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这只是常规操作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92字
  • 2022-05-16 20:27:46

张晓凡看向柴熵,示意道:

“面前那头二阶巅峰的灰狼就交给你了!”

倘若换做从前,柴熵肯定会退缩,但如今他手中军刀舞得嚯嚯作响,面上战意正浓,大吼一声:

“没问题,老子要将这些狼崽子,杀个片甲不留!”

冷雨不用张晓凡吩咐,抽出轻鸿已然屈身而上。

玉女剑法被他舞得出神入化。

刷刷两下,两头灰狼就在他面前倒下,开肠破肚而亡。

张晓凡点头,冷雨这个宗师境界,还是没有一丝水分的。

尤其是他那阴柔无比的祖传剑法,在这狼群之中,更能发挥其优势。

“嗷呜!”这时,一批灰狼见张晓凡不动,还以为他才是其中最弱的,朝他这扑了过来。

张晓凡手持飞雪斩下,剑气划出,撩起皑皑白雪,收割掉一路的灰狼。

清完一路,又一路,张晓凡宛若一台不知疲倦的收割机。

与此同时,他还不忘记关注大黄那边的战斗。

此刻,大黄已然浑身是伤,但气息愈发的惊人,已经达到了三阶妖兽后期。

它之前不是在吃丹药就是在喝灵药,此刻,将体内淤积的药力全部激发了出来。

狼王见状,猩红的眸子微微震颤,它能感受到,大黄体内的妖兽血脉,变得更加凝练。

没等狼王反应过来,大黄又扑了过去,直接咬住了它的脖颈。

狼王怒了,跟大黄缠斗在一起。

另一边,柴熵手持郁金香军刀,跟那头灰狼打得有来有回。

就在灰狼觉得柴熵不过如此的时候,柴熵猛然发力,直接从灰狼身下滑过。

旋即,军刀直接往上插出,当场穿透了灰狼的下颚,从下往上贯穿了灰狼头颅。

灰狼重重倒在地上,彻底没了声息。

见状,张晓凡暗暗点头,这丰富的战斗经验,一看就是经过不少实战。

破了心魔的柴熵,如今差的只是修炼资源。

相比之下,圣子那个药罐子宗师,就是对资源的浪费。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选上灵药阁圣子的。

刷!

张晓凡飞雪斩出,剑气扫荡之下,再次清空一条路径上的灰狼。

加上冷雨斩杀了五头,场上现在也只剩下了三头灰狼和一头狼王。

那三头灰狼畏惧了,不敢再发起攻击,而是退守到狼王一侧。

正在跟大黄对战的狼王看到这一幕,彻底狂暴了。

“嗷!”

狼王咆哮一声,全身毛发炸起,气息变得更加恐怖。

不仅如此,它前爪开始逐渐抬高,后腿也壮了一大圈,逐渐起身,俨然一副要同人一样行走的架势。

看到这一幕,柴熵瞳孔骤缩,提醒道:

“不好,这头狼王要进入狂化状态了!”

冷雨看到逐渐站起的狼王,也是震撼到到不行,靠近柴熵问道:

“狂化状态,到底是什么玩意?”

柴熵面露惊恐解释:

“我听喜马拉雅地区的原住民说过,狼类妖兽中有的可以进入狂化状态。”

“这种状态下,它们能好似人一样行走奔跑,凶残程度也将成倍增加。”

“虽然只能持续很短时间,但在这段时间内,避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听到柴熵的话,冷雨也觉得此刻应该避战。

可当两人将目光投向张晓凡,却看到他手持飞雪,踩着一地的灰狼尸体,一步步朝狂化的狼王走去。

“吼!”

狼王见张晓凡还敢朝自己走来,简直是对它威严的最大挑衅。

嘶吼一声,直接好似直立行走的人一般,狂奔而上。

柴熵和冷雨见状,头皮发麻,大喊道:

“小心,狼王攻来了!”

大黄不惧,扑了上去,想要阻挡狂化的狼王。

然而,狂化后的狼王,异常强悍,直接将大黄撞飞出去。

它此刻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斩杀它族群最多的人类小子撕个粉碎。

但下一秒,一道白芒闪过,狼王就发现,它狂奔的躯干不听使唤了,好像脱离开它的头颅,独自冲了出去。

旋即,倒在了那做出拔剑姿态的人类小子面前。

咚!

紧接着,它那硕大的狼头,也刹那坠落在斜坡之上,被风雪一吹,滴溜溜滚了出去,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狼王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掉的,就已经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见此一幕,柴熵瞠目结舌,下巴都要惊掉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三阶妖兽巅峰的狼王啊,而且还是处于狂化状态,就这么被一剑秒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剑技啊?”

见识过张晓凡的厉害后,他这才意识到须白隐那场切磋,输得一点都不冤。

倘若继续下去,须白隐也只会输得更惨而已。

这神鬼莫测的剑技一出,就算是圣子,恐怕也要当场饮恨。

冷雨虽然吃惊,但相对要镇定一些,毕竟他已经见识过张晓凡的“拔剑式”。

“淡定,淡定,这只是我们老大的常规操作而已。”冷雨拍了拍柴熵的肩膀,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道。

狼王已死,剩下的三头灰狼,见张晓凡就如同见到神魔一般,全都吓得亡命奔逃,哪还敢再停留片刻。

尘埃落地,留下满地的妖兽尸体。

最差都是二阶以上,这让柴熵看得是两眼放光。

冷雨更是搓着手道:

“发财了,发财了!”

这么多的妖兽肉,不说自己吃,就是卖出去都值不少钱。

只是,要怎么将这些妖兽肉带回去,却成了一大难题。

张晓凡已经站在狼王庞大的尸体上,用飞雪挖出了狼王还带着温度的内丹。

“大黄,这个是赏赐你的!”张晓凡将内丹抛给大黄:“刚才表现的不错,没有给我丢人。”

大黄跳起来,接过内丹,直接吞服了下去。

随后,趴在张晓凡跟前,不停摇曳着尾巴表示感谢。

张晓凡摸了摸它的狗头,提醒道:

“这可是三阶巅峰妖兽的内丹,你一时半会也炼化不了。”

“的等回去后,我再想办法帮你。”

大黄退去妖兽化,乖巧地点了点头。

“剩下的妖兽血肉,你们都分了吧。”张晓凡对两人道:“尤其是狼王的尸体,堪称血肉宝药,你们可一滴都不能浪费了。”

闻言,柴熵二话不说,就将滚出去的狼王头颅给拖了回来。

即便事实摆在他面前,柴熵也依旧有种不真实之感。

三阶巅峰的妖兽血肉啊,搁外面,怎么着也能卖上几个亿。

别说一些大家族会不惜一切代价,购买这些血肉,提升家族整体实力。

就是宗师看到了都会眼红,从而大打出手,争个你死我活。

可就是这样的顶级血肉宝药,张晓凡却随意给了他们。

这感觉就好像走在大街上,被天下掉下的头彩砸中一般。

冷雨走了过来,看着硕大的狼王躯干,问道:

“张老大,这可是顶级的血肉宝药,您不要吗?”

张晓凡摇了摇头:

“我如今需要的已经不是什么宝药了,而是更进一步的领悟。”

“这些对我没有太大作用,里面蕴含的妖兽气血,反而会影响我的心境。”

引星辉入体,感应星辰之力,这才是他现阶段唯一需要。

可惜,他就是迟迟无法悟道,从而进入玄之又玄的第四层境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