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做局
  • 乡村桃运小傻医
  • 光暗龙
  • 2393字
  • 2022-03-25 12:43:10

随之寿宴开始,宋承志作为宋家嫡系少爷,第一个出场。

只见他迈着八字步,派头十足地走向宴会厅,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帮唯他马首是瞻的旁系子弟。

周围的宾客全都舔着脸上前问好。

宋承志随便跟众人打了招呼,就走到了柳家人面前,目光贪婪地扫视着柳虹蕾。

“宋少!”柳虹蕾的父母赶忙上前问好。

柳虹蕾一看到对方就厌恶,站在原地连瞧都没瞧上对方一眼。

宋承志见状,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反正过了今天,柳虹蕾就是他的女人了。

此刻,在他身上就揣着周梓凌给的迷药。

“伯父、伯母,不用这么拘束。”宋承志对待柳虹蕾的父母,还是相当用心的,“反正我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

听到宋承志这么说,二老也是笑开了花,觉得宋承志身为大家族的少爷,不骄不躁还真是不错的女婿。

宋承志看向柳虹蕾,笑道:

“我专程为你,以及伯父、伯母,挑选了最好的位置。”

说着,他就极其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柳虹蕾依旧不领情,冷哼了一声。

柳虹蕾的父母上前,直接责怪柳虹蕾不懂事,然后赔笑道:

“宋少,您别介意,我女儿从小就被宠坏了。”

“到了部队,又跟一帮男人在一起训练,所以养成了她如今这样的性子。”

宋承志摆了摆手,并不在意道:

“没事,以后等入了我宋家大门,我自会好好调教她。”

闻言,柳虹蕾更没给什么好脸色了:

“呵呵,调教,你以为你是谁。”

“告诉你,婚约在我这可行不通,我压根不稀罕嫁入你宋家。”

听到女儿这么对宋承志说话,柳虹蕾的父母惊呆了,连忙向宋承志道歉。

就当他们以为宋承志会大发雷霆之际,对方脸上的不悦,也只是一闪而没,很快恢复了和颜悦色的模样。

“伯父、伯母,放心,我不会跟虹蕾置气。”宋承志异常大度道。

看到这,就是柳虹蕾都有些费解了。

她没想到宋承志这样都能忍下来?

这跟平日的宋承志有所不同。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已经被对方拿捏得死死一般。

随之宴会的开始,柳虹蕾和父母也在宋承志的安排下落座。

这时候,宋家老太太杵着拐杖入场,在她身旁,宋清雪无微不至地照护着。

今天,她一身唐装,显得贵气而又不失格调,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

宋老太在海城虽说名声不显,但众人都知道,宋家如若没有这位经验老道的妇道人家坐镇,宋家不可能跻身大家族行列。

只不过,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随之宋老太的年纪渐长,宋家又后继无人,走向没落也是迟早的事。

但在场宾客都知道,只要宋老太一天不倒,宋家就一天不会从大家族之列除名。

“宋老太好!”

“祝宋老太寿比南山!”

“宋老太福如东海!”

宾客们纷纷上前表示祝贺,贺礼也是一个接一个送到了宋老太手上。

宋老太让管家将贺礼都一一收起。

她简单跟众人寒暄了几句,就来到了主桌上首位置落座。

“今天,你们也算有心了。”宋老太看着主桌上的嫡系晚辈,满脸慈祥。

宋清雪跟着道:

“是啊,您好几年都没办寿宴了,这次多亏了妈和承志抽出时间张罗。”

宋母和宋承志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一丝非同寻常的意味。

他们张罗办这次寿宴,目的其实并不单纯。

但宋老太和宋清雪却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他们拿这场寿宴是用来做局的。

当然,两人也不会傻到说出来。

“奶奶,让您见笑了,如果哪里有办得不好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宋承志假装谦虚道。

宋母也跟着附和道:

“是啊,妈,您这么大岁数了,生日当然要办得风风光光的。”

“让海城的各大家族知道,我们宋家的百年底蕴。”

宋老太就爱听这样的话,笑得合不拢嘴:

“还是你俩母子,懂我的心啊!”

“等回去之后,我让老常给你们家多分一些股份。”

老常是宋家的资产经理人,因为宋家没出什么像样的人才,她也只能将大部分财产委托给高阶经理人代管。

一听到奶奶这么说,宋承志一家人可谓喜不自禁,只要他们拿到更多的股份,在家族的地位也将无可撼动。

这时,宋老太将主桌上的人员都看了一遍,好奇问道:

“柳家那丫头呢,怎么没来?”

对于柳虹蕾这个未婚妻,宋老太还是相当重视的。

说起来,这桩婚事还是她跟柳家老爷子定下的。

如今柳家老爷子已经先走了,她也不能因为宋家富裕了,就不承认这门婚事。

“奶奶,柳家人都来了,就在邻桌。”宋母道。

宋老太看向邻桌,果然看到了柳虹蕾。

她看向宋承志母子道:

“我腿脚不方便,你代表我,去给他们敬下酒。”

“毕竟,当年如果不是柳老爷子慷慨相助,我们宋家也不会有如今的光景。”

“是!”两人当即应承下来。

在起身的刹那,宋承志目光闪过一丝狡黠。

他见宋清雪端着酒壶,就要一同过去,赶忙拦上去:

“大姐,奶奶这边还需要你呢。”

“这点事交给我和妈就可以了。”

宋承志顺势接过了宋清雪手中的酒壶。

神不知鬼不觉间,将那白瓷瓶的迷药,倒了进去。

宋母这时候,也拿了一瓶红酒过去,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邻桌。

宋承志知道柳虹蕾,肯定不会喝自己手上的酒,于是跟宋母手上的酒,进行了调换。

“妈,一会你给柳虹蕾倒酒,我则给其他人倒。”宋承志安排道。

宋母一下就听出儿子的意图,当即点了点头。

此刻,一桌子人已经看到走过来的两人,纷纷拿起酒杯起身:

“真不好意思,本应该我们先过去敬酒的,怎么你们倒先过来了。”一位宋母的娘家人说道。

柳虹蕾的父母也跟着附和:

“是啊,这不符合规矩。”

宋母八面玲珑,顺着道:

“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主次啊。”

“来来来,一起干杯!”

说着,宋母举起了杯中的酒,众人齐齐举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知道,只有大家将杯中的酒喝完了,她才有理由给柳虹蕾倒酒。

“来,虹蕾,我敬你一杯。”说着,宋母将参杂了迷药的酒,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倒入柳虹蕾杯中。

柳虹蕾见状,连忙推辞道:

“伯母,您是长辈,怎么能向我敬酒呢。”

宋母笑道:

“这不是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管教一下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吗?”

一听到宋母这么说,一桌子人也全都不禁笑着调侃起来:

“是啊,这酒当然要敬。”

“而且,承志,你也要跟你妈一起敬,不然以后藏私房钱被老婆知道,可有你罪受的。”

听到一帮当舅舅的调侃,众人也会笑作一团。

柳家二老也觉得倍有面子。

觉得他们女儿能有这么体恤媳妇的丈母娘,还真是她的福气。

可在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柳虹蕾此刻抵触的神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