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宫殿大门敞开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566字
  • 2022-05-28 20:39:31

达成共识后,张晓凡站立于阵法中央。

只见他手持巨阙剑,高高举起,在真元的灌注之下,直接一剑斩出。

哧啦!

只见巨阙剑一触碰到阵法,原先牢不可破,众人合力都无法击穿的屏障,就这么应声破碎开来。

于此同时,巨阙剑直接从张晓凡手中脱手而飞。

插入宫殿朱红大门前的一个菱形孔洞上。

紧接着,朱红大门“轰隆”一声,缓缓向两边打开。

这时候,众人才意识到,张晓凡所获得的朱雀剑,果真就是宫殿大门的钥匙。

哗啦!

惊人的灵气好像山呼海啸一般,从宫殿内部爆涌而出。

所有人都震惊了,呆呆地矗立在敞开的巨大门户前。

看到宫殿大门敞开,一些散修也不管什么尊卑顺序了,全都不讲武德地往门内冲。

然而,没等他们踏入大门,一个强大的反震之力,却将他们全都好像倒豆子一般,轰飞了出来。

“哎呦!”

“我滴妈呀!”

“我的老腰诶!”

一帮散修摔得七荤八素,老腰都要折断。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他们竟然全都进不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了大门之外。

熬啸见状不信邪,撑起真元,就要带领龙斗宗门人强行闯入。

让他意外的是,他却轻松冲了过去。

不仅是他,就是牧离、杨昊辰都轻易进入了门内。

而其他龙斗宗弟子,却一个个被反震了出来,跟那帮散修一样,摔得狼狈不堪。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有些人进去了,有些人却不行?”

“难道进这门还有什么讲究?”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一直在观察大门的花问茵,发现了端倪。

只见大门上额的牌匾上,刻着五个古朴大字:“无意者免进”!

朱雀走上前来,同样好奇打量着那五个字,问道: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花问茵说出自己的判断,道:

“很有可能是没掌握意境者,不得入内。”

闻言,白头翁不信邪,他就还没领悟意境,不信就过不去了。

只见他爆发罡气,全身毛发鼓动,如怒目金刚一般,朝敞开的宫殿大门走去。

众人也全都屏息凝神看着,只见他靠着深厚的罡气,强闯进了大门之内。

但没等他欣喜多久,一股磅礴大力,就好像空气炮弹,直接将他轰飞出去。

“啊!”白头翁惨叫一声,重重摔出大门之外,灰头土脸,无比狼狈。

一些没掌握意境的武者见状,全都面如死灰:

“不会吧,没领悟意境,还真不给进!”

“这宫殿也太欺负人了吧!”

纵使他们如何发牢骚,如何不甘心,可规则就是这样,他们也无可奈何。

白头翁从地上爬起,显然他的心态要好一些,直接盘腿坐下来:

“反正进去了,老夫实力不济,也争夺不到什么像样的宝物。”

“不如就在这门前修炼。”

“毕竟,这里的灵力可比其他地方浓郁太多了,修炼一月抵得上外面一年。”

听了白头翁的话,其他散修也觉得有理,纷纷打坐开始争分夺秒修炼起来。

灵药阁的人,紧随龙斗宗进入了宫殿大门之内。

夏紫嫣这时候,直接走进了门内,发现自己被没有被弹出来,高兴看向张晓凡道:

“还磨蹭什么,赶紧进来啊,再不抓紧时间,好东西都要被龙斗宗和灵药阁的家伙抢光了。”

张晓凡点头,拔出插入遗迹大门内的剑,带着大黄一起走了进去。

卫一笑见状,苦笑道:

“女大不中留啊!”

徒儿交了新朋友后,是将他这个师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朱雀本来也想马上跟上去的,但听到卫一笑的话,赶忙对身旁说了声:

“师父,大师伯,我先进去了。”

说罢,就赶忙追上了张晓凡两人。

这让花问茵和盛久阳莫名有同样的感慨。

“两位天罗请吧!”齐修崖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盛久阳和花问茵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很快,其他势力的强者也纷纷进入其中。

而去而复返的王煊,就混在人群之中,随众人一同涌入。

很显然,他也一斤领悟了意境,只是鲜少人知道罢了。

宫殿内,漆黑一片,众人要靠领悟了“明亮”特制意境的人带路,才能往里前行。

像朱雀的火之意境,以及夏紫嫣的雷之意境,就是其中最亮的两种。

然而,众人诧异发现,就是张晓凡的金色真元,也人星辉一般明亮,照得前路一片通明。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张晓凡真元本就是星辰之力,照明当然不再话下。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一座狭长的白玉拱桥面前。

拱桥长约百米,桥下则是一潭深不见底的黑水,谁也不知道掉下去会有怎样的后果。

就在众人犹豫着,要不要过桥之时,有人发现对岸墙壁上,似乎陈列着什么东西,发出微弱的光辉。

“快看,河的对岸是不是有宝贝。”随之一人喊出声来。

众人齐齐望向了对岸。

就见那些发光的东西,似乎是一件件兵器,从左到右排开,一共有十四件。

大家都知道,能呈列在这里的,岂能是凡物。

这一刻,所有人都眼红了,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将这十余件宝贝,全都收入自己囊中。

这时,龙斗宗宗主熬啸,冲一旁一位独眼老者使了个眼色。

独眼老头心领神会,二话不说就冲上了白玉拱桥。

见状,在场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明明破阵之前约定好了,张晓凡有资格先挑。

而独眼老者,显然无视了之前定下的规矩。

花问茵一眼就认出独眼老头身份,看向熬啸,质问道:

“熬宗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熬啸乐呵呵,跟花问茵打太极道:

“花天罗,看你这话说的。”

“巫山派虽然已经投稿我龙斗宗,成为我宗势力范围内的一个小门小派。”

“但人家刑门主又不归我管,我又怎能约束得了他。”

闻言,众人就知道熬啸大打的是什么如玉算盘。

这是要让麾下的小门小派,打破之前立下的规矩啊。

倘若刑门主冲过去,优先获得了宝贝,其他人又怎会不眼馋,肯定全都抛弃达成的共识,一股脑二全都往前冲。

这样一来,张晓凡也就没有了任何优势。

不仅如此,还白白给众人打工,破开阵法,成了名副其实的冤大头。

已经冲上桥的刑门主,还不忘记回头,嘲讽了一句:

“我可没答应你们所谓的协议!”

“傻子才会把宝物送到别人手中呢。”

熬啸、牧离,以及杨昊辰,全都戏谑地看向张晓凡。

他们知道一旦刑门主真的过去拿了宝物,这里的其他人哪还能坐得住。

这里面要是也有人动了,那所谓的约定便不攻自破。

到时候,张晓凡便没有任何优待了。

这是一招阳谋。

张晓凡不可能有任何应对之策。

此刻,见刑门主打破规矩,先一步冲出去,在场不少人都跃跃欲试起来。

可让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刑门主冲到桥中间时,异变陡生。

只见原本平静的黑潭,突然变得波涛汹涌,一声龙吟从水中响起。

不等人反应过来,就近一头硕大青色蛟龙,从潭水之中一跃而起。

它脑袋高抬,露出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踏上拱桥的刑门主。

如鱼类一般的鳃,正在一张一合,发出“呼呼”的警告声响。

刑门住被吓傻了,双腿打颤,大叫道:

“啊,别,别吃我!”

由于害怕,他甚至忘记自己是宗师巅峰,最终连反抗都忘了。

直接被卷来的青蛟,咬掉了脑袋,血液喷溅,瞬间将白玉拱桥,染成了血红色。

见此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