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荣誉长老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33字
  • 2022-04-21 20:00:29

看着倒在血泊中,身首异处的青使和黄使,在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诚惶诚恐。

一帮朝圣宗弟子更是吓得瑟瑟发抖,再不敢忤逆半句。

张晓凡只是拔了一下剑,剑都还没完全出鞘,宗师境界的二使就领了盒饭。

更何况是他们这帮喽啰?

朱雀和齐修崖此刻也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许久,朱雀才咽了口唾沫,问道:

“你这到底是什么剑技?”

张晓凡将剑归还,淡淡表示:“雕虫小技罢了!”

朱雀闻言,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如果这都算雕虫小技的话,那她的“火凤”剑技,岂不可以丢进垃圾桶了?

杀了青使和黄使两人后,张晓凡主动向齐修崖解释了事情原委。

闻言,齐修崖轻点头道:

“杀得好,这帮畜生,居然敢跟日岛勾结谋害自己人,简直欺师灭祖!”

这时,朱雀收回剑,跟齐修崖抢起人来:

“张晓凡,我天罗正好也缺一位副统领……”

不等朱雀把话说完,齐修崖就直接打断:

“朱雀,你什么意思?”

“这可是我先提出邀请的。”

朱雀一副老娘要定了的架势:

“抢人哪还有先来后到的道理。”

两人为了争夺张晓凡,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这时,张晓凡开口了:

“不好意思,我懒散惯了,并未有加入任何宗门或组织的打算。”

“你们也不用为我争什么了。”

见识了张晓凡的雷霆手段,齐修崖就知道张晓凡是他宗门不可或缺之人。

倘若有张晓凡这样的长老在,何愁镇不住底下的人。

见张晓凡转身就要走,齐修崖赶忙叫住他:

“张小友,情留步!”

“你不是要打听一个人的下落吗?”

闻言,张晓凡立即止步,怔怔看向齐修崖:

“你知道她的下落?”

“我不知道!”齐修崖道:“炎魁在逃走时,抹去了一切有关她的线索。”

“不过,倘若你做了我宗的长老,想要找到对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听了齐修崖一番话,张晓凡确实被说动了。

如今,除了朝圣宗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柳雪盈的线索。

解铃还须系铃人。

所以,要想找到她,还得从朝圣宗入手才行。

“好,我答应你。”张晓凡转身看向齐修崖道:“不过,我没时间打理宗门事务,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挂一个虚职。”

齐修崖想了想道:

“那不妨当个名誉长老!”

名誉长老类似客卿,享有朝圣宗的福利待遇,却不用履行义务。

念及此,张晓凡直接答应了。

朱雀见状,叹了口气:

“姜还是老的辣啊!”

“即便我天罗家大业大,也还是争不过你这个老匹夫。”

朱雀知道,要不是朝圣宗内很可能掌握有张晓凡相好的下落,依照张晓凡的性子,是不可能答应加入的。

对此,天罗根本没戏,她也只能认了。

齐修崖给了张晓凡一面名誉长老的身份玉牌。

上面有齐修崖的一丝真元。

朝圣宗门人只要见了这面身份牌,就知道张晓凡名誉长老的身份。

张晓凡接过玉牌,感受到其中的真元,不免身子一怔。

这也让张晓凡知道,朝圣宗的宗主齐修崖,已经是超越宗师,先天虚丹的存在。

何为虚丹?

就是将罡气凝集成真元,并在丹田汇集成一枚假丹。

假丹还只是雏形,并没有完全凝实,所以称之为虚丹。

但倘若假丹凝炼成为真丹,那就算是迈入先天金丹境界了。

到时候,修真世界的大门,将真正为武者敞开。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们就不再叨扰小友了。”齐修崖心情不错道:“欢迎随时来宗门看看。”

朱雀跟着道:

“抽时间去一趟朝圣宗,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有当你了解了隐世宗门,你才会知道这个世界的天地,到底有多宽广。”

张晓凡点头,他也觉得自己对世俗以外的世界,了解得太少了。

同两人告别后,张晓凡先将韦晓晓的两个姐妹,叫人送去了医院。

然后,才将韦晓晓和昏迷的韦兆丰带回韦家。

此刻,韦家上下正在着急等待着消息。

砰!

突然,一个人被张晓凡从门外丢了进来。

众人被吓了一跳:

“二爷?”

“这是怎么回事?”

韦家人认出,那好像死狗一般被丢进来的人,正是韦兆丰。

此刻他还处于昏迷状态,这让众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韦俞深和黄玉淑脸色狂变,赶忙冲上去查看韦兆丰的情况。

当张晓凡带着韦晓晓走进来,韦俞深更是直接怒视向他:

“张晓凡,是你把我爸打成这样的?”

黄玉淑二话不说,拿起一旁扫帚就要打过来。

不过,她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是张晓凡的对手。

张晓凡只是随意一脚,就将她踹得跌飞。

黄玉淑跌坐在韦老爷子面前,就开始撒泼打滚,声色俱厉哭丧:

“爸,你可要为兆丰做主啊!”

韦祁洪也不清楚情况,没等他询问,韦晓晓就冲到他面前,指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韦兆丰控诉。

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韦祁洪怒不可遏,当即将抱着自己的大腿的黄玉淑踹开。

“来人,提桶水来,将这逆子给我泼醒。”韦祁洪下令道。

哗啦!

很快,一桶水被提来,泼在了韦兆丰身上。

“啊!”韦兆丰打了个激灵,当即醒了过来。

看着此刻魏家上下,全都死死盯着自己,他就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完全败露。

韦胤愤怒上前,瞪着他道:

“韦兆丰,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当众人以为韦兆丰会无地自容,直接跪求家族宽大处理之时。

他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为了韦家好,难道还有错吗?”

韦祁洪摇头,冷哼:

“逆子,到了这个地步,你还给我狡辩。”

“快说,你为什么要联合霍家和日岛人,谋害自己人。”

“自己人?”韦兆丰笑得更加癫狂,指着张晓凡:“就他也算自己人?”

“爸,你可知道,霍家和佐藤家族,最想除掉了就是他。”

“如果我们不拿他当投名状,怎么继续跟两家合作?”

韦胤见韦兆丰死到临头,还在嘴硬,怒斥:

“二叔,谁告诉你,我们非要跟他们合作?”

“哈哈哈……”韦兆丰冷笑不已:“不跟他们合作,你让我们一大家子都去喝西北风啊?”

“碧萝姜黄,你能种出来吗?”

韦俞深也跟着站出来,力挺自己父亲:

“没错,给你两个月时间,你又能种出什么?”

“为了家族的兴旺发达,就应该听我爸的,将这姓张的拿下,送给霍家和日岛人。”

说着,亲老二一家的部分韦家人,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