

听到王生财的称赞,金禹鸿很是受用,他脸上出现一抹奸计得逞后的畅快,得意道:

“一个农民出身的泥腿子,也配跟我斗?”

这时,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看向王生财说道:

“我交代你的另一件事办的怎么样了?”

闻言,王生财立即笑着自信回道:

“人手我已经找好了,今晚就动手。”

金禹鸿轻轻点头道:

“动作要快,只要把他的家人攥在手里,就不担心他会反水。”

金禹鸿很清楚,只要郝徳良不改口,山海楼就绝对没有翻盘的可能。

郝徳良在岭北县的影响力,实在太惊人了。

王生财用力回道:

“金少放心,我已经查过了,郝徳良的家人都是普通出身,没什么背景,更何况我找的人都是老手,保证万无一失!”

闻言,金禹鸿的目光不由落在了不远处的山海楼上,他眼中尽是冷意:

“这一次,我要亲眼看着山海楼死无葬身之地!”

……

离开山海楼后,张晓凡立即拨通了石海昌的电话。

他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却也知道食品安全是做餐饮的命脉所在,如果不尽快想办法澄清此事,山海楼的招牌用不了多久就会臭。

打通电话,张晓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石海昌后,石海昌给了张晓凡一个电视台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让张晓凡通过这个人去找岭北电视台的台长。

张晓凡拿到联系方式,正要打电话,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了进来。

张晓凡看着电话号码微微皱眉:“喂?你找谁?”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声音:

“张老板,我是柯奎龙,上次在山海楼,我们交换过联系方式。”

张晓凡这才想起,上次柯奎龙离开时来包厢找他换了联系方式,他当时正在跟丁博高悦悦喝酒,忘了备注。

不过柯奎龙突然找他干什么?

念及此,他开口问道:

“找我有什么事吗?”

柯奎龙低沉道:

“韦老大得知山海楼的事,已经命我们查到了郝徳良的住址。”

“韦老大想问你,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们可以效劳。”

闻言,张晓凡顿时明白了柯奎龙是什么意思。

上次韦老大在他这买了公鸡后,又陆续来买了两次。

山海楼开业后,韦老大也带人来吃过几次,一来二去,张晓凡跟韦老大已经差不多算是朋友了。

显然,韦老大是听说了山海楼的事才叫柯奎龙帮他的。

郝徳良污蔑山海楼在先,这种情况下,绑了他的家人逼他帮山海楼澄清,手段虽然不太好,但也不算过分。

想到这里,张晓凡正要点头,心中突然想起母亲从小到大对他的教诲。

迟疑片刻,他缓缓开口道:

“先不用,不过既然你们查清楚了郝徳良的地址,倒是可以帮我做一件事,守在郝徳良家附近,别让金家的人靠近。”

以他对金禹鸿的了解,对方很有可能对郝徳良的家人动手脚。

一旦金禹鸿控制了郝徳良的家人,那无论他做什么,郝徳良都不可能帮山海楼证清白。

闻言,柯奎龙答应下来。

就在两人打电话之际,岭北县又发生了一件无比轰动的大事。

岭北电视台,正在大家跟往常一样上班的时候。

一辆计程车停在了电视台大楼门口,而后,一位老者从车上走了下来。

在他的身旁,跟着一位带着宽大墨镜,身材极为高挑的女人。

正是山海楼开业时在店里用餐的父女两人。

下了车,女人犹豫片刻看向老者说道:

“爸,其实这事我可以出面。”

老者轻轻摇头拒绝道:

“我今天来这,一来是为了帮忙澄清事实,二来也是为了帮咱们县城的老百姓谋福祉。”

“你要是出面,这件事只会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那时根本不会有人在乎事情的真相了。”

闻言,高挑女人只好无奈点头。

她也知道,她要是开口,整个事件的中心肯定会从山海楼移到她身上,这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这时,老者走到了电视台大楼门口。

看到老者,里面的工作人员赶忙过来问道:

“这位老伯,请问您找谁?”

老者看了一眼电视台大楼,淡淡道:

“我找唐元华。”

话音落下,那工作人员顿时呆住了。

唐元华,那是他们台长的尊姓大名!

在电视台大楼,还没人敢这么叫他们台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