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11字
  • 2022-05-08 10:45:45

龙斗宗。

自从上次张晓凡登宗一战,少宗主杨昊辰一败涂地后。

龙斗宗门人就在日夜苦修,如今可谓是龙斗宗弟子士气最旺盛的时候。

倘若张晓凡还敢再来,他们相信张晓凡断无法再讨到任何好处。

演武场上,伤势快要痊愈的杨昊辰,正在废墟上盘膝打坐,感悟那日一战。

他觉得那天,他是太大意了,才会让张晓凡有机可乘。

倘若他不急于使用“龙哮”,而是利用剑意,慢慢同张晓凡磨。

凭借他宗师巅峰,略胜一筹的罡气,定能将张晓凡活活耗死。

张晓凡虽然强,但也只在神秘强绝的剑技上,在其他层面,他有绝对的信心碾压对方。

这时候,大长老牧离找了过来,看到杨昊辰端坐在演武场废墟上,满意地点了点头。

失败并不可怕,怕就怕被打败后不敢面对,从此一蹶不振。

显然,他的爱徒已经从那天失利中振作起来。

“昊辰,为师知道不应该打断你的参悟!”牧离上前打断道:“不过,最近的灵气明显开始变得异常,据长老团推算,新的遗迹最多三个月就会开启。”

一听到遗迹,杨昊辰豁然张开双眼,语气急切道:

“三个月,可是我还没步入先天,恐怕……”

这次遗迹的开启,是他扬名立万的最佳时机,可惜他距迈入先天,也只剩一步之遥。

要不然,三个月后的遗迹,必将由他杨昊辰称尊。

“时间紧迫,按照正常的修炼进度已经来不及。”牧离点明:“唯有尽快让你体内的阳灵韵,同阴灵韵结合才行。”

“到时候,成就先天也就水到渠成。”

对于这点,杨昊辰自然知晓,不过如今却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许宛卿被那姓张的带走,如今根本不在宗门啊。”

牧离当然知道这个问题,安抚道:

“这点,你放心,对于许宛卿的落脚点,龙斗宗已经有一些眉目了。”

“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将她抓回来!”

杨昊辰想到什么,语气凝重:

“可是天罗有规定,先天强者不能轻易插手俗世。”

牧离闻言冷笑:

“天罗算什么,我龙斗宗要做的事,还从来没人能够阻拦。”

“就算先天不能动手,但我龙斗宗几位宗师再加上灵器,战斗力也将在先天之上。”

……

千户村,西南角悬崖之上。

张晓凡依旧在尝试沟通星辰之力,这一步无法完成,他也永远没法迈入《大衍星辰诀》的第四层。

可他尝试过无数次,结果依旧以失败告终。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环节出了错误,也只能暂时放弃。

一转眼,他在山崖凿出的洞里修炼,已经过去五天。

他稳固了宗师巅峰的实力,只要打破最后一个环节,随时都有可能沟通星辰之力。

到时候,什么先天强者,他也不用再惧。

一从洞口走出,手机信号瞬间满格,接着好几条信息发过来。

张晓凡发现,都是许宛卿和楚云曦打来的未接电话。

他担心两人出状况,赶忙拨通打了过去。

然而,他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楚云曦没心没肺的声音:

“晓凡,你这几天死哪去了?”

“打你电话都说不在服务区。”

张晓凡尴尬回应:

“你们打这么勤,是有什么急事吗?”

楚云曦没好气道:

“我们就是在别墅待得太过烦闷了,想出去逛逛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不过,你一直不接,我们就擅作主张出来了。”

张晓凡闻言无语,这是要征求他的意见吗?

恐怕即便他说不行,她们也依旧会跑出去吧?

“身旁有人保护你们吗?”张晓凡依旧不敢大意。

“有,一个叫冷雨的家伙,说是你派来的,对我们寸步不离。”楚云曦并没有见过冷雨,这么说道。

张晓凡点头:

“嗯,冷雨是我的一个部下,他是宗师,有他保护应该不成问题。”

“那行,我们还要赶着买衣服呢,先挂了。”不等张晓凡回应,楚云曦就直接挂断了通话。

张晓凡:“……”

面对如此我行我素的两人,张晓凡也没办法。

在众多信息中,张晓凡还看到一条黎乾道发来的,对他表示感谢的话。

想起他们从龙斗宗回来后,自己就没见到黎乾道,想看看他上次的伤好些了没。

所以,回到村子,他就准备去探望对方。

就在他开上车子,准备过去之时,大黄跑了过来。

张晓凡不明所以,打开车门,大黄就直接窜了上来,不停摇尾乞怜,一副讨好的模样。

“怎么,你想离开千户村?”张晓凡一下看出大黄的意思,道:“我交代你完成的任务都完成了吗?”

大黄拼命点头,还迈开后腿,做了个撒狗尿的动作,表示它这几天都将附近的山林都浇透了。

别说发生异变的野兽了,就是一二阶妖兽都不敢再靠近村子。

张晓凡满意点头:

“很好,那你现在又是想干嘛?”

大黄比划了一个抚摸幼崽的动作,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全是身为父亲的慈爱。

看到这,张晓凡哪会猜不出来,大黄这是想念自己的狗崽子,以及伴侣月月了。

如今,月月确实已经被楚云曦带回海城别墅。

上次大概是他身上沾染了一些月月的气味,让这货给闻到了,所以他一出关,就跑来找自己。

不过,此刻,水厂旁,白狐狸和小黑熊还眼巴巴盯着这边呢。

“大黄,我发现你还真是一只渣狗!”

“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大黄翻了个白眼,它很想说,我这样还不是跟某位主人学的。

当然,它也不敢这么表示,只能再次一通比划。

关键,张晓凡还看懂了。

意思大致是,它跟白狐狸他们是兄弟姐妹,跟悦悦才是真爱。

张晓凡无力吐槽,只能没好气道:

“要是真爱,你这么长时间不去找,现在才去。”

“不就是想去一夜情嘛,渣狗!”

不过,他最终也没拦着大黄,而是带着它一同出了村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