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有妖兽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22字
  • 2022-03-31 22:08:39

“有妖兽?!”

“貌似品阶还不低!”

四绝大惊,全都面露警惕,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吼!”

躲在暗处的大黄背上毛发根根竖起,獠牙快速生长,显得格外狰狞。

它咆哮一声,直接朝圣绝的真身扑了过去。

圣绝措手不及,手臂顿时被大黄咬伤。

“可恶,哪来的妖兽?”圣绝赶忙调动傀儡,袭杀向大黄。

张晓凡趁机破坏天地人三绝布下的阵法,接着就朝天绝功去。

天地人三绝中,只要杀掉一个,他们就再没法进行合围,组成那可怕的阵型对他进行攻击。

天绝只是内劲巅峰,哪会是张晓凡的对手。

仅一照面,就被张晓凡直接一拳抡飞。

砰!

他重重砸在岩壁上,没等他回神,一道寒芒已经在他眼前划过。

他只感觉脖颈一凉,血液好像溃堤一般喷溅而出,下一秒无法呼吸的他,就直接倒地而亡。

看到天绝这么快被杀,被大黄缠住的圣绝,叫道:

“你两还愣什么,一起上啊,难道还等着被各个击破?”

圣绝喊出的话,在空荡荡的山洞内,不停回响。

然而,没有一个人回应他。

圣绝诧异,再次喊了一遍:

“你们耳朵聋了吗?”

“快……”

不等他把话说完,站在山洞另外一边的两人,直接直挺挺倒了下去。

同样不知被谁抹了脖子,鲜血流得满地都是。

“什么?”圣绝见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他想过无数种结果,但从没想过,他们四绝出马,最终会弄到如今这个地步。

天地人三绝全死了。

关键,他压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晓凡也有些懵逼,他这边刚解决掉天绝,还没来得及冲过去呢。

怎么另外两绝也挂掉了?

“小子,你到底用什么秘法?”圣绝目眦欲裂盯上他。

张晓凡无辜地摊了摊手道:

“我也不清楚啊!”

“给我死来!”圣绝认为张晓凡就是在装糊涂,抽出大斧就朝他砍了过来。

祭坛的阵法被张晓凡破坏,张晓凡再没后顾之忧,挥舞轻鸿跟圣绝对拼而上。

砰砰砰砰,近身攻击,他的确有优势。

但对方毕竟是小成宗师,罡气的浑厚程度,根本不是他能比拟的。

为此,打得相当吃力。

另外一边,大黄已经解决掉一尊傀儡,正在跟另外一尊傀儡进行战斗。

圣绝清楚,等他的傀儡被干掉,那像狗一样的妖兽,跟张晓凡合围之时,就是他败亡的时候。

所以,他毫不犹豫打出了他最强大的杀手锏。

“魄灭!”

只见他怒吼一声,精神力宛如洪水猛兽一般,朝张晓凡扑了过去。

那是圣绝释放的自身所有精神力,就算同归一尽,他也要将张晓凡毙了。

“我去,这家伙竟然能单独使用这种力量!”张晓凡面露骇然。

刚才三人打出精神力攻击,就已经让他吃不消。

如今圣绝将强大的精神力全部释放,他还不被直接震成白痴?

他刚想要退走,怎料,脚上一沉,一条钢丝悄无声息已经将他双腿缠住。

这是圣绝用来操纵傀儡的丝线,同时也是他的杀人利器之一。

如今张晓凡被他困住,结果也只有被他精神力轰得魂飞魄散,留下一具空壳的份。

“小子,受死吧!”圣绝的强大精神力,好似狂暴的大气压一般席卷而来。

短时间内,他根本无法挣脱束缚,脸色狂变。

他以为他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嗡嗡嗡……

神农鼎再次震动,这一次,直接化作一个庞大虚影,将张晓凡整个身躯笼罩其中。

轰!狂暴的精神力撞击在神农鼎虚影之上,仅瞬间,就被吸收了一干二净。

张晓凡发现,神农鼎放大的虚影,在吞噬完这股可怕的精神力后,似乎再凝实一分。

这让张晓凡想起神农传承中,对一种造化级别的宝具记载。

那是能够通过吞噬,自行进阶的先天至宝。

它不仅能守护宿主,更能化作小山一般巨大,一击就能砸灭一座城。

“莫非,神农鼎就是这样的先天至宝,造化神器?”张晓凡激动不已:“只不过,神农鼎距离那种足于毁天灭地的程度,还有很长路要走。”

见自己的精神力,被一抹大鼎虚影吸收,圣绝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的最强秘法,就这样被吞噬了?”圣绝大叫,根本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结果:“你这又是什么灵器?”

他在想就算是最高阶的极品灵器,恐怕也没办法如此吧?

“圣绝,你的攻击对我根本无效!”张晓凡这一刻,三重浪爆发,怒吼:“该轮到我送你归西了。”

这一刻,圣绝精神力耗尽,不等张晓凡动手,他就面色惨白,四肢无力,直挺挺倒了下来。

“呃,这就不行了?”张晓凡狐疑,走到他面前,猛踹了两脚:“别装死,老子知道你尚有一战之力。”

“哼,要不是我精神力耗尽,就你这臭虫,我随时都能捏死。”圣绝死到临头还嘴硬。

张晓凡直接提起圣绝,盯着他道:

“只会口嗨的东西,刚才你不是很拽吗?现在怎么就不行了?”

圣绝有气无力道:

“成王败寇,要杀就杀,要剐就剐。”

张晓凡没想到圣绝还挺硬气。

“我可以不杀你,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一个人的下落。”张晓凡想起柳雪盈,就不免痛心。

圣绝呵呵一笑:

“你要找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张晓凡开门见山说道:

“柳雪盈,你听说过吧!”

“她在你们朝圣宗控制的酒吧做驻唱歌手,化名漂泊的雪儿。”

朝圣宗控制的人多得去了,圣绝哪记得住一个卑微的驻唱歌手。

不过,为了让张晓凡露出破绽,他假意知道柳雪盈的身份,脱口而出道:

“雪儿,我有点印象,她好像是……”

话还未说完,圣绝背着张晓凡的手指一勾,还在同大黄周旋的傀儡,就直接爆冲而来。

傀儡嘴巴张开,一枚带毒的钢针,赫然呈现。

这是要出其不意,将张晓凡格杀当场的节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