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七伤拳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22字
  • 2022-05-07 23:44:58

从葛殇口中,得知师父的近况,许宛卿不免感到自责。

但许宛卿知道,师父为自己做这么多,就是想自己获得自由,不要像她一样留有遗憾。

“对不起,右长老,我只听我师父的,你无权让我回去。”许宛卿毫不退让。

葛殇冷哼一声:

“那可由不得你!”

说着,两名地煞门的宗师,一左一右堵住三人退路。

冷雨站了出来,冷冷扫了龙斗宗三人:

“你们在这里动手,难不成想找死。”

其实,面对三名宗师,尤其还有龙斗宗右长老这样的宗师巅峰,冷雨没有半分把握。

不过,他知道,只要他能拖住他们,等到张老大的支援就行了。

然而,他的心思,早就被葛殇看穿,笑着道:

“你该不会指望张晓凡救你们吧。”

“放心,他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等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

闻言,冷雨想到什么,赶忙拿出手机看去。

只见手机右上角没有一格信号,刚才发出去的信息,也显示发送失败。

他意识到事情大条了,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

没办法,他只能继续拖延下去:

“要是一会打起来,动静肯定不小。”

“商会若是知道,背后的天罗肯定会赶到。”

葛殇冷笑摇头:

“你对我们龙斗宗的底蕴,还是一无所知。”

“告诉你,就算我们将这地下车库捅出个大窟窿,外界也不可能知晓。”

见右长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许宛卿想到什么,脸色大变。

她师父卓青衣曾跟她提过,宗门还有一件神秘的空间灵器。

能够短暂的开辟一个结界,不被外界察觉。

现在看来,右长老这次带队捉拿她,很可能动用的就是这件空间灵器。

“右长老,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一个地煞门的宗师,建议道:“坤天罩消耗灵力巨大,倘若不尽快将人带回,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听了手下的报告,葛殇不敢托大,直接开始动手。

冷雨一人应对三人,根本守不过来,不过,张晓凡为了保护两人的周全,不可能只派他一个人来。

为此,他尝试喊了一声:

“还有兄弟暗中保护吗?可以出来了。”

果然,随之他一喊,负责暗中盯梢的阿牛和阿虎从地下室一角走了出来。

面对龙斗宗三位强者夹击,阿牛阿虎也知道,他们即便不敌,也必须出来与对方一战。

“有意思,三对三的话,人数虽然够了。”葛殇冷笑:“不过,就你们的实力,还不够看。”

葛殇一个指令下去,地煞门两名宗师,当即攻向阿牛、阿虎。

对方三人最差也是宗师大成,很快,连宗师都算不上的阿牛和阿虎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见状,冷雨目光一凝,就要上前帮忙。

可葛殇却好像毒蛇一般盯住了他:

“小子,你的对手是老夫!”

说着,葛殇直接爆发罡气,功了过来。

冷雨毫不示弱,抽出张晓凡赐给他的轻鸿,就跟葛殇战斗在一起。

虽然冷雨的境界不及葛殇,但他使用祖传的玉女剑法,依旧能跟葛殇打个五五开。

葛殇心惊,他没想过一个宗师初期,借助一件法器匕首,就能跟他打得有来有回。

而且对方使用的剑法虽然妖娆,跟个娘们似的,但对他也有着不小的威胁。

“小子,看来老夫小瞧你了。”葛殇狞笑:“你这跟娘们一般的剑法,确实不错,但可惜你实力境界太低,要不然我还真拿不下你。”

说着,葛殇使用罡气灌注于双拳,直接打出他的成名绝学:

“七伤拳!”

七伤拳,有个弊端,那就是伤人一百,自损八十。

因为对人的七大要害,有着致命伤害,故名为“七伤”。

不过,对于宗师级强者来说,承受一部分内伤,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能快速解决战斗,那便是一套上乘武技。

轰!

葛殇的七伤拳一出,冷雨明显能感受到,对方的气势整个都变了。

在他阴柔的玉女剑法攻击下,葛殇都能从容不迫地避开,旋即,就是动用七伤拳对他身体的胸口、肩膀、膝盖、双肘进行攻击。

这些攻击,看起来平平无奇,并不能将他直接轰飞。

但事后,冷雨发现,他这几个关键部位,逐渐开始刺痛起来。

每一次,他动用罡气,准备反击,都跟白蚁噬心一般难受。

最终,让他全身僵硬,再无法挥动手中的轻鸿。

“哐当!”

在一次反击中,冷雨胳膊一疼,全身七处要害同时联动爆发,让他整个身躯瞬间好似触电一般,僵直当场。

手上一松,轻鸿就这么掉落在地。

“小子,现在知道我七伤拳的厉害了?”葛殇因为伤害的反噬,也出现一部分损伤,不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直接飞出一脚,就将僵直的冷雨,踹飞出去。

冷雨跌飞出去十多米,直到撞在一辆地下车库停着的路虎,这才勉强停下。

他想尝试爬起来,可身上每一寸关节都传出剧痛,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该死,这种武技也太阴毒了!”冷雨咬牙,只能眼睁睁看着葛殇一步步朝许宛卿逼近。

“许宛卿,还不跟我回去,更待何时?”葛殇直接伸手,朝许宛卿抓了过去。

许宛卿向后躲避,宁死不从:

“你想带我回去,除非是我的尸体!”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摆脱我了!”说着,葛殇直接动用罡气,攻向许宛卿。

许宛卿情急之下,直接动用内劲。

虽然张晓凡吩咐她这段时间不可动用内劲,这样会让好不容易封住的阴灵韵,再次挣脱出来,但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砰!

即便如此,当许宛卿使用内劲,跟葛殇宗师级的罡气对撞在一起的时候。

她还是如撞在卡车上的皮球一般,直接弹飞出去。

重重砸在了地下车库的立柱上。

哇的一声,直接一口鲜血喷出。

“我说过,就凭你是抵抗不了我的。”葛殇再次屈身向前。

将瘫坐在立柱旁的许宛卿直接提了起来,冷冷注视着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