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这狗子不能要了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25字
  • 2022-05-14 23:56:56

张晓凡不明所以,但还是缓缓起身,跟王薰儿走到一边。

冷雨露出日了狗的表情,满脸悲愤。

本想找同样形单影只的大黄安慰一下,怎料大黄不甘寂寞,第一时间跟了过去。

冷雨欲哭无泪:

“一个个见色忘友,我为你们感到羞耻。”

一边,王薰儿长发及腰,背影婀娜,转身向张晓凡表示歉意道:

“我叫王薰儿,卖你药的王煊是我哥哥。”

“我是来向道友说声抱歉的。”

“因为小时候,都是我哥哥想办法赚钱养活一家子,也是那时候养成了坑蒙拐骗的习惯,还请你不要怪他。”

说着王薰儿掏了掏口袋:

“我哥骗了你多少钱,我都可以补偿你。”

知道王薰儿来找自己的来意,张晓凡摆了摆手:

“不用,那丹药虽然毒了点,但还是有些效果的。”

他看得出来,大黄虽然拉了肚子,但体内的灵力确实壮大了一些。

大黄可不是一般狗子,如果对它没有好处,它可不会主动凑上去。

张晓凡刚说完,跟来当电灯泡的大黄,又开始演上了。

“昂昂昂……”

只听它叫声悲凄,趴在地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眼看就要死了。

王薰儿见状,诧异表示:

“可是你的爱犬都成这样了,还没有事啊?”

换做她,肯定心疼死了。

张晓凡脸色难看,直接踹了演上瘾的大黄一脚:

“好了,再装下去,老子就把你宰了。”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大黄一下老实了。

但它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精神抖擞,开始蹭起王薰儿的身子,讨她的欢心。

它这是觉得只要帮主人泡妞,就肯定能获得灵液。

王薰儿被大黄逗得咯咯直笑:

“看样子,你的狗子好像还真没什么大碍。”

“它好聪明啊,好像能听懂人话的样子。”

而且在大巴车上,她也看到了,大黄激活妖兽血脉,大显神威的场面。

张晓凡没想到灵药阁的圣女,还是一位爱狗人士,简单聊道:

“这货是我妈上山打柴,从山谷中捡到的。”

“当时还丁点大,就已经能听懂一些人话了。”

这时候,张晓凡想起大黄进入妖兽形态时,额头呈现的月牙印记。

说不定,这货还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妖兽后裔,只不过血脉不够纯正,被父辈给抛弃了。

听了大黄的离奇身世,王薰儿对大黄就更喜欢了。

玩耍期间,王薰儿被逗得满是笑声不断。

不远处,圣子须白隐看到这一幕,脸上满是阴沉之色。

独自守在篝火旁的冷雨,更是暗骂了一声:

“禽兽!”

看了一眼天色,玩得很是开心的王薰儿,摸了摸大黄的头:

“已经很晚了,明天我再来找你玩。”

然后,跟张晓凡说了声“晚安”,就回去自己的帐篷了。

这时候,大黄凑到张晓凡脚边,不停摇着尾巴,想要论功行赏。

然而,张晓凡理都没理它,直接回到了篝火旁。

这让大黄很会郁闷,它感觉自己的马屁是似乎拍在马腿上。

主人压根没有要泡妞的意思,它的灵液再次告吹。

篝火旁,冷雨比大黄还要郁闷,张晓凡不明原因,刚想询问情况。

身后的帐篷打开,那位跟他同居的中年大叔,手握一把欧式军刀走了出来。

冷雨一看到那把军刀,顿时郁闷全消,毕竟他除了杀手身份外,还是一个军迷。

“你这把该不会是拿大帝东征,曾经使用的郁金香军刀吧?”冷雨一眼认出道。

中年大叔诧异,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懂行的,点头道:

“没错,这确实是郁金香军刀,不过只是仿品!”

“真的那把在拿大帝的故国,可不允许被带出国境之外。”

虽然只是仿品,但对冷雨这个军迷来说,依旧如西施珍宝一般。

要想做到百分百还原,所要花费的金钱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能给我看看吗?”冷雨搓着手道。

中年大叔柴熵并不介意,将郁金香军刀递给冷雨。

接着,他坐在了张晓凡身旁,意味深长提醒:

“据我所知,圣子善妒,你最好离圣女远一点比较好。”

张晓凡不知道柴熵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他可不惧什么圣子,淡淡表示: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但我接近谁,与谁交好,可轮不到他人指手画脚,任他圣子又如何?”

听了张晓凡的话,柴熵摇了摇头:

“我看你是不知道须白隐的可怕。”

“当年我师兄,号称宗师之下第一人,结果在他手上连一招都接不住。”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须白隐就更不可战胜了。”

听了柴熵的话,张晓凡神情未变,沉声道:

“那是因为他还没遇上我。”

柴熵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劝说。

等他被须白隐废掉,就知道自己并非无的放矢了。

冷雨摩擦着郁金香军刀,爱不释手,刚想问柴熵,能不能借他欣赏一晚。

怎料,柴熵招呼都没打,直接拿回军刀,就回帐篷睡觉去了。

冷雨:“……”

次日,旭日东升,在喜马拉雅上空,灵气聚集之下,太阳都呈现出紫红色。

紫气东来,这也是武者修炼的最佳契机。

众人纷纷从帐篷出来,开始在营地空地上打坐修炼。

更有甚者,直接对身旁的人出手,进行武道切磋。

在这种灵气浓郁的地方战斗,实力提升无疑会更快。

张晓凡是被外面的打斗声吵醒的,当他拉开帐篷就见外面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修炼,以及切磋的身影。

冷雨见张晓凡醒来,凑过来道:

“张老大,听说那边有灵药阁的弟子比斗,要不要过去看看。”

张晓凡发现,许多武者都聚集在东侧,一个不小的空地上。

“行,反正闲着也闲着。”张晓凡穿戴好,从帐篷出来。

这时,他才发现大黄不在了,问道:

“大黄呢?”

冷雨叹了口气:

“张老大,你这狗子不能要了,真的养不熟。”

“今早,那灵药阁的圣女,只是给了它一颗丹药吃,就屁颠屁颠跟人家跑了。”

“我怎么叫它,它都没理睬我,哎……”

看到冷雨受打击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大黄不理他这么简单。

更像是人家圣女,宁愿跟狗子玩,也没正眼瞧上他。

现在正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不如一直狗呢。

张晓凡拍了拍冷雨的肩膀,只能安慰道:

“那狗子就是这样,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这时,一堆武者从他们面前跑了过去,边跑边喊:

“听说有人要约战灵药阁的圣子!”

“走,快过去看看。”

很快,周遭打坐修炼的武者,也纷纷被吸引过去。

张晓凡和冷雨对视一眼,也跟上人流,来到东边的空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