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弱者不值得结交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19字
  • 2022-04-29 23:04:09

许宛卿拼命摇头:

“不行,你来龙斗宗已经太过冒险了。”

“如果还要带上我,更别指望能走出去。”

“我待会拜托师父想办法带你逃走,如果不趁机离开,明天的武斗,龙斗宗定会置你死地。”

张晓凡清楚龙斗宗不会放过他,但他这次来龙斗宗,也已经做好万全准备。

无论许宛卿怎么劝,他都不会选择临阵退缩。

“呃……”

就在这时,许宛卿捂着胸口,脸上突然变得惨白。

不仅如此,在她口鼻之间还不停有寒气溢出,寒气落在张晓凡眉毛和头发上,迅速凝成一层薄霜。

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张晓凡吃惊道:

“这是怎么回事?”

“是你体内的阴属性灵韵就要成熟了吗?”

许宛卿摆手,避开张晓凡的视线,浑身哆嗦道:

“不用担心,这种情况最近时常发生,很快就好了。”

可张晓凡怎会不担心,脱下自己的衣服,就为许宛卿盖上。

他知道许宛卿所受的冰寒痛楚,是由内而外的,添衣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看到许宛卿这么痛苦,他能做的却只有这样而已。

这让张晓凡瞬间感觉自己很是无能。

“灵韵,难道就没办法取出吗?”张晓凡心里无比煎熬。

许宛卿嘴唇哆嗦,颤颤巍巍道:

“如,如,如果有办法,那……那也只有海城袁家知道。”

“因,因为这对阴阳灵韵,最早就是从袁家先祖的棺椁中找到。”

“后来被袁家人献给了龙斗宗,他们应该知道控制灵韵的秘法。”

袁家?

在张晓凡脑海,迅速浮现袁方渡的身影。

怪不得对方好色成性,毫无本事,却能获得龙斗宗如此多的丹药扶持,将这样一个草包,硬生生堆成内劲武者。

还有那件流星锤法器,也是价值连城。

原来都是因为他乃献宝有功的袁家子弟。

“好,武斗结束后,我必定为你取来秘法!”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许宛卿之所以这么说,更多的是想骗他离开。

许宛卿很清楚,一旦宗门武斗结束,她很快就会被软禁,不可能再跟任何人接触。

直到灵韵彻底成熟,采阴补阳之下,被杨昊辰体内的阳性灵韵彻底吞噬。

这边许宛卿的寒疾刚有所好转,桃花苑的门就被推开了。

卓青衣也不想打搅两人的相处,但时间已到,张晓凡必须离开,否则很容易暴露。

如果被人发现,许宛卿将立刻失去自由。

“一刻已到,请回吧!”

听到卓青衣的声音,许宛卿将衣服还给张晓凡,泪眼朦胧道:

“忘了我,好好活着,我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幸福。”

张晓凡没有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点头。

最后两人用力相拥了下,张晓凡转身离开。

刚走出桃花苑,卓青衣就叫住了他:

“我那傻徒儿拜托我,让我带你逃出去。”

“我虽然能办到,但我没有放你离开的理由。”

“没错,我确实喜欢宛卿这个徒儿,但同时我还是龙斗宗的副宗主。”

对此,张晓凡当然能够理解:

“在没有完成使命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卓青衣赞赏地点了点头,最后提醒了一句:

“解铃还须系铃人!”

张晓凡当然懂卓青衣的意思,默默记下后,直接回了住所。

此刻,张晓凡刚回到厢房,就见黎乾道揉着后脑勺,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晕乎乎看向张晓凡,问道:

“刚才我们是不是遭袭了?”

张晓凡知道卓青衣私自让他跟许宛卿见面,可是大忌,绝不能让第四者知道。

为此,直接摊手否认:

“没有啊!”

黎乾道当然不信,质问道:

“那我又是怎么躺地上的?”

张晓凡打着马虎眼:

“可能被掉下来的房梁砸中了吧?”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黎乾道气急败坏:“如果是这样,那房梁呢?”

“我烧了!”张晓凡睁眼说瞎话。

这让黎乾道觉得事情绝对有猫腻。

他绕着张晓凡走了一圈,突然想起那一闪而过的黑影,似乎是一个蒙面女子。

而女子中,能如此轻易打晕他的人,除了隔壁厢房的天罗花问茵,他想不到还有谁?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跑去隔壁的御字号厢房,敲开了房门。

张晓凡担心黎乾道搞出什么乱子来,赶忙跟了出去。

只见,隔壁御字号厢房的房门打开,朱雀还以为是张晓凡来找自己。

怎料,看到的确实一脸便秘表情的黎乾道。

她诧异问道:

“这么晚了,不知黎前辈敲响我们厢房有何指教?”

黎乾道摸着还隐隐生疼的后脑勺,质问:

“刚才是不是你师尊跑进我们厢房,将我打晕?”

“啥?”朱雀完全不懂黎乾道在说什么,“我师尊一直待在厢房,从没有出去,怎可能打晕你,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让她出来对峙就知道了!”黎乾道凶神恶煞。

看到这,张晓凡就知道黎乾道要完。

别看花问茵是个十足的美妇人,但人家可是第六天罗,被人污蔑怎可能会客气。

张晓凡二话不说,就要将黎乾道拉开:

“黎老,我都说了你是自己躺地上的,跟花天罗可没有任何关系。”

“你小子少忽悠我!”黎乾道仍旧固执,“我今儿就要向她讨个说法。”

就在两人拉扯之间。

一阵花香传来,然后,在他们面前,花问茵的身影瞬间出现。

如此如鬼魅一般的出场方式,将两人都给吓了一跳。

花问茵肌肤雪白,在月光下更显一丝柔美,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可她的眼神却很冷,如寒潭冰水,光被盯上,就有一种灵魂颤栗的错觉。

“你有事?”

轻飘飘的三个字,落入黎乾道耳中。

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黎乾道,当即蔫了,连连摆手道:

“没,没事,我就想问问花天罗,晚上天冷,需不需要添加被褥。”

“我们厢房正好多了一副,要不我这就送过来?”

“不用了!”花问茵冷冷道。

然后,哐当一声,厢房木门就被直接关上,将黎乾道吓了一激灵。

张晓凡见状,不免向黎乾道投去鄙夷目光:

“刚才不是气势汹汹吗?”

“怎么一看到花天罗就怂了?”

黎乾道阴沉着脸,没有再说半句话,直接回屋睡觉去了。

在强大的修为差距面前,莫名挨一顿打,他也只能认了。

御字号厢房内,花问茵回到床上,盘膝打坐:

“你真的觉得那张晓凡,值得我们天罗交好?”

朱雀知道师父是在询问自己,连忙回应:

“值得!”

“他绝对是人中龙凤!”

“是否人中龙凤,待明天的武斗后就知道了。”花问茵淡淡道:“如果他真能击败杨昊辰,下一次遗迹开启,自有合作的机会。”

“如若不然,他必死!”

闻言,朱雀一下慌了,问道:

“师尊,难道你不打算出手相助?”

“雀儿,你要时刻记住,弱者永远不值得结交!”花问茵意味深长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