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无人能出其右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434字
  • 2022-05-01 23:16:44

“怪,怪物啊!”

“这到底是什么药,竟然能让人变成这样?”

“我能感受到,云长老此刻体内蕴含的狂暴能量。”

“这下那老匹夫不死都难。”

龙斗宗的弟子,一想到发生异变的是他们的长老,就又不那么害怕了。

反而,全都幸灾乐祸,准备看黎乾道的笑话。

“黎老这下恐怕凶多吉少了!”朱雀摇头道。

张晓凡却并不这样认为:

“我相信黎老!”

朱雀诧异看了张晓凡一眼,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

轰!

云飞鹤出手了,庞大的身躯好像炮弹一般激射而出,长毛大手拍击而落。

黎乾道全很毛孔张大,警兆大作,他刚想躲开,但已然来不及。

吃了封魔丸的云飞鹤速度快十倍不止,几乎转瞬即至。

砰!

黎乾道受到这一击,直接爆飞了出去。

擦着演武台,直接撞进演武台外的一座高墙里头。

由于是生死局,并不存在掉出场外及淘汰的规则,云飞鹤也是直接爆射出场外,将镶嵌进入墙中的黎乾道,直接抓着脚拎了起来。

然后重重砸回到演武台之上。

这还没完,云飞鹤的大脚,还不停疯狂踩在黎乾道身躯之上,就好像踩的不是人,而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臭虫。

每一脚下去,黎乾道口鼻都会溢出鲜血来。

画面惨不忍睹,触目惊心!

台下观战的所有人都不忍闭上了眼睛,没办法实在太残忍了。

元米娅不忍看到黎乾道被杀,直接扑入自己哥哥的怀里。

安奚也偏过头去,觉得再这样下去,黎乾道肯定活不成了。

朱雀叹了口气:

“看来,你要为黎老准备后世了。”

张晓凡却目光灼灼,仍旧坚定表示:

“不到最后一刻,还未可知。”

因为他送给黎乾道的功法乃《逆龙诀》。

神农传承记载,这种功法的逆天之处在于,修炼者受到的伤害越大,对自身潜力的开发就越深。

就像柯奎龙等兄弟,每次经过残酷的战斗之后,武道都能进步一大截,便是最好佐证。

但在黎乾道这里,面对吃了封魔丸的云飞鹤,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挺得过来?

黎乾道被虐得毫无反手之力,眼前浮现的是,当年妻子儿女被地煞门残杀的一幕幕。

都要怪他无能,才没办法保护好一家老小。

而今,好不容易恢复实力,并在武道一脉更进一步,可惜还是要死在仇人手上。

这一刻,妻子儿女的面容,快速在他眼前闪过。

体内的罡气,却莫名开始自行运转起来,犹如一头怒龙,逆着经脉扶摇而上。

生命垂危的他,终于激活了《逆龙诀》,让它自行运转起来。

轰隆隆!

在他体内,罡气还在不停凝练,全身每一处细胞都在隆隆作响,这一刻,身体潜能全部被激发。

“啊!”

黎乾道一声怒吼,罡气宛如溃堤的洪水,直接爆发而开。

嗑下封魔丸的云飞鹤,即便体型如小山一般,也仍旧被振飞开来。

不等他砸落地面,黎乾道带着狂暴罡气的一拳,已然洞穿他的胸膛。

“呃?”云飞鹤瞳仁巨震,鲜血夹杂着内脏碎块,从他口中喷溅而出,“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云飞鹤看着自己被洞穿的身躯,怎么都无法接受。

要知道,他可是服下了封魔丸啊?

即便只是残次品,那也蹭强了他好几倍的力量。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败了。

死在了他眼中的丧家之犬手中。

啪嗒!

最终云飞鹤的尸体,好像破布麻袋一般,跌落在演武台一角。

疯魔效果过去后,云飞鹤整个身躯也变得枯瘦无比,就跟一具干尸差不多。

看得众人无不倒吸凉气,毛骨悚然。

“看到了吗?”黎乾道身体严重透支,跪倒在龟裂的演武台上,泪流满面:“老婆、儿子、女儿,我手刃了云飞鹤,为你们报仇了!”

兴许是回应,本就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看到这一幕的人,此刻无不深受触动。

就是地煞门的弟子,也不免动容,全都低下头去。

龙斗宗的长老们也一个个静默了,无一人站出来替死去的云飞鹤说话。

因为他们也知道,负责地煞门的云飞鹤作恶多端,如今也只不过死有余辜罢了。

只有杨昊辰目眦欲裂,在他看来,黎乾道胜了,那就是在落龙斗宗的脸面。

即便云飞鹤死不足惜,那也不是外人能杀的。

“爷爷赢了,爷爷赢了!”元米娅高兴极了,拉着哥哥和嫂子的手又蹦又跳。

元桐和安奚也为黎老感到高兴。

朱雀看向张晓凡道:

“看来,还是你说得对,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

张晓凡没有回应,他看到黎乾道,因为体力不支,倒在了演武台中央。

他二话不说,直接跳了上去,取出灵液就为黎乾道续命。

最终,在众目睽睽下,张晓凡背起黎乾道跳下了演武台。

一阵沉默过后,熬啸才缓缓起身,铁青着脸宣布:

“这场武斗,黎乾道胜!”

他虽然不爽,但武斗规定在先,死在武斗擂台上,也怨不得他人。

再加上云飞鹤好死不死,还敢当着众人的面服用封魔丸,他又怎能保得了他?

“师父,我要出战!”杨昊辰沉声道。

“去吧,记住昨晚我对你的叮嘱!”牧离道。

杨昊辰点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愤怒,罡气爆发之下,身体好像离弦之箭,直接射向演武台。

轰!

在他双腿落处,演武台瞬间龟裂,凹陷下去一大块。

“张晓凡,上来受死!”

在众人火热目光中,杨昊辰伸手一指张晓凡,傲气凛然。

一些宗门女弟子,更是为之倾倒,尖叫:

“少宗主太帅了!”

“少宗主一定要让那小子好看!”

“少宗主绝对是无敌的!”

别说龙斗宗的人,就是前来参加天选的人,看到一身黑衣,手持黑剑,傲立当场的杨昊辰,都要为之沦陷,恨不得拜倒在他脚下。

在隐世宗门,年轻一代中,无人能出其右!

他就是天之骄子!

他就是武道界的神话!

再看张晓凡这边,一身世俗界的普通穿着,手上连半剑拿得出手的兵器都没有。

怎么看,都像是朝圣宗随便给的长老名分,将他丢过来自生自灭的。

“张晓凡,你真不需要我的朱雀剑?”朱雀也觉得张晓凡这样上去太寒酸了。

再次提出想将灵器配剑借给他的提议。

不过,张晓凡还是摇头拒绝:

“我说过了,我有灵器。”

可朱雀将张晓凡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也没发现张晓凡有什么像样的傍身兵器,更别提拥有法器,或者灵器了。

朱雀坚持将剑递给张晓凡,严肃道:

“现在可不是傲娇的时候,此战关乎生死!”

“我知道!”张晓凡没有多做解释。

因为他的白玉小剑,可不会轻易示人。

在一片嘘声中,张晓凡从一旁阶梯,缓步走上演武台。

跟杨昊辰踩塌演武台的霸气入场方式相比,确实逊色不少。

见状,全场的嘘声更大了:

“快看,那小子身上连一件像样的装备都没有。”

“别说他赤手空拳,就想挑战我们少宗主,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少宗主昆吾剑在手,只出一剑就能将这小子斩了。”

“估计现在他已经快吓尿了吧,哈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