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85字
  • 2022-05-15 22:55:08

此刻,一名手持朴刀的年轻武者,指着圣子须白隐道:

“须圣子,你们门内弟子切磋有什么意思?”

“不如,让我段天虎,来领教你的高招。”

听到上前挑衅的散修,是西北有名的武者段天虎,众人纷纷闻之色变。

张晓凡对于西北的武者,并不是很了解,向冷雨问道:

“这个段天虎,我看只是内劲巅峰境界,为什么其他武者都似乎很畏惧的他样子。”

冷雨曾经在杀手组织待过,对一些武道界的成名人物,那是如数家珍。

他向张晓凡介绍道:

“西北段天虎,人送外号宗师收割机。”

“他掌握一门刀法武技,拥有斩破一切肉身的力量。”

“就算是横炼宗师同他对战,在他刀法武技之下,也讨不了任何好处。”

闻言,张晓凡点了点头。

如果自身境界不足,使用一些增幅性武技的话,确实也能达到越阶挑战的实力。

“自不量力!”这时候,跟张晓凡住一块的中年大叔柴熵,抱着郁金香军刀走了过来。

在他看来,圣子须白隐岂是一般宗师。

即便是号称宗师收割机的段天虎,遇上对方也只会是添菜。

张晓凡没有理会柴熵,从昨晚篝火旁的交谈,他就知道柴熵看到自己师兄惨败给须白隐后,已经被吓破了胆。

弯下去的脊梁,再不可能支棱起来。

当然,这里除了柴熵之外,几乎全是盲目崇拜须白隐的武者:

“须圣子,好好教训这个段天虎。”

“须圣子,接受他的挑战,让他知道您的厉害。”

“敢挑战须圣子,这家伙怕是活腻歪了。”

当然,更疯狂的还属在场的女武者,只听她们疯狂喊着须白隐的名字。

还要为他生猴子什么的。

搞得就好像大型追星应援现场似的。

冷雨见状,弃之以鼻:

“什么狗屁圣子,我看只是虚有其表罢了。”

“长得跟小白脸似的,能有什么战力?”

须白隐似乎听到了冷雨的话,冷哼一声站立起身。

“西北段天虎,你不应该挑战到我头上。”须白隐冷冷道:“我会让你知道,本圣子可不是任何人都能亵渎的。”

此刻,须白隐白衣飘飘,站在场中,犹如仙人下凡,无形当中就给人一种想要拜服的错觉。

看到须白隐迎战,现场武者全都疯狂起来。

女武者们更是尖叫起来,甚至有直接昏倒过去的。

搞得现场就跟对方的主场一般。

然而,段天虎是真的莽,根本不惧对方的声势,将朴刀舞得虎虎生风:

“须白隐,别人称你一声圣子,你还真把自己当神仙了?”

“来,吃老子一刀!”

段天虎内劲灌注上朴刀,二话不说直接朝须白隐砍了过去。

须白隐脚步轻点,跟风中芦苇一般,身子摇晃之间,轻易躲过段天虎一刀。

不仅如此,他还直接一脚蹬在段天虎后背之上,让段天虎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顿时引起现场哄堂大笑。

段天虎脸上挂不住,从地上爬起,恶狠狠道:

“妈的,须白隐,有种别用你那身法躲避,吃老子撼山一刀。”

众人知道,段天虎要动用刀法武技了。

在这一撼山刀技之下,不知道多少宗师饮恨,也不知道须白隐敢不敢接这一刀。

“好,就让本圣子接你一刀,让你输得心服口服。”须白隐完全没将段天虎当一回事。

可当段天虎开始蓄力,准备朝他使用撼山一刀之时。

须白隐感受到那一刀的威力,脸色却变了。

不等段天虎劈出这一刀,他就先动了,飘逸的白衫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弧度。

随后,直接一脚踩在了段天虎刀背之上,让段天虎根本没法使出这一刀。

旋即,灌注罡气的一脚踢出,将段天虎踢得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砸在身后岩石上,当场昏死过去。

见须白隐轻松取得胜利,现场的女武者就更加疯狂了:

“须圣子,我们就知道你会赢。”

“须圣子绝对是不可战胜的。”

“我爱你,须圣子!”

其余男武者也为须白隐展示的飘逸打法所震惊。

他们本以为能看到一场势均力敌的比斗,怎料须白隐却轻松取得了胜利。

只有张晓凡和冷雨觉得不屑。

心直口快的冷雨,更是直接唾弃出声:

“卑鄙,还圣子呢?”

“说好要接对方一招,结果畏惧了,就直接动手。”

张晓凡跟着补充一句:

“虚有其表,华而不实!”

他看得出来,这所谓圣子根本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可言,靠的全是境界上的碾压。

修为也是完全靠丹药堆起来的,就这样虚浮的战力,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实力境界比自己低的。

听到张晓凡和冷雨的评价,须白隐脸色当即一沉,朝两人看了过来。

几名灵药阁的弟子,更是直接站出来,怒斥道:

“你俩什么东西,也配评价我们的圣子?”

“我们圣子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你们碾爆。”

站在张晓凡身旁的柴熵,摇了摇头。

他都劝说过张晓凡了,没想到张晓凡仍然不知道天高地厚。

人家圣子的招数的确华而不实,破绽极多,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宗师巅峰啊!

就算对方是靠灵药阁的丹药,硬生生堆出来的宗师巅峰又如何?

催熟的苹果也是苹果,宗师巅峰也一样。

“蝼蚁一样的东西,也配妄议本圣子!”须白隐早看张晓凡不顺眼了。

如今,更是找到由头,对张晓凡出手。

说罢,他就直接动用宗师气场压了过来。

冷雨只是宗师初期,当然挨不住对方宗师巅峰的气场,直接被压得脸色惨白,向后退了好几步。

然而,这种虚浮的宗师巅峰气场,对于张晓凡来说,却如纸糊的一般。

他站在原地,任由须白隐如何压制,就是面不改色,连头发丝都没有弯一下。

“这就是你引以为豪的修为境界?”张晓凡不为所动,再次评价道:“在我眼里,你就跟温室豢养的金丝雀一般,同样中看不中用。”

闻言,现场须白隐的女武者粉丝,全都被激怒了:

“哪来的毛头小子,也敢这样评价我们的须圣子。”

“须圣子,快打倒他。”

“让他知道谁才是那中看不中用的金丝雀!”

须白隐此刻脸色铁青,恨不得将张晓凡生吞活剥。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身为高高在上的圣子,他根本没必要跟籍籍无名的散修一般见识。

“纵使本圣子是金丝雀,也能将你这样的软脚虾一口吞了。”须白隐倨傲看向张晓凡,质问:“可敢一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