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拔剑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21字
  • 2022-05-24 20:38:11

张晓凡没有说什么,只是尝试向平台中央迈出两步。

这次,他动用了罡气,觉得这种压制力尚可接受。

于是,他一口气上前走了十来步,直接来到夏紫嫣最后走到的位置。

夏紫嫣见状,叹了口气:

“这里就属我最弱了!”

闻言,修穆崖有种莫名中枪的感觉。

感情他连让夏紫嫣排进去的资格都没有,直接给无视了。

轰!

张晓凡咬牙,头顶浮现一柄墨剑虚影,剑意随之释放而出。

随之剑意一出,张晓凡感觉这种无法抵挡的压制之力,都好像被切开了一般,让他再往前走了好几步。

可越到后面,压制力越强,让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无比艰难,甚至在他脚下,地面都开始承受不住向下塌陷。

轰,轰,轰,张晓凡一步一个脚印,靠着剑意死死支撑,来到了距离巨阙剑不到三米处。

看到这,夏紫嫣无比惊异:

“这还没到极限吗?张晓凡果然比我们任何一人都要强。”

“而且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倘若她到那个位置,身体早被压垮了,甚至会当场爆体而亡。

朱雀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之前她就感受过,到了后面,每前进一步,压制力就会成几何倍数增加。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先天修士,最多也就只能到三米左右。

而此刻看张晓凡的意思,显然还能继续向前。

“晓凡,如果实在不行,就别继续了,你身体会支撑不住的!”朱雀担忧道。

如果最终被压得身死道消,即便触碰到了那剑又有什么用?

但,张晓凡并没有放弃,而是逆着巨大的天地伟力逆行向前。

张晓凡的全身骨骼首先承受不住,发出“嘎嘣嘎嘣”的挤压声响。

就是它身上的琉璃血液,都要因此倒流。

好在,他肉身足够强横,修炼到第四层铸就的琉璃灵体,依旧能在恐怖伟力下支撑住。

如若不是这样,他早就因为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不到一米了!”修穆崖见状惊呼。

他想过张晓凡会是他们之间走得最远的那个,但从未想过,他能如此接近那把剑。

朱雀和夏紫嫣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感觉呼吸都要停滞了一般,心脏更是跳到了嗓子眼。

眼看,巨阙剑就在张晓凡面前,但同时他身上所承受的压制力,也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

轰!轰!轰!

在张晓凡双脚踩踏的地面,好像受到陨石撞击一般,全都爆裂开来,如拇指一般的大裂缝,甚至延伸到了朱雀三人脚边。

“啊!”张晓凡爆喝一声。

纵使,他身上如扛着一座泰山一般,他也要迈步向前。

天地伟力将张晓凡压的皮开肉裂,双腿都弯曲了,就差直接跪在地上。

这一刻,他浑身是血,像是个血人一般。

张晓凡应用神农氏传授的胎吸法下,这才不至于被压垮。

星辰之力,也被他逐渐调动起来。

虽然他现在能够调度的星辰之力还极少,但也勉强能够抵抗这股可怕的天地伟力。

与此同时,强横的体质不断修复伤势。

可在朱雀三人看来,张晓凡如今全身布满裂痕,血液更好似喷泉一般喷溅。

整个人眼看就要跟承受过度的瓷器一般,瞬间爆碎瓦解掉。

如果是她们早就放弃了,哪可能冒着爆体的危险继续?

眼看,张晓凡就差最后一步,就能握住那漆黑大剑,也不知道,张晓凡能不能坚持得住?

琉璃灵体在星辰之力的支撑下,让张晓凡挺了过来。

这让他将目光重新落于巨阙剑上。

“想压垮我张晓凡,还早个一百年呢!”张晓凡迈出最后一步。

下一刻,仿佛天地都压在了他身上。

直接让他血肉崩裂,口吐鲜血。

哪怕是他的琉璃灵体,也有些承受不住,呼吸都困难起来。

这一瞬间,他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但紧接着,他用力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清醒的同时,爆喝一声。

轰!

琉璃灵体大放光芒,有星辉从他四肢百骸溢出,在他头顶腾升的墨剑虚影,也更加凝实一分。

让他即便在如此压制下,也依旧能够伸出自己的右手,艰难地落在巨阙剑剑柄之上。

与此同时,像这一幕,还在遗迹内其余七座同样的高峰上演着。

每一座高峰的平台上,都经过了一番惨烈的厮杀,随之平台碎裂,露出一模一样的巨阙大剑。

此刻,各大势力的武者,就在这其余七座高峰上,想要尝试拔取这柄大剑。

但大多数武者都被挡在了十米之外。

别说拔取了,就是连靠近都很难。

众人明白,这绝对是一件极品宝物,极有可能是灵器之上的存在。

甚至还有可能是遗迹的中枢所在。

靠西边的一座高峰上,三头足有房屋胆小的白象,成人字形排开。

天竺国的皇子古纳迦,就盘坐于中间那头白象之上,此刻他全身被金色砂砾缠绕,显得神圣庄严,超凡脱俗。

“纳迦皇子,老臣支持不住了!”一位缠着白色头巾的老者,率先被天地之力轰飞。

紧接着,在古纳迦右侧,留着八字胡的老子,也支持不住了,连同白象一起被轰飞出去。

如今三头白象的阵形,也只剩下中间的古纳迦和他的坐骑苦苦支撑,向前迈进。

“嗷!”在前进到距离巨阙剑五米的距离,古纳迦身下的白象坐骑,首先支持不住了。

前蹄直接跪了下去,将身下的地面,都压出一个巨大深坑。

古纳迦见状,摸了摸身下白象的头颅,安抚道:

“谛喏,你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白象谛喏点了点头,旋即好像大山一般,直接被不可抗力掀飞出去。

而古纳迦身上的砂砾托举着他,熠熠生辉,好像神祗一般,缓缓飘落下来。

没有了天竺国强大的白象坐骑顶在前头,就是领悟了砂之真意的古纳迦,都难以在往前寸进半步。

不过,身为天竺佛国的二皇子,他身上的好东西多的是。

他打手一挥,一串由十二枚舍利子组成的佛珠,被他丢了出去。

轰隆隆!

十二枚舍利佛珠,为他挡下这天地伟力的同时,他也艰难抬脚向前迈出一步。

但每前进一分,莹莹灿灿的佛珠,就会爆掉一颗。

当他来到巨阙剑面前,十二枚佛珠已经尽数爆碎。

但最后一步,他始终无法顶着压力迈出。

另外一边,靠东的高峰之上,龙斗宗经过一番大战,将两个境外势力屠灭。

如今,碎裂的平台上,巨阙剑已经升腾而起。

龙斗宗的宗主熬啸,大长老牧离,以及杨昊辰决定上前拔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