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山海楼的老板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15字
  • 2021-05-12 17:09:55

老板?

说到这里,杨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晓凡。

这时,其他人也明白过来,满脸惊骇:

“刚才龙爷叫张晓凡张老板?”

“难道说他就是山海楼的老板?”

“我的天,真的假的?”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张晓凡转身看向丁博高悦悦两人道:

“咱们三个去隔壁山海阁聚聚吧。”

丁博反应过来,立即大手一挥道:

“好!”

高悦悦点了点头,起身跟在了丁博张晓凡两人身后。

三人走后,包厢里的其他彻底反应过来。

山海阁作为山海楼最尊贵的包厢,只有老板才有使用的资格!

这足以说明,张晓凡就是山海楼的老板!

想清楚这一切,在场所有同学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难怪晓凡说他是卖菜的,原来他是卖菜给自己的山海楼啊。”

“这么火爆的生意,他一年得赚多少钱啊?”

“你这就格局小了吧,像山海楼这个层次的饭店,你得问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不愧是咱班当时的学神,真是牛鼻!”

“诶,对了,晓凡刚说以后不让来山海楼用餐的人指的是谁啊?”

“还用问吗,肯定是杨旭他们啊,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就希望装比踩人,现在遭报应了吧?”

听到同学们的低声议论,杨旭满脸憋屈,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回想起先前,他拿到了京西的offer,一年下来三十万,跟常人相比绝对算是人中龙凤了,可跟张晓凡这个山海楼的老板相比,简直是自取其辱,无比可笑。

今天在这里,他算是把脸彻底丢尽了!

感受到同学们的鄙夷目光,他再也待不下去,涨红着脸狼狈的离开了包厢。

一旁,林沐嫣的心中五味杂陈。

在此之前,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张晓凡会是大名鼎鼎的山海楼的背后老板。

据她所知,这家饭店一天的营业额至少在十万以上,抛开成本,一个月的利润至少百万以上。

也就是说,一年利润在一千万以上!

而她,虽然拿到了实习经理职位,可一年下来也就三四十万而已。

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她跟张晓凡的确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讽刺的是,位置完全跌倒了。

回过神来,她深呼吸一口气,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她才刚毕业,未来的一切还未可知。

她还没认输!

……

张晓凡带着丁博两人刚离开幽兰阁,丁博已经忍不住兴奋道:

“晓凡你刚注意到杨旭的脸色了吗?脸都发青了哈哈哈哈哈!”

“我早就看那孙子不爽了,一天天就知道装比,今天终于装比不成反被草,真是太他吗解气了!”

看着丁博一副无比解气的模样,张晓凡心中明白,恐怕这两年杨旭没少在众人面前装逼摆谱。

一旁的高悦悦只是微笑,高中时的好友能再次聚在一起,她只觉得无比开心。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到了山海阁。

张晓凡领着两人进了山海阁后,两人顿时被装修豪华的山海阁震惊到了。

相比其他包厢,山海阁更为宽敞,与此同时,包厢的周边还布置了假山流水,甚至里面还养着观赏鱼!

这里原本就是茶馆最好的包厢,卖给山海楼后周春媚稍作改动,变成了张晓凡的专用包厢。

丁博负手转了一圈后,直接坐在了中央的椅子上,看向四周发出啧啧声道:

“晓凡,你这孙子现在不得了啊,会享受了啊。”

“俗话说,你的就是我的,要不这样,以后我来山海楼吃饭,就用你这包厢了怎么样?”

张晓凡笑着点头回道:

“没问题。”

丁博是他真正的兄弟,几年没见,两人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丝毫生疏。

得到张晓凡的同意,丁博立即兴奋道: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每天都来你们山海楼蹭饭!”

他刚说完,一旁的高悦悦便忍不住揭穿道:

“晓凡,你别听他瞎说,他现在在延庆市市商会上班,就算想来蹭饭怕是也没空。”

延庆市就是张晓凡等人所在的地区,岭北是它下辖的一个县城。

被高悦悦揭穿,丁博一脸无语吐槽道:

“你让我稍微装装会死啊?”

闻言,张晓凡一脸惊讶看向丁博:

“你这学习渣到没边的孙子能进市商会?这是你家祖宗显灵了?”

高中时候,丁博是十足的学渣,全班倒数,最后拼死拼活才上了三本。

市商会,那可是体制内,绝对的好工作。

丁博得意一笑炫耀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学渣怎么了,学渣也有春天!”

说着,他不由面露一丝苦涩继续说道:

“工作就是个围城,外面里面的人相互羡慕,进了市商会才知道里面有多累人,我一天天都是被当牲口使唤的。”

闻言,一旁的高悦悦凄然回道:

“总比我还没找到工作好吧?”

听到她这么说,两人顿时关切看了过去,丁博出声问道:

“不是说你找到一家服装公司的工作了吗?”

高悦悦满脸苦笑说道:

“去之前给我说一个月六千,去了之后就变成底薪两千五,提成必须做满才能拿到六千,一般员工一个月也就四千左右。”

说着,她叹息一声继续道:

“辞了那家之后,就没有再找到合适的了。”

刚才大家聊工作的时候,她都没好意思开口,否则肯定会被大家一起嘲笑。

这群同学里,现在混的最差的可能就是她了。

张晓凡丁博默然,以前在班上,高悦悦就属于那种成绩不高不低的学生,平时在班里也是小透明。

张晓凡只记得高三时,高悦悦每天不到六点就到了教室,离开教室也是全班最晚的。

她学习极为刻苦认真,但就是考不了好成绩,最后高考也只是考了个二本院校。

回想她以前的那股认真劲,张晓凡迟疑片刻开口道:

“你要是看得上的话,要不来山海楼干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