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一脚踹飞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34字
  • 2022-05-15 22:55:29

张晓凡直接踏前一步,走入场内:

“有何不敢?”

见状,现场武者全都沸腾了。

这里,须白隐的仰慕者们,已经看到张晓凡被须白隐踩在脚下的画面。

张晓凡的年纪虽然跟圣子年纪相当,但圣子可是灵药阁的继承人,修炼资源无数,再加上丹药管饱,这个年级才堪堪达到宗师巅峰的境界。

张晓凡就算再逆天,估计也就内劲巅峰,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没看到就是号称宗师收割机的西北段天虎,都被须圣子一脚解决了吗?

这时,有跟张晓凡同一辆大巴过来的武者,认出张晓凡:

“咦,这不是那个仗着自己养了一头妖兽犬,将一名武者丢下车的家伙吗?”

“没想到他即便来到营地,还敢如此嚣张?”

“是啊,车上,大家忌惮那头妖兽犬,这才没跟他计较。”

“可到了营地,随便一个宗门出来的武者,就能将他打得满地找牙。”

前几批来到营地的人,听到张晓凡的事迹,内心顿时了然。

感情这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怪不得连灵药阁的圣子都敢招惹。

这下,非要被虐成狗不可。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须白隐对张晓凡就更加不屑:

“你那宠物不错,如果送给本圣子,本圣子会让你输得好看些。”

张晓凡不屑:

“就你,连当我家大黄的宠物都不够格。”

听到张晓凡如此挑衅,须白隐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几发罡刃扫来。

张晓凡冷笑,这是将自己当菜鸡了?

轰!

张晓凡罡气爆发之下,轻松化解须白隐的罡刃攻击。

看到张晓凡也爆发了罡气,围观众人无不愕然:

“怎么可能,这人年纪轻轻既然是宗师?”

“他不是散修吗,怎么可能拥有像大宗门一样的资源?”

在隐世宗门中,出几个年轻宗师并不稀奇。

但倘若对方只是籍籍无名的散修,那就如凤毛麟角一般了。

散修要想修炼到宗师,在没有资源的堆叠下,起码也要四五十岁才有可能。

但只有冷雨知道,张晓凡在成为朝圣宗的荣誉长老之前,确实是一个散修。

靠的也不是宗门的资源,而是逆天的毅力和天赋。

柴熵目光闪过一丝诧异,怪不得他看不透张晓凡,没想到张晓凡竟然是宗师。

但即便如此,在圣子须白隐面前,也依旧不够看。

一击被挡,须白隐倨傲的神色未变:

“宗师又如何,对本圣子来说,只是多废一些手脚罢了。”

说罢,须白隐祭出碟状灵器,滴溜溜旋转着,直接朝张晓凡劈来。

该碟状灵器名叫法刃,源于佛族,乃灵药阁阁主在首次遗迹爆发,从天竺国国师手中夺得。

属于金属性灵器,拥有开山断河的威力。

当法刃灵器切来,张晓凡目光一凝,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但,一节青丝还是被削落。

不仅如此,在张晓凡身侧一个大石,在法刃切割之下,瞬间裂成两半。

“好锋利的灵器!”张晓凡暗叹。

他一眼认出这件法刃,属于金属性灵器。

因为只有金属性的灵器,才有如此可怕的切割能力。

“小子,现在知道本圣子的厉害了!”须白隐笑道。

张晓凡摇头,讽刺:

“厉害的不是你,而是你手中这件灵器。”

闻言,须白隐彻底怒了,再次抡动法刃,朝张晓凡切来。

这一次,张晓凡再次轻松躲过,神识扫荡之下,须白隐是破绽百出。

张晓凡罡气爆发下,随便踹出一脚,就将须白隐踹得好像死狗一般跌飞出去。

砰!

手中法刃脱手,须白隐重重砸在地面之上,当场一口鲜血喷出。

看到须白隐即便动用了全力,还是被张晓凡一脚踹得吐血,在场武者全都懵了。

那些将须白隐视为偶像的女武者们,更是一个个露出难以相信的神情:

“须圣子败了?”

“怎么会这样,须圣子怎可能会败给一介散修。”

“偷袭,一定是那小子偷袭了!”

一帮女武者根本不承认,干脆直接睁眼说瞎话。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须白隐无论在战斗意识,还是罡气应用上,都无法同张晓凡相提并论。

也就是说,在这场切磋中,须白隐完败!

冷雨双手抱胸,露出早知道会如此的表情:

“我说过了,什么小白脸圣子,虚有其表罢了。”

柴熵此刻早已呆滞住,内心震撼,久久无法平息:

“须白隐就这么败了?”

他感觉一切就跟做梦一般不真实。

自从他心目中无敌的师兄,被须白隐一招击败后,须白隐已经在他脑海烙下不可战胜的印记。

可现在,须白隐却败了,败得如此彻底,连动用了灵器都不是对手。

直接被一脚踹得如死狗一般。

亏他昨晚还信誓旦旦,劝诫张晓凡别跟圣女走得太近,以免招致须白隐的妒忌,而遭遇不测。

可现在,张晓凡却用实际行动,将他啪啪打脸。

“就你,也配称作圣子?”张晓凡战胜对方,还不忘记诛心:“对比起天罗的朱雀,以及龙斗宗的杨昊辰,你还差得远。”

“当然,更不可能跟我相提并论。”

闻言,全场哗然。

张晓凡竟敢说出如此大言不惭的话,就说明对方早就探过其他两大宗门天骄的底细。

而灵药阁的圣子须白隐,无疑是他口中最垃圾的那一位。

听到张晓凡如此评语,须白隐怎能咽下这口气。

只见,他直接拍地而起,怒视张晓凡,叫嚣道:

“小子,别猖狂,我只是一时大意,被你给偷袭了。”

“有本事,再来打过!”

他之前从未如此出丑,他不知道的是,以前他没出丑,是因为大家都忌惮他的身份。

但张晓凡可不会惯着他,勾了勾手指道:

“像你这样的药罐子,真实实力也就宗师大成,弱鸡一般的存在,再来多少次都一样。”

当听到“药罐子”这三个字,须白隐再也忍无可忍。

轰隆!

一怒之下,地面都被他踩出一个深坑。

“本圣子要废了你,废了你!”须白隐怒发冲冠。

张晓凡背负而立,完全没将爆怒的须白隐放在眼中:

“出手吧,像你这样的药罐子,我能一口气打十个!”

此刻,人群中,一个肥胖身影脸色写满惊惧之色。

他悄悄向后缩去,内心震撼无比:

“不会吧,这个被我坑了两百万的家伙,实力竟然这么强?”

“就是我们灵药阁的圣子都不是他的对手,而我却作死,将假药卖给他,还不要死翘翘?”

担心东窗事发,张晓凡找他算账,刚来到营地的王煊,又寻思着如何开溜。

场中,须白隐重拾灵器法刃,就要再次动手。

怎料,喜马拉雅山脉上空,灵气陡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