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寿宴送钟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18字
  • 2022-05-05 10:33:08

当袁方初被柯奎龙提上车,胖保安带着一帮人正好赶到。

他们本想给强闯的张晓凡两人一点颜色瞧瞧,怎料,却看到眼前这一幕。

“大哥,刚才那个被押上车的人,好像是袁家的小少爷啊?”一个瘦高个保安战战兢兢问。

胖保安也看到了,不过身为大富豪博彩中心的保安队长,他什么世面没见过。

“怕什么,一起上,让他们知道强闯的后果。”随之胖保安一声令下。

一帮人呼啦啦将张晓凡的车拦住。

柯奎龙看了一眼,外面的一大帮人,淡淡表示:

“张老大,这帮家伙交给我收拾就行了。”

张晓凡点头,直接让袁方初开车。

柯奎龙下车,拳头握得咯吱作响,一帮砸碎而已,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当车子开走不久,大富豪门前就传来一声高亢过一声的惨叫。

袁家在海城郊区的一个小镇上,这里以出产药材出名。

当车子开到这个小镇上,张晓凡就发现这里的灵气,不是一般的浓郁。

他觉得这极有可能是龙斗宗赐给袁家的福地。

来到小镇中心,袁家的宅邸就坐落在这。

此刻,这里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袁方初连忙借题发挥:

“那个,今天是我爷爷的八十大寿,阁下能不能改天再来拜访。”

“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跟我讨价还价的本钱吗?”张晓凡根本没给袁方初商量的余地。

袁家宅邸内,镇上的名流全都到场,就是市区的富商也来了不少。

这时,他们正争先恐后给袁老爷子送礼祝寿。

怎料宅邸大门突然被粗暴撞开,袁方初好像死狗一般,被丢在了院子中央。

同时,荒废在路边的一口铜钟,也被踹了进来,滚到了袁老爷子面前。

紧接着,一个声音悠悠响起:

“这是我送老爷子的寿礼!”

看到那被丢进来的袁家小少爷,以及滚进来的大钟,众人脸色齐齐大变。

寿礼送钟?

寓意不言而喻。

实在太侮辱人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大脑袁家寿宴。

见状,袁家上下全都愤怒了:

“是谁?”

“胆敢如此羞辱我们袁家。”

随之声音落下,张晓凡一贯而入,站在了众人面前:

“我,张晓凡!”

老爷子袁景松没想到一个毛头小子,竟敢单枪匹马大闹自己的寿宴,面色铁青质问:

“小子,你为何羞辱老夫?”

“自作孽,不可活!”张晓凡开门见山:“我今天来,只为一件事,那就是灵韵的秘密。”

一听到张晓凡是为灵韵而来,袁家上下无不变色。

灵韵可是袁家的最高机密,绝对是禁忌中的禁忌,哪怕是袁家人,知道这秘密的也只有最核心的几人。

这是袁家的立足之本。

而一个外人,一闯进来就是送钟,又要讨要袁家的灵韵秘密。

袁家众人不愤怒才怪。

在场参加寿宴的宾客,全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张晓凡口中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小子,我看你就是找死!”

话音落下,袁家两名内劲后期,一名内劲巅峰的大高手,已然将张晓凡团团围住。

张晓凡扫了一眼三人,并不是很在意:

“一起上吧,免得我还要一个个对付你们。”

被如此轻视,三名内劲高手怎么忍受得了,直接对张晓凡发起攻击。

三人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上来就是最强杀招。

轰!

面对三人的围攻,张晓凡连剑意都没用,罡气爆发之下,就将三人振开。

接着,气劲三重浪,轰在了三人身上。

三人直接吐血倒飞,一个撞进了墙里,一个飞出了院外,还有一个撞倒一排酒席才停下。

看到张晓凡周身鼓荡的罡气,在场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武道宗师?”

“我的天,这么年轻的武道宗师,该不会是隐世宗门出来的天骄吧?”

“袁家人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人物?”

宾客们议论纷纷,惊恐不已。

袁家人也一个个如临大敌,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年轻的宗师了?

龙斗宗的事情,被视为宗门丑闻,宗门直接下令不得外传,所以俗世根本无人得知。

即便跟龙斗宗联系紧密的袁家也不例外。

见几大高手都被张晓凡秒杀,袁景松当即换了一副面孔,上前讨好道:

“没想到是宗师光临,还真是招待不周啊!”

“阁下送的礼物,老夫很满意,都怪我这些子弟招待不周。”

“来人,还不赶紧将张宗师所送的铜钟收起来。”

袁家上下一头雾水,完全不懂老爷子唱的是哪出。

不过,老爷子都发话了,他们也只能叫上三名壮汉,哼哧哼哧地将铜钟搬进去了。

就在袁景松向张晓凡赔礼之时,背着的手却对大儿子袁文杉打了一个手势。

看到这个暗语手势,袁文杉当即明白父亲的意思。

袁家自知实力不够,灵韵的秘密肯定会引人窥探。

特意花了其他手段保障家族。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袁家清楚,到了宗师境界,已经不惧一般枪械。

所以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弄到了大口径重机枪,以及一批威力惊人的火箭筒。

对付先天之下的一般宗师,足够了。

袁文杉带着几个子弟悄悄从侧门出了宅邸,前往储藏武器弹药的秘密仓库。

当他们取了装有热武器的大箱子回来,正好碰见刚从龙斗宗出来的袁方渡。

由于那天龙斗宗入口处那一战,袁方渡被打得不成人样,至今脸上还缠着纱布。

当袁文杉见到他,许久才认出来:

“儿子,你怎么回来了,还有你的脸这是怎么了?”

他感到费解,龙斗宗修炼这么恐怖的吗?竟然要将人打成这样?

对于自己被暴揍这件事,并不是很光彩,袁方渡轻描淡写道:

“就是修炼的时候摔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这时候,袁方渡注意到几人提着一个个大箱子,好奇道:

“爸,你们这是?”

袁文杉并没有说里面装着的是热武器,而是愤恨解释:

“有人来我们袁家闹事,我们准备要让他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