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视而不见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055字
  • 2022-03-25 11:10:00

这一刻,柳虹蕾恨不得甩手就走。

在他们眼中,自己就好像要跟宋承志完婚了一般。

这场寿宴,办得跟订婚宴似的,让她极不适应。

“喝啊,你还愣着干嘛?”一旁母亲催促道。

柳虹蕾想着喝完这一杯,她就离开。

于是,二话不说,拿起酒杯,就跟宋母碰了一下,当着众人的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见状,宋承志和宋母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脸上看到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宋承志紧跟着,向柳虹蕾敬酒。

果然,如他所料,柳虹蕾根本连手都没抬一下。

她的行为,自然引起了父母,以及同桌人的不满。

但,柳虹蕾根本不在乎,就当她起身,就要直接离开之际。

头突然变得昏沉无比,身子向前一歪,就要摔倒在地。

早就准备好的宋承志,当场搂住了柳虹蕾,假惺惺问道:

“你没事吧?”

其他人见状,全都摇头出声:

“这酒量也太差了吧?还是什么女兵王呢?”

“不行啊,就这酒量,嫁到宋家也会被嫌弃的。”

听着众人的议论,柳虹蕾的父母也觉得不好意思。

但两人困惑的是,平日里他们女儿可是很能喝的,怎么到了这儿就不行了?

宋母趁机道:

“承志,你先扶虹蕾上楼休息。”

柳虹蕾的父母也没想太多,就让宋承志将人带走了。

可来到走廊之时,柳虹蕾恢复了一丝意识,她感觉到哪里不对。

她可是女兵王,还是内劲武者,区区两杯酒下肚,就晕成这样,显然不符合常理。

她下意识将宋承志推开:

“你别碰我,我要回去。”

意识到什么的柳虹蕾,就要往回走。

不说走出宋家,至少也要到人多的地方去。

可她却惊愕发现,她的四肢开始逐渐变得酸软无力,身子也开始燥热起来。

终于,她不再怀疑,死死盯着一旁贪婪看着她的宋承志:

“你,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宋承志阴恻恻笑道:

“我那杯你压根没喝啊,你看别冤枉好人。”

“不对,是你妈……”柳虹蕾知道自己疏忽大意了,“没想到你两母子,都是一路货色。”

这时候,宋承志也不装了,直接摊牌道:

“这都要怪你自己,谁让你对我的好意爱达不理。”

“放心,等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着,就要上前扛起柳虹蕾,直接往二楼房间而去。

可女兵王岂是这么好对付的,即便如今她身子软得不行,但还是爆发出内劲,将扑上来的宋承志,直接甩飞出去。

砰!

宋承志身体重重砸在一旁墙壁之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一般。

“臭娘们,都这样了还不老实。”宋承志咬牙,微微一抬手。

早就埋伏好的宋家高手,就从走廊两端冲了出来。

“宋承志,你这个卑鄙小人。”柳虹蕾看到这,怎会不知道,这是对方蓄谋已久的局。

“哈哈,如果早乖乖从了我,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宋承志毫不拖泥带水,打手一挥:“上,给我控制住她。”

宋家这帮高手,虽然多为外劲武者,但柳虹蕾中了迷药,即便战力不俗,也根本发挥不出来。

很快就被一众高手给擒住了。

“把她给我带到二楼房间。”宋承志吩咐道。

“宋承志,你要是敢动我,我绝不会饶了你。”柳虹蕾喊道。

她想用声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可是这种迷药厉害非常,让她全身无力就算了,就是声音都很难发出来。

更可怕的是,她的意识正在快速迷糊。

起而带之的是对**的无限渴望。

宋承志见柳虹蕾的挣扎弧度越来越小,他就知道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

很快,柳虹蕾这个泼辣女人,将任他采撷。

宋承志上前捏住柳虹蕾的下巴,冷笑不已:

“逃不掉的,你必定要成为我的女人。”

谁知,他话音未落,一股强悍的气劲就在柳虹蕾体内振荡而出。

原来柳虹蕾用小刀扎入自己的大腿,从而让自己保持住神智,与此同时爆发出最后一丝内劲,将周围的宋家高手轰开。

宋承志再次被振飞,撞在了墙体之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柳虹蕾已经挣脱束缚,冲到了寿宴大厅。

“爸妈救我,宋承志要对我用强!”柳虹蕾一边喊,一边往父母方向冲去。

这时候,不仅是柳家二老,就是在场宾客全都看到了此刻一幕。

然而,没有一个人动。

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好像现在上演的只是一场戏剧一般。

不过,还是有人站了起来,那是柳虹蕾的父亲,他从未见过女儿如此狼狈的模样。

他想要保护女儿,不让她受到任何人逼迫,哪怕宋家也不行。

可他老伴吴秋霞却拦住了他,没好气道:

“柳建东,你想干什么?女儿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

“肯定是她不想跟宋少结婚,自编自导了这么一出。”

可柳建东怎么看,都不觉得这是女儿演出来的,要知道她的大腿还在汩汩留着鲜血呢。

“不行,我不能让女儿受到半点委屈。”柳建东就要上前。

可吴秋霞却再次拉住了他,按回在座位上:

“柳建东,你就给我乖乖坐在这。”

“女儿的事,我自会处理。”

说着,吴秋霞就上前抱住冲过来的柳虹蕾。

感受到柳虹蕾全身都在颤抖,吴秋霞问道:

“女儿,怎么了?”

大腿上的疼痛,让柳虹蕾清醒了不少,她指着跟来的宋承志一帮人:

“妈,那禽兽对我下药,还要将我……”

然而,不等柳虹蕾把话说完,宋承志就已然来到近前,礼貌对吴秋霞道:

“伯母,虹蕾这是喝醉了,满口说胡话。”

“我只是想带她去楼上休息,她就不知怎么情绪就失控了。”

听到宋承志的解释,吴秋霞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

“宋少,还真是不好意思,虹蕾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伯母,不用客气。”说着,宋承志就再次将手伸了过来,“虹蕾别耍酒疯了,走,我送你上楼休息。”

柳虹蕾没想到母亲竟然会这么听信宋承志的鬼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