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宗师非人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09字
  • 2022-03-27 22:25:16

看到这一幕,就是宋天融都开始动容,正视道:

“小子,看来,是我小瞧了你!”

“不过,也该适可而止了。”

说着,宋天融的最强武技成型,只见在他拳头之上,凝聚出一颗球形罡旋,宛如台风眼一般,要将一切都吸纳摧毁。

噼里啪啦!

在他这一拳之下,空气无限压缩,发出剧烈爆鸣。

“死定了,这下那小子死定了!”

“毫无悬念,这可是老祖的最强武技——罡拳。”

“任何东西,在这一拳之下,都要化作飞灰。”

一些见多识广的宋家人,看出宋天融打出的武技,全都觉得胜负已定。

看到如此狂暴的一拳,即便张晓凡肉身强绝,也不敢硬接。

在肆虐而来的罡拳面前,张晓凡摘下脖颈戴着的白玉小剑。

“这一次又得看你的了。”张晓凡向白玉小剑打了声招呼。

接着,将自身内劲疯狂灌入其中。

白玉小剑吸收了内劲,就好像一颗即将爆炸的小型原子弹一般,剧烈振荡起来。

“吃我一剑!”张晓凡紧握白玉小剑,一剑刺出。

轰隆,轰隆隆!

两位宗师的全力对轰之下,整个宋家别墅都在剧烈震颤。

冲击波以两人为圆心,横扫而开。

什么桌椅板凳,古玩摆设全都被掀飞了出去,就是一些靠得较近的人,也受到波及,好似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吹飞。

一道刺眼的白光过后,众人就看到在宴会大厅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大坑,两人都已经不再原来的位置上。

许久,才有人从桌底下爬出来,看向两人对战的中心。

当他们发现,宴会厅中央的大坑之时,着实被吓得不浅:

“好可怕,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连地面都被轰出一个大坑,简直难以想象。”

“宗师果然已经不能被称为人。”

这时候,周梓凌也从一个屏风后面,探出脑袋:

“那,那臭农民呢,死了吗?”

此刻,他什么都不关心,唯一想知道的就是,张晓凡到底死没死。

可众人发现,张晓凡浑身是血,被轰到了大坑靠右的位置,正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而另外一边的宋天融却不见了踪迹。

“奇怪,宋家那位老祖呢?”有宾客四处张望,愣是没看到人。

直到有人跳上桌子,往中央的大坑内望去,就见宋天融躺在其中,半边身子都快没了,还有一股焦糊味传出。

“不,不会吧,宋家老祖败了!”那人难以置信喊了一声。

紧接着,所有人都凑到了大坑边缘,看向里头躺着,已经不成人样,奄奄一息的宋天融。

这时候,宋清雪搀扶着宋老太,也来到了大坑边缘。

当她们看到大坑内的宋天融半边身子都没了之时,全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们宋家的老祖,宗师级的存在,就这样败了。

毫无任何翻身可能。

“奶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此刻,宋清雪看向张晓凡之时,再也没有之前的高傲与不屑,而是深深的恐惧,深入骨髓的恐惧!

亏她从前还把他当做千户村的一般农民看待。

现在看来,对方分明就是一头雄鹰,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自今日之后,恐怕海城再没人能抑制对方的发展。

宋老太叹了口气道:

“现在你知道奶奶话中深意了吧?”

宋清雪点了点头。

“你去跟他说,只要他能放过老祖一马,什么条件都好谈。”宋老太道。

宋清雪指着自己,颤颤巍巍问道:

“我,我去?”

即便面对受了重伤的张晓凡,她也依旧没有任何底气。

就当她踌躇着,不知该如何上前开口之时。

张晓凡动了,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步朝大坑走了过来。

宋家人此刻一看到张晓凡,就宛如见到什么怪物一般,全都退避三舍。

那些被张晓凡打得站不起的宋家高手们,更是拼了命地爬开,深怕自己躺在对方路径上,而被对方好像蚂蚁一般直接踩死。

“去吧,如今,也只有你能代表我们宋家谈判了。”宋老太知道,张晓凡必定是个嫉恶如仇的人。

倘若让其他开罪过他的子弟过去,难免不会被他顺带废了。

宋清雪点头,压下内心的惊惧,走到了张晓凡面前,放低姿态,无比恭敬道:

“张先生,不,应该称呼您为张宗师了。”

张晓凡看了一眼宋清雪,认出她就是宋家的大小姐,那天在宠物粮工厂,他们见过一面。

不过,这女人给他的印象,那可是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

怎么今天,好像变了性子,竟然对他说话如此客气。

看在对方的态度,还算礼貌的份上,张晓凡淡淡问了句:

“你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宋清雪已经尽量壮起胆子,但还是忍不住哆嗦道:“您,您看我们老祖已经伤成这样了,能不能放他一马。”

“只要可以,我们宋家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你。”

张晓凡面无表情,冷冷回了一句:

“看在你和宋老太没有参与进来的份上。”

“宋家可以留,不过这老匹夫必须死。”

说这话的同时,张晓凡体内罡气振荡,震得宋清雪面色惨白,向后退了好几步。

她知道,张晓凡的意思是,不血洗宋家,已经算是他格外开恩了。

要想保住宋天融,根本不容妥协。

振开宋清雪,张晓凡往前走了几步,宋老太又挡在了他面前。

只见她姿态放得比宋清雪还要低,低眉顺眼恳求:

“张宗师,千错万错都是我们宋家的错。”

“能不能看在老身的面子上,饶我们老祖一命?”

在海城宋老太的面子,的确够大。

别说四大家族,就是商会的总会长,都要卖她几分薄面。

然而,在张晓凡这,面子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

因为他的为人准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宋老太,你的面子在我这行不通。”张晓凡语气森寒:“倘若如今躺在坑里的人,不是他,而是我,你觉得我还有活路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