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武斗前的开胃菜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37字
  • 2022-04-30 23:30:16

让众人意外的是,今天黑衣黑剑,意气风发的杨昊辰,还带了女伴一同出场。

只见那人唇红齿白,身姿绰约,一身淡蓝素裙,美丽不可方物。

将看台下众人都看呆了:

“这女的是谁啊?”

“少宗主的道侣吗,也太美了吧?”

“两人走在一起,还真是郎才女貌啊!”

听着众人的议论,朱雀也注意到杨昊辰身旁的女子。

“莫非她就是张晓凡去龙斗宗要找的人?”朱雀这是错把许宛卿当做柳雪盈了。

不过,她看向郎才女貌的两人之时,总觉得有点貌合神离。

蓝裙女子给人一种受到强迫的感觉。

“少宗主必胜!”

“少宗主必胜!”

“少宗主必胜!”

龙斗宗众弟子开始振臂高呼。

声势浩大。

杨昊辰冲众人挥手,一副君王巡视子民的架势。

这就是主场作战的优势。

这时,张晓凡和黎乾道到来。

看台下众人,顿时传来一阵嘘声。

甚至有人直接嘲讽起来:

“你猜,这货能坚持几招?”

“三招吧?”

“我看一招都接不住!”

张晓凡无视众人冷嘲热讽,走到了演武台边缘。

当许宛卿看到张晓凡之时,内心一紧,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可看台上的卓青衣却冲她摇了摇头。

许宛卿也只能紧紧咬着唇瓣,将心中躁动压下。

这一幕,自然被杨昊辰看到,顿时心中了然。

怪不得张晓凡会主动提起武斗,并不只是他砸了山海楼,打伤了张晓凡的人这么简单。

念及此,他怒火中烧,他早就将许宛卿视为禁脔。

可偏偏许宛卿从始至终都对他爱答不理,现在看到这一幕,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他咬牙,默默低语:

“好一对苦命鸳鸯,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斩了你们的念想!”

随之太阳升至头顶,午时已到。

龙斗宗宗主熬啸,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缓缓起身,朗声道:

“武斗向来是各大宗门的盛世,也是为了激励各大宗门奋发向上。”

“今日,我龙斗宗的少宗主杨昊辰,与朝圣宗的长老张晓凡,进行武斗,生死自负,任何旁人都不得插手!”

说罢,熬啸看向一旁坐着的花问茵,问道:

“花天罗,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花问茵摆手道:

“开始吧!”

熬啸见花问茵没有什么意见,直接宣布:

“武斗开始!”

“请双方上演武台!”

不等杨昊辰走上演武台,张晓凡率先跳了上去,凌厉目光扫过在场众人,说道:

“在此之前,还应该有一场比斗!”

听了张晓凡的话,在场众人全都一头雾水。

直到一身青衫的黎乾道跳上台,一指看台上靠右坐着的地煞门长老,怒喝道:

“云飞鹤,还记得老夫吗?”

这一刻,云飞鹤豁然站起。

因为他认出,黎乾道正是他地煞门一直都在追杀的黎乾道。

“怪不得这老头有点儿熟悉,原来是这个老不死的。”

自语间,云飞鹤看向熬啸,请示道:

“宗主,此人跟我有些私人恩怨,还望宗主让我前去将其斩杀。”

地煞门属于龙斗宗的外派机构,负责情报收集,以及追杀等任务。

地煞门的弟子手上,谁还没几条人命。

对此,熬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去吧,记住,斩草要除根!”熬啸提醒。

云飞鹤点头,黑色斗篷一扬,直接从看台跃到演武台上。

隶属于地煞门的弟子,更是全都站起来,热血沸腾。

“云长老,灭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头!”

“秒杀了他,让大家知道我们龙斗宗地煞门的厉害!”

“云长老,天下无敌!”

云飞鹤很享受这种被众星捧月的感觉。

一直以来,地煞门在龙斗宗都没有什么存在感,就因为他们属于外派机构,在宗门内并没有多少话语权。

倘若,今天他能借此立威,其他长老门下的弟子,又怎敢再小觑他们地煞门。

“云飞鹤?这人我知道,一向以阴险歹毒著称。”朱雀对已经走下台的张晓凡道:“我们天罗一直在搜索这人滥杀无辜的证据,但一直都徒劳无功。”

张晓凡还以为天罗对于地煞门的胡作为非视而不见呢。

原来都是因为抓不到他们的把柄,以至于他们一直都在世俗界兴风作浪。

“这次,黎老自会解决了他。”张晓凡道。

“希望如此吧!”朱雀却对此不报太大信心。

跟云飞鹤斗智斗勇这么多年,他自然知道对方有多难对付。

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台上,云飞鹤看向黎乾道,脸上写满轻蔑:

“老匹夫,你不苟延残喘逃下去,竟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实在让我意外啊。”

黎乾道盯着云飞鹤双眼血红,咬牙切齿道:

“云飞鹤,当年你杀我一家老小,今儿我就要让你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云飞鹤不屑:“就凭你这个丧家之犬?”

说着,云飞鹤黑色斗篷一甩,咻咻咻,数枚带毒飞镖激射而出。

黎乾道罡气爆发,将激射而来的飞镖通通震开:

“云飞鹤,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卑鄙!”

“无毒不丈夫!”云飞鹤冷笑:“不过,让我大感意外的是,你竟然恢复到宗师境界了,还真是难得啊!”

说着,云飞鹤双脚一蹬地面,左右腾挪之间,就在众人视野之中消失。

看到云飞鹤在台上消失,台下顿时发出阵阵惊呼:

“不见了!”

“这到底是什么身法,太逆天了吧?”

“撤影步,这绝对是地煞门的最强身法撤影步。”

有见多识广的武者,一眼认出云飞鹤所施展的身法。

地煞门的弟子更是直接站出来,现身说法:

“没错,这正是我地煞门的不传身法,撤影步!”

“在这种身法武技下,任何人都别指望能捕捉到我们云长老的轨迹。”

听着地煞门弟子的讲解,众人也发现这种身法除了声音外,几乎看不到任何踪迹。

即便在正午阳光的强烈照耀下,也不见任何影子。

彻底做到了无影无形。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对于张晓凡来说,这种撤影步根本不算什么,在他神识扫荡下,云飞鹤根本无所遁形。

只不过,如今在台上比斗的人,并非张晓凡,而是黎乾道。

为此,他也为黎乾道暗暗担忧起来。

砰!

黎乾道捕捉不到云飞鹤的身影,接着胸口就重重挨了一脚,让他直接倒飞出去。

好在他调整及时,在空中翻腾了一圈,化解了对方力道,稳稳站在擂台边缘。

张晓凡看着近在咫尺,即将掉落擂台的黎乾道,也是为他暗暗捏了把汗。

就在这时,张晓凡用神识扫到,云飞鹤已经来到黎乾道左侧。

但他却不能出声,因为宗门武斗有规矩,场外人员不得干预。

砰!

黎乾道再次重重挨了一拳,在地上滑行了三四米,直接一口老血喷出。

云飞鹤故意显露身形,讥笑:

“老匹夫,就这种水准,也想为当年的事报仇?”

“我看你是要赶着下去同他们团聚,哈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