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谁阻谁死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50字
  • 2022-05-02 22:39:48

尘埃落定,生死不知的杨昊辰,被龙斗宗的弟子抬了下去。

张晓凡看向垮塌大半的看台上,冲许宛卿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低语道:

“宛卿,我做到了!”

接下来,他要带许宛卿离开,即便龙斗宗阻拦,他也要一往无前。

可没等他采取行动,透支的体能再也支撑不住,就要直接倒下去。

好在他及时扶住飞雪,支起身体,才勉强没有倒下。

与此同时,神农鼎不停吐出灵液,正在疯狂修复他的伤势。

看到这一幕,许宛卿再也抑制不住,直接从看台冲到了演武台上。

“晓凡,你没事吧?”许宛卿扶住张晓凡,哭成泪人。

张晓凡为她抹掉眼泪,惨笑道:

“我赢了,你哭什么?”

许宛卿眼泪不停往下掉,埋怨道:

“你怎么这么傻?”

张晓凡看着许宛卿,认真表示:

“我立过誓,要带你回家,就绝不会食言!”

“而今我已经做到一半,接下来,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带走你。”

许宛卿搀扶住张晓凡,就往演武台下走去。

看到这一幕的龙斗宗门人,全都目光怨毒,醋坛子都要打翻。

杨昊辰与许宛卿可是龙斗宗公认的金童玉女。

而今,杨昊辰生死未卜,许宛卿不仅毫不关心,反而同他人卿卿我我。

看台上,熬啸和牧离的脸色,难看得都要滴出水来。

尤其是牧离双眼都要喷火,他的爱徒一败涂地就算了,连道侣都跟别人跑了,这让他怎能忍下这口气:

“卓副宗主,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卓青衣身为前宗主的妻子,如今的龙斗宗的副宗主,资格比牧离还老,她根本不惧牧离的责问。

当看到张晓凡真的战胜了杨昊辰,实现了他对爱徒的承诺,她反而感到大为触动,无比欣慰。

敢爱敢恨才是真男人,如果当年那个男人知道这点,她也不会心灰意冷,彻底封闭自己的感情。

花问茵也没想到张晓凡能够办到,在龙斗宗的主场,击败龙斗宗年轻一代的天骄。

而且还是在种种不利的情况下力挽狂澜。

此子若不折,将来武道界定有他一席之地。

“熬宗主,是否可以宣布武斗结果了!”花问茵淡笑道。

熬啸阴沉着脸,虽然不情愿,但杨昊辰都已经被抬下去,也只能当众宣布:

“这场武斗,张晓凡胜!”

元米娅拉住元桐和安奚的手,又蹦又跳,高兴得不得了:

“大哥哥赢了,真的赢了!”

“大哥哥是最厉害的!”

元桐和安奚也开心到不行,张晓凡的获胜,让他们知道即便是大宗门的天之骄子,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这也让他们的武道之心,更加坚固。

朱雀看着台上两人,心情五味杂陈,既有为张晓凡的胜利感到欣喜,同样还有一点点酸意。

她知道张晓凡前来龙斗宗挑战,全都是为了这个漂亮女人。

这让她忍不住看向朱雀剑,询问:

“你觉得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朱雀剑:“……”

龙斗宗众弟子全都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结果。

他们目光怨毒,死死盯着张晓凡,恨不得群起而攻之。

可这又是一场公平公开的宗门武斗,他们即便再输不起,也无可奈何。

牧离冷冷宣布:

“武斗结束,各大院弟子全部回去给我苦修三个月。”

众弟子知道大长老是被刺激到了,才会下达如此命令。

一想到要与外界隔绝,苦修三个多月,他们一个个就如霜打的茄子一般。

但同时他们也知道,如果不苦修,他们龙斗宗迟早会被朝圣宗超越。

不为什么,就因为朝圣宗出了张晓凡这样的妖孽。

众弟子离开后,牧离却发现,许宛卿仍旧在演武台上,搀扶着张晓凡,举止亲密。

这让他怒火中烧,浑厚的声音带着真元炸响而出:

“许宛卿,你身为宗门弟子,还不回去,难道要抗命吗?”

“还是说,你是受了凶徒的劫持?”

闻言,许宛卿就知道大长老这是要强行罗织罪名了。

“晓凡,我要回去了!”许宛卿神情落寞,不得已开口道。

“回去,回哪去?”张晓凡一把抓住她的手,“如果要回,那也是回江城许家。”

许宛卿摇头,含泪道:

“晓凡,你能为了我挑战杨昊辰,我已经很满足了。”

“如果你强行带走我,本就怀恨在心的大长老,必定会借题发挥杀了你。”

“为了你能安全离开,我不得不回去桃花苑。”

“狗屁!”张晓凡抓着许宛卿的手,就是不放,“你本就不是龙斗宗的弟子,是他们强行将你掳来。”

“你有权决定自己的自由。”

闻言,牧离目光一寒,杀机毕露:

“小子,你敢劫持我龙斗宗弟子,找死!”

话音落下,众人甚至来不及反应,牧离已然驾驭水蟒扑向张晓凡。

花问茵抬手,空中有鲜花盛开。

不过,很显然,牧离早就起了杀心,根本不会给其他人出手阻拦的时间。

刹那间,杀至张晓凡头顶。

张晓凡目光一凝,将许宛卿护在身后的同时,手中飞雪再次发出剑鸣。

嗡!

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气息从张晓凡身上散发而出。

这股气息,跟先前的剑意完全不同,一往无前,鱼死网破。

“八荒极剑,第四式!“

“灭剑式!”

这一式,是需要张晓凡修炼到《大衍星辰诀》第四层,引动星辰之力才能发动的剑技。

不过,这一刻,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直接开始燃烧寿命。

以自身精血为剑,一剑之下,万物皆灭!

代价就是,玉石俱焚。

感受到这股可怕的气息,花问茵、熬啸、卓青衣全都心惊肉跳。

他们有种直觉,这一剑下来,哪怕是他们,也有可能会死!

原本打算趁机灭掉张晓凡的牧离,骤然停在了半空。

水蟒狰狞咆哮,却愣是定在了那里,没能一口吞噬下去。

面对这股死亡气息,牧离感受到强烈的不安。

这种不安,让他灵魂都在颤栗。

张晓凡手中握着飞雪,神色冰冷看向牧离,以及在场众人:

“我今天来此,便是要带她离开,我看谁敢阻我!”

“谁阻谁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