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张宗师真的是您吗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263字
  • 2022-04-15 10:07:52

“张晓凡,上次的仇,我都还没跟你算。”佐藤裕泰盯着张晓凡,双眼都要喷火:“你确定要继续跟我佐藤家作对?”

张晓凡连正眼都没瞧上佐藤裕泰,冷冷回应:

“是又如何?”

“如果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深刻,我不介意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

一想起上次的碎蛋之痛,佐藤裕泰就胯下痉挛,再不敢直面张晓凡。

霍东鹏见日岛特使,都被张晓凡震慑住,不免恼羞成怒:

“姓张的,你这是在玩火。”

张晓凡看向霍东鹏,不屑一笑:

“不服?动我啊!”

拍卖会上霍东鹏被张晓凡一块钱打脸,现在他有心找回场子。

但面对张晓凡的宗师气场,他也心生惧意。

只能找韦家人发泄:

“你们可别自误,如果老爷子被他治出什么问题,即便佐藤先生有解药也将无力回天。”

就好像商量好的一般,韦兆丰当即跳出来,怒斥:

“小子,你是什么人,也配给我爸治病。”

“如果治出什么毛病,你担当得起吗?”

“我什么人?”张晓凡看向躲在一边的韦俞深,“你那宝贝儿子比谁都清楚。”

韦俞深躲还来不及,当然不敢冒头。

韦胤见状,站出来作证:

“二叔,你和爷爷吃的妖兽肉,就是张晓凡给的。”

韦兆丰闻言,根本不信,直言:

“妖兽肉明明是我儿子从内地一位高人那得来。”

“你少在这为他人邀功。”

“俞深,告诉他,那位高人的身份?”

之前,韦俞深就跟魏家人谎称过,那位高人是个老牌宗师,见自己天赋异禀,还收了自己为徒。

如今在正主面前,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圆这个谎。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还磨叽什么,赶紧说啊!”韦兆丰恨铁不成钢:“你不是说那位高人是你的师父吗?”

“快将他老人家的名号报出来,让这冒牌货死个明白。”

这时候,韦俞深的母亲黄玉淑也凑上前来,催促:

“儿子啊,不用怕,有爸妈给你做主,这个冒牌货翻不出风浪。”

即便母亲都出面了,韦俞深也依旧低着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这时候,韦兆丰想到什么,对着身旁亲信道:

“柒老、洪老,不是跟俞深一起去的内地吗。”

“去将二老叫来,当面对峙就一目了然了。”

亲信领命,很快去将负责看守药材的柒老和洪老找来。

此刻,二老还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老爷子交代他们不能擅离职守,所以他俩从内地回来后,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岗位。

韦兆丰上前,刚想让二老指认张晓凡就是骗子。

怎料,柒老、洪老一看到张晓凡,双眼顿时大亮。

不等韦兆丰和黄玉淑迎上去,二老就径直撞开一众韦家子弟,冲到了张晓凡面前。

“张宗师,张宗师……真的是您吗?”二老激动不已,直接握上张晓凡的手:“我俩该不会做梦吧,您竟然亲自从内地过来了。”

“上次多亏您施舍的妖兽肉,才让韦家诞生双宗师!”

闻言,全场死寂。

众人还等着看张晓凡被拆穿的笑话呢。

怎料,打脸来得这么突然。

尤其韦兆丰夫妇,更好似石化了一般,僵直当场。

感觉就好像他们自己挖好火坑,自己赶着往里跳。

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黄玉淑不死心,看向自己儿子,道:

“俞深,快告诉他们,那妖兽肉是你师父给的。”

“并不是这什么姓张的。”

二老都说出来了,韦俞深怎么有脸再撒谎下去,只能承认错误:

“爸妈,爷爷,是我骗了你们。”

“那三阶妖兽,确实是张宗师击杀的,我我……我压根没什么师父。”

听到韦俞深主动承认,韦兆丰夫妇一张老脸更是不知道往哪搁。

啪啪啪啪,好像虚空有一张大手,不停抽打他们的脸颊。

即便被如此打脸,韦兆丰也依旧厚着脸皮开口:

“就算那妖兽肉是他给的又怎样?”

“那也只能说明他身手厉害而已,医术可是要日积月累沉淀的,我不信他懂。”

关键时刻,韦祁洪拍板,忍着头痛欲裂,虚弱表示:

“我相信张宗师!”

韦兆丰还想阻拦,却被黄玉淑拉住:

“老公,让他治!”

“只要他没能医治好老爷,韦家就是我们说得算了。”

“这姓张的年纪轻轻,能医治好老爷子才怪。”

韦兆丰一拍自己脑门: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一旦老爷子被医死了,他们也将坐收渔翁之利。

念及此,韦兆丰直接让开身位,不再阻拦张晓凡。

大家也只觉得韦兆丰这是开窍了,不会想到他别有算计。

只是大家对于张晓凡的医术,仍有存疑。

这种毒如此奇特,就算华佗在世都未必能解,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又怎么会治?

“佐藤先生,现在该怎么办?”霍东鹏担忧。

佐藤裕泰一脸戏谑:

“放心,这种药可是朝圣宗专门调配,用来针对韦老爷子的。”

“倘若无法改变残缺功法,这毒就绝不可能有解。”

闻言,霍东鹏这才放心了些。

如今他们只要静静等待,张晓凡医治失败,然后韦家人主动跪下求和便可。

“韦胤,将老爷子扶到椅子上坐下。”张晓凡吩咐一句。

韦胤赶忙照做。

此刻,所有韦家人,乃至宾客都盯着张晓凡的一举一动,想知道他到底要怎样治疗。

韦晓晓此刻内心比张晓凡还紧张。

倘若张晓凡无法治疗好爷爷,她将不可避免成为联姻工具,给霍东鹏那人渣糟蹋。

“张大哥,韦家就看你的了!”韦晓晓从旁打气。

“我尽力!”张晓凡回应了一句。

张晓凡坐下来,号上韦祁洪的脉搏,发现毒素已经开始摧毁老爷子的精神中枢。

倘若精神中枢被瘫痪,老爷子不成白痴,也要彻底疯掉。

这就是龙蛇兰这种毒素的可怕之处。

“怎么样,我爷爷有得治吗?”韦胤关心问道。

张晓凡现在也没有把握,只能安抚道: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试试看。”

听到张晓凡这么说,韦兆丰一家内心大定。

佐藤裕泰和霍东鹏也开始看起笑话来。

“老爷子,你将修炼的功法,运转一个周天,让我看看。”张晓凡道。

本来像窥探他人功法这种事,乃武者之间的大忌。

不过,得知自己功法有残缺的韦祁洪,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好!”他应承一句,就开始运转功法,吸收起周遭的天地灵气。

一个周天下来,他就感觉自身的精神状况更差了。

这证实他果真是被朝圣宗给算计。

功法和毒,都是为他量身打造。

为了就是今天,彻底吞并掉韦家。

号上脉的张晓凡,目光一凝,他已经看出这毒是如何运作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