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你的剑借我拔一下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23字
  • 2022-04-21 20:04:46

韦晓晓不是武者,虽然感受不到气息,但却有心悸的感觉,以及让她感到窒息的压迫力。

这说明有强大高手正在快速逼近。

她冲着张晓凡大喊:

“晓凡哥不用管我,你快跑!”

可让在场所有人都错愕的是,张晓凡并没有选择突围,更没有要逃走的意思,而是淡淡笑道:

“你们确定,这是炎魁那老匹夫的气息?”

这时,面具男人和佐藤万象也感受到一丝不对劲。

炎魁的实力境界虽然高,但气息远没有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这很明显是超越了宗师巅峰的存在。

“不好,这并不是炎魁的气息?”面具男人大叫。

佐藤万象同时感受到一股异常强大的火属性波动。

这个灵力波动,他们日岛的武者曾经打过交道,明显就是天罗那位。

佐藤万象脸上狂变,吓得不敢再多停留哪怕一秒钟,转身就逃。

“小小倭人,也敢在我华夏境内犯事!”

一席红裙出现在屋檐之上。

旋即,带着淋漓火属性的一剑,当空力斩而来。

哧!

佐藤万象连惨叫都没发出,就直接被那炽热一剑斩成两半。

另外数名黑衣人也想逃走。

但随之一名长须老者落下,这些黑衣人脚下,迅速升腾起一团真火,一下将他们燃烧成飞灰。

面具男人见状,瞳孔骤缩,双腿直接瘫软。

当场跪在了地面之上。

强,实在是太强了!

两人刚到场,就以绝对碾压的姿态,将佐藤万象,以及他的所有手下解决。

这绝对是宗师之上,先天虚丹境界才能达到的实力境界啊!

张晓凡定睛望去,就见一个全身红装的女人,以及一个长须飘飘的老者,落在了他面前。

关键,其中一身红装,手持火属性灵器,当空力斩日岛宗师的女人,他还认识。

正是在内地千户村水厂,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天罗朱雀。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在朱雀身上,他为什么会感受到强烈的火属性灵力了。

原来都是她随手带着这么一把火属性灵器的缘故。

朱雀见张晓凡看过来,冲他微微点头道:

“张先生,好久不见!”

张晓凡还以微笑:

“港城狮子山顶,死了这么多人,我就知道你们天罗不可能不管。”

朱雀向张晓凡表示感谢:

“幸亏那天有张先生出手,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接下来,天罗将全面接管港城,不会再让这些超然势力为非作歹。”

这时候,面具男人也已经认出朱雀身旁的长须老者,正是朝圣宗的宗主齐修崖。

一想到炎魁是背着齐修崖,跟自己合作,并纵容门人杀死这么多无辜民众,他就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他想都没想,就要趁机逃走。

可张晓凡的神识早就锁定了他。

面具男人一有异动,他就闪身到对方面前,撕下对方面具。

只见韦家老二韦兆丰的面孔,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二叔?”韦晓晓震惊。

他没想到拿自己做人质的人,竟会是自己的亲叔叔。

“二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韦晓晓难以置信质问。

见自己身份暴露,韦兆丰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他先是好像发疯了一般哈哈大笑,旋即,看向韦晓晓歇斯底里叫嚷:

“我当然是为了家族!”

“任凭你们这么胡乱搞下去,家族迟早会毁在你们手里。”

张晓凡冷哼,直接一脚将他踹跪在地上:

“韦兆丰,别再狡辩了,你还是考虑如何给家族谢罪吧!”

话音落下,张晓凡已经一掌将其拍昏过去。

与此同时,朝圣宗的青、黄二使也带着人马赶到。

看到为首的青、黄二使两人,张晓凡一眼就认出了两人正是他刚来港城时,用冷雨朋友设计陷阱的两人。

他们得知宗主出关,就马不停蹄赶到到这里。

“宗主!”

呼啦啦,一群人齐齐跪下。

齐修崖瞥了他们一眼,冷哼:

“我闭关的时候,看你们都干了什么好事?”

青、黄二使连忙推卸责任道:

“宗主,这都是副宗主炎魁,假传您的旨意,让我们同日岛人合作,围杀张晓凡。”

“我们也是被蒙在鼓里啊!”

现在副宗主跑路,他们两个哪敢承认真正的情况,那不是找死吗?

齐修崖怒不可遏,直接一脚将两人踹得吐血,倒飞出去十多米。

随后,他看都没看两人一眼,向张晓凡表示道歉:

“老夫齐修崖,代表朝圣宗对小友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在老夫闭关期间,炎魁仗着副宗主的身份,带着一帮门人弟子胡作非为,还打起小友的主意。”

“而今,除了炎魁逃亡日岛外,其余涉事弟子均被清理门户,还望小友海涵。”

对于张晓凡的本事,他已经从韦老爷子那得知。

他之所以提前出关,除了天罗找上门外,还有就是受了韦祁洪这位老友的嘱托,前来搭救他孙女。

不过,有张晓凡在,他和朱雀确实有些多余。

面对朝圣宗宗主的歉意,张晓凡并没有任何表示。

对于朝圣宗对柳雪盈做的事,他是不可能原谅的。

而且,至今柳雪盈都还下落不明。

齐修崖见张晓凡并没有要原谅的意思,继续放低姿态道:

“为弥补小友,只要小友愿意,可以成为我朝圣宗的长老。”

听到齐修崖这么说,被轰飞出去的青、黄二使忍着伤势,冲回来极力反对:

“宗主,万万不可啊!”

“张晓凡杀死我宗门人无数,又怎能让他坐上我宗长老?”

“如此,岂不是让其他宗门人寒心?”

两人一想到张晓凡成为宗门长老,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候绝对不可能再蒙混过关,因此,坚决反对。

随之两人反对,其余跪倒一片的朝圣宗门人,也全都齐齐表示异议,异口同声道:

“请宗主三思!”

就在齐修崖左右为难,朱雀以为张晓凡会直接甩袖离去之时。

张晓凡却做了一个让两人都大跌眼镜的举动。

“我想借你的剑一用。”张晓凡向朱雀道。

朱雀不明所以,但还是将以她为名的朱雀剑借给张晓凡:

“这剑炽热异常,只有修炼火属性功法之人才可使用。”

“你的话,最好还是别出鞘为妙。”

张晓凡点头,淡淡道:

“放心,我只是想拔一下。”

拔一下?

此刻不仅是朱雀,就是齐修崖也都一头雾水。

完全不知道张晓凡话中深意。

只见,张晓凡接过朱雀剑,还真只是拔了一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听“哧”的一声!

一道寒芒划过!

青使、黄使两人只觉得脖颈一凉,头颅尽皆飞了出去。

“八荒极剑,第一剑,拔剑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