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杀一儆百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121字
  • 2022-04-11 23:21:04

霍东鹏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再没脸待下去,和一帮霍家旁系子弟,灰溜溜离开。

韦晓晓和林茂看到这一幕,终于感到扬眉吐气了一把。

只是他们没有想过,让他们长脸的人,竟会是内地来的张晓凡。

韦晓晓更是直接挽上张晓凡的胳膊,宣布道:

“以后,你就是我哥了!”

“哥?”张晓凡错愕,不知道韦晓晓这又是唱的哪出。

“我承认是我小觑了你。”韦晓晓大方认错。

只是张晓凡从一开始就没把那些事放在心上,为此懒得搭理她。

可下一秒,韦晓晓就直接拉着他就走。

出了拍卖会场,上了银色宾利,韦晓晓开着车子飞快窜了出去。

就是追出来,想跟两人一起走的林茂,都被喷了一身尾气。

车上,张晓凡问道:

“这么着急干嘛?”

韦晓晓一副你小子不懂事的样子,说道:

“你傻啊,难道你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你拍了这么多好东西,得赶紧回我家别墅才行,别被人抢了。”

一路上,韦晓晓疯狂飙车,好几次都差点将旁边的车刮了。

但她也是真有钱,根本不在意。

开回到狮子山上的别墅,韦晓晓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好了,回到了我家里,谁敢动手,那就是跟我韦家为敌。”

“你也不用再担心。”

说着,她还拍了拍张晓凡的肩膀,一副邀功的姿态。

张晓凡觉得好笑,他根本不惧有人打他的主意,来了直接灭掉就是。

只是韦晓晓是和韦胤一起住的,并没有跟韦家一块,如果真有眼红的,根本不会顾忌。

果然,他们刚从车库出来,就听到院外传来打斗声。

紧接着一个中年武者,被冷雨从花圃中丢了出来。

“张老大,这人要如何处置?”

说着,冷雨还从这名武者身上,搜出了枪械。

武道宗师之下,枪械都有绝对的杀伤力。

对方这显然是打算杀人越货。

看到这,韦晓晓脸色狂变:

“这家伙好大的胆子,连我的别墅都敢逼近!”

张晓凡冷笑:

“胆大的家伙,可不止这一个。”

他当即向冷雨下令:

“挑断他的手筋脚筋,扔出去。”

“让那些躲在暗处的家伙们知道,打我主意的下场。”

冷雨点头,掏出匕首就下手。

紧接着高亢的惨叫声传来,吓得韦晓晓直接捂住了眼。

他今天算是重新认识张晓凡了。

人家不仅有雄厚的财力,而且杀伐果断,根本不像是她一开始认为的孬种。

从内地跑来,就是为了投靠他哥,攀上韦家大树,更是无稽之谈。

冷雨废了该武者,就按照张晓凡的意思,将其丢了出去。

冲着周围喊话,震慑道:

“这是第一次,如果还有谁想试试,必杀!”

周围藏着的人影,看到这一幕,纷纷遁逃,再不敢打拍品的主意。

听到周遭传出的动静,韦晓晓脸色难看。

张晓凡趁机调侃:

“看来你韦家的名头也不怎么好用啊!”

韦晓晓一时语塞,无法反驳。

回到自己房间,张晓凡取出拍卖到的灵器琉璃杯,就开始研究。

他用神识扫进去,里面的阵纹,被他窥得一清二楚。

“这就是普通的灵器?”张晓凡讶异:“白玉小剑里面的禁制,好像比这灵器要复杂深奥得多。”

这也更加证实了,白玉小剑再全盛时期,绝非灵器这么简单。

当他想要进一步观察时,识海当中的白玉小剑却有了反应。

不等他召唤,白玉小剑就直接窜了出来,吸收起琉璃杯残存的灵力来。

琉璃杯疯狂颤抖着,上面都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纹。

与此同时,白玉小剑里头的禁制,也在逐渐开启。

总共一百零八道禁制,如今因为吸收了琉璃杯的灵气,一下开了大半。

白玉小剑散发出来的气息,变得更加惊人。

俨然有超越极品灵器的架势。

还有这件琉璃杯属于土属性灵器,所以大多灵力为土属性。

白玉小剑在这方面的属性,也被激活。

继火属性之后,又拥有了土属性方面的力量。

不等张晓凡查看,只听咔嚓一声,琉璃杯上面的裂纹更粗更密了。

白玉小剑这是要将它灵力全部吸干的节奏。

这时,坐镇识海中央的神农鼎一声嗡鸣,直接在白玉小剑眼皮子底下,夺走琉璃杯,吞入体内温养起来。

张晓凡明显能感受到,白玉小剑气急败坏,且又无可奈何的情绪。

没办法,谁让白玉小剑干不过神农鼎呢。

“够了,再吸就报废了,下次我再找其他属性的灵器给你。”张晓凡安慰一句。

他刚想用觉醒了土属性力量的白玉小剑练手,可人家正闹变扭,根本不给它碰。

化作一抹流光,直接回到了识海深处。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这白玉小剑脾气是真的大,在识海中还不停对着神农鼎颤动。

表达着它的不满。

不过,神农鼎只是稍微一颤,

白玉小剑就老实了,乖乖呆在角落,再没有任何动静。

“哎,何苦呢?”张晓凡摇头,“这不,又被镇压得自闭了!”

短时间内,白玉小剑是不可能让他使用的了。

他也只能开始研究血参王。

血参王在他的灵液滋养下,已经抽叶。

很快就能结出红彤彤的血参子。

不过,要想让血参王结子,必须选择一个风水宝地,栽种起来才行。

“后山好像有一处灵气不错的福地。”张晓凡昨天在山顶修炼时,无意中发现,正好用来栽种血参王。

叫上冷雨,张晓凡就再次上了后山。

在一处相对隐蔽的山岩脚下,张晓凡小心翼翼将血参王栽种好,还让冷雨去拿来红绳,将参体绑在了山岩上。

冷雨见状,费解:

“张老大,您这是?”

张晓凡摆手解释:

“据说上了年份的血参可是会遁走的。”

“虽然没亲眼见过,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做下措施为妙。”

倘若血参王真跑了,他三亿多的心血就打水漂了。

到时候,他哭都没处哭去。

最好的办法,还是用绳子把它给绑起来。

冷雨闻言,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他是不信这种乡野传说,不过绑上总比没绑好。

“冷雨,今后,这株血参王就交给你看护!”张晓凡起身,对冷雨吩咐道。

冷雨点头,应承下来:

“放心吧,张老大,我绝不会让任何人靠近这一片地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