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我能治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64字
  • 2022-04-14 22:59:31

这功法,可是他付出惊人的代价从朝圣宗换来。

但从没想到,这竟然会是一部残缺功法。

虽然助他突破成为宗师,但同时也留下巨大隐患。

听到佐藤裕泰的话,张晓凡已经完全确定自己的判断。

从他第一眼看到韦祁洪,就感受到对方气息不稳,只是他当时没放在心上。

在联系龙蛇兰药效的双面性,他就知道,韦祁洪被朝圣宗的人给算计了。

或者说,朝圣宗跟日岛有一定的联系。

一环套一环,为了就是彻底掌控韦家。

乃至控制港城的医药命脉,让港城人唯他们是从。

“好可怕的计划,好庞大的野心。”张晓凡心中冷哼:“不过,既然被我撞见,那就绝不会让他们的狼子野心得逞。”

佐藤裕泰见大势已定,更加肆无忌惮:

“老头子,只要你答应将韦家产业和我佐藤家的集团合并,我不仅能帮你解决功法问题,而且还能让韦家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韦祁洪咬牙,死死支撑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

“如果不答应,那就等死吧。”佐藤裕泰奸笑道:“这种药,会不断侵蚀精神力,直到最后变成白痴。”

“一个白痴宗师,想必定会成为港城笑柄吧,哈哈哈哈……”

听到佐藤裕泰的赤裸裸的威胁与嘲讽,韦家上下无不愤慨。

他们全都想要上前,跟这帮日岛人拼了。

可是老二韦兆丰却站出来,示意大家冷静道:

“都别冲动,听我的,先拿到解药要紧。”

安抚下众人,他又开始游说老爷子:

“爸,事到如今,不如我们暂且答应下来。”

“等您老恢复后,再想办法摆脱佐藤家族的控制不迟。”

韦祁洪态度依旧坚定,咬牙道:

“让他们滚,就算死我也不会答应。”

一想到死在日岛鬼子刺刀下的双亲,他就怎么都无法释怀。

在这种生死大仇面前,他怎可能妥协。

佐藤裕泰见韦祁洪宁死不屈,目光转冷道:

“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韦祁洪此刻再也坚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只见他气血开始溃散,精神萎靡,俨然就要支持不住了。

“狗日的,如果不交出解药,我就灭了你们。”韦胤愤怒嘶吼。

带上韦家高手就要对佐藤裕泰出手。

韦兆丰却拦在他面前,冷哼:

“你一个家族废物,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发号施令?”

“倘若我们撕破脸皮,就更不可能拿到解药。”

“二叔,一味退让,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韦胤气愤道。

其余韦家子弟也不想再忍气吞声了。

胆敢毒害他们的家主,他们要将这帮日岛人杀个片甲不留。

“闭嘴!”韦兆丰训斥:“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如今老爷子几近昏迷,连站都站不稳,正是他越俎代庖的好机会。

“佐藤先生,只要我们达成合作,你就肯交出解药?”韦兆丰假意谈判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日岛人从不亏待伙伴。”佐藤裕泰嘴角擒笑,笑容灿烂。

但谁都知道,对方就是个笑面虎。

吃起人来,都不带吐骨头。

看到韦兆丰要越权将韦家出卖,韦胤再次站出来,反对:

“二叔,不和日岛人合作,那是老爷子定下的祖训!”

韦兆丰不屑一顾,直接扣帽子:

“你是想看到老爷子变成白痴吗?”

“你居心何在?”

说着,他就要让自己的亲信,将韦胤抓起来。

然而,没等他身旁两名亲信动手,一脚飞来。

两名想要控制住韦胤的韦家人,当场被踹飞出去。

“谁,胆敢管我韦家的家务事?”韦兆丰见他的人被踹飞,当即暴跳如雷。

张晓凡一步踏出,站在了韦兆丰面前,淡淡道:

“我,张晓凡!”

“你算哪根葱?”韦兆丰冷冷注视张晓凡,“识相的最好别多管闲事。”

说着,韦兆丰的宗师气场爆发而出,势必要将张晓凡的脊梁压弯。

但让他错愕的是,即便他周遭的亲信,都被他强大的气场压得面色惨白,张晓凡也依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宗师入门就想压我,未免太高看你自己。”张晓凡神态自若,当即宗师小成的气场压了回去。

噔噔噔噔……韦兆丰感觉自己的宗师气场瞬间崩溃,旋即更为强大的气场将他笼罩。

让他不禁向后退了数步,面色惨白,连腰杆子都直不起来。

“宗师小成?”韦兆丰震惊。

在港城这么多年,他还从没见过像张晓凡这么年轻的宗师之境。

如此武道天赋,实在恐怖!

此时此刻,看到张晓凡发威的佐藤裕泰、霍东鹏,以及韦俞深都认出了张晓凡身份。

即便张晓凡易容了,气质大变。

不过他们依旧能从张晓凡释放的宗师威压判断出,此刻威慑全场的年轻人,正是张晓凡无疑。

“是他,怎么可能?”韦俞深大惊:“他不是应该在内地吗?怎么会跑来港城?”

韦俞深揉了揉眼睛,以为活见鬼了。

之前他只觉得张晓凡眼熟,现在感受到气息,一下子就确定了张晓凡的身份。

霍东鹏死死盯着张晓凡,怒火中烧:

“又是拍卖会那个小子,怎么哪里都有他搅局?”

霍东鹏一向无往不利,第一次吃瘪,就是败在张晓凡身上,当然记忆犹新。

佐藤裕泰认出张晓凡身份,更是一口牙齿都要咬碎:

“该死,我无法雄起的仇,都还没跟他报,他倒自己找上门来。”

他目光怨毒,恨不得让张晓凡尝下不能人道之痛。

“张兄弟,难道你有办法,祛除我爷爷身上的毒?”韦胤知道张晓凡懂医术。

他的绝脉正是被张晓凡亲手治疗好。

张晓凡用神识从韦祁洪身上扫过,探明状况的他,微微点头:

“我能治!”

闻言,现场空气为之一寂。

众人都以为韦家这次要认栽了,怎料半路杀出个陈咬金。

关键,对方不仅是年轻到不像话的宗师,而且还懂医术。

不过,大多数人并不看好。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即便懂点医术,又能高深到哪去。

韦家身为医药世家,不乏这方面的专家,连他们都没办法,更何况一个外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